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1章 故人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故人

    旷野的风带着腥气,吹动散落的白骨。草木枯槁,泥土呈肮脏的污黑色。

    前面有个湖,但湖水暗红,腥臭黏稠。偶尔微风拨过浮草,现出下面腐烂的浮尸。

    竹问水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跑,脚下一声脆响,是一根腿骨被她踩为两段。她没有低头去看,侧身躲进湖中的浮木下面。

    血腥气熏得人作呕,她两手漆黑,却仍死死地抓住滑溜溜的树杆。

    前方一男一女正在奔逃,身后有人穷追不舍。二人明显不敌,开始分开逃跑。男人最先被追上,追杀者二话不说,一刀斩断了他的双腿。放任他在野地里呼喊哀嚎,自去追赶女人。

    没过多久,他提着女人回来。

    竹问水盼着他离开,谁知他竟在湖边升了火,以铁钩穿了男人的断腿,就地烤肉!

    男人血流满地,但还没死。追杀者也不管他,起身解了外袍,问蜷缩成一团的女人:“你是处女吗?”

    女人牙关抖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追杀者不耐烦:“不是的话让老子干一回,反正也不值钱。”

    他说这话的时候,侧脸映着火光。竹问水如被雷击,许久之后,她颤抖着喊:“千……千印真人?”

    湖边的追杀者背脊微僵,然后猛然转头。竹问水看见那双眼睛,心中一寒,但那张脸,那张她绝不会认错的脸!

    她结结巴巴地说:“千印真人,您还认识我吗?三百年前,小腰峰下……您花三钱银子买下来然后放生的……”

    “住嘴!”她话没说完,岸上的追杀者突然暴怒,凌空一指,飞剑直刺入湖心。竹问水一惊,那剑挟风雷之势而来,却堪堪刺穿那块浮木。

    岸上的追杀者明明暴怒,却不知道为什么,收回了飞剑。他站起身来,声音冰冷:“你认错人了。”

    说罢,调头而去。

    竹问水半游半爬地上了岸,想追又不敢。真的认错人了吗?

    当年的千印真人,是多仁慈悲悯的一个人啊。小腰峰上传道解惑数十年,旱涝布粥、疫病施药,仁心渡世。他已经飞升了一百多年,怎么可能……

    竹问水回过头,火架上的人腿正滋滋往外冒油。女人哭着去扶地上的男人,追杀者的外袍还扔在地上。

    她上前几步,捡起那件黑色带淡金绣纹的衣袍。

    不,那就是他!

    竹问水拼了命地追上去,男人御剑速度明显加快,过了片刻,狐疑地回头。竹问水扑过去,一把攥住了他的衣袖:“你说谎,我才没有认错人!千印真人,我终于找到你了!”

    男人用力甩开她,她又扑上去:“你杀他们,一定是因为他们是坏人对不对?”

    男人一把将她拎起来,像提小鸡一样提到面前:“你真是这么认为?”他的暴怒慢慢平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冷至极的微笑。

    竹问水看着他的眼睛,很用力地点头。男人嘴角慢慢翘起:“你没有认错,我就是千印。”

    竹问水怔怔地看着那双眼睛,他说他是千印。可是那双眼睛,不是千印真人的眼睛。

    那双眼睛在微笑的时候,像一条浸满毒汁的蛇,让人从心底沁出凉意。

    男人丢下她,转身又回到升火的湖边。女人和断腿的男人还没走远。他很快追上,一刀砍掉了男人的脑袋。

    竹问水已经忘记了阻止,只见他右手掐诀,一团绿色的火焰在他掌中升起。他右掌抚过男人的尸身。

    片刻之后,男人的尸身如若火烧,化为灰烬。而他掌中绿焰熄灭,留下一把绿色的细沙。

    他把绿沙放好,转头提了女人,径直往前走。

    竹问水慢慢地跟在他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前面慢慢出现了村镇,周围的人有不同的脸孔,却有一双相似的眼睛。阴冷的、嗜血的,泛着绝望的死气的眼睛。

    有时候他们会扫一眼竹问水,但看见她跟随着千印之后,又会很自觉地闪开。

    千印没有回头看她,只是提着女人进了一家店铺。问水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进去。店铺柜台很高,千印把女人往里面一放,柜台立刻有人报了个价格:“货品姿色中上,拥有生殖能力,修为一般,估价灵沙二两。”

    千印不说话,转头突然拎起竹问水,一起扔在了柜台上。

    问水吃了一惊,这才看清,这个柜台里面是个铁盘。明显是抑制法术的宝物。上面有个戴眼镜的老头正在打量她,许久之后,说:“上等灵兽一只,资质未知,有灵识,上品。估价灵沙五十两。”

    老头一边说话,一边抬眼看千印。明显是等他抬价的意思。然而千印并没有回头看,收了绿色的灵沙之后,转头就出了铺子。

    问水扒着铁盘边缘轻声说:“凡人有过,大则夺纪,小则夺算。其过大小有数百事,欲求长生者,先须避之……”

    千印脚步不停,听若未闻。

    三百年前,小腰峰下。

    “千印真人,我是小妖也能修道嘛?”

    “能,世间万物皆有灵,有灵者皆有缘法。小腰峰珍藏经卷、典藉众多,你皆可翻阅。”

    “可是我不识字呀。”

    “无妨,以后每日午时到此听经。”

    “嗯!”

    “是道则进,非道则退。不履邪径,不欺暗室。积德累功。慈心于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

    那个声音一字一句地念,他突然加快脚步,如被邪祟追赶,狂奔于长街之上。

    问水被人从铁盘里倒出来,装在一只透明的小嘴大肚瓶里,摆在货架上。一个年轻的伙计过来给瓶子贴上标价。

    她是一只两百多年的小妖,这样的小妖本来是不够修为飞升的。但是她平时不习其他术法,只单单修炼元神。

    是以虽然飞升,然伤人的法咒、妖术是一个也不会的。

    她透过瓶子往外看,许多人进进出出。也有人在她面前停留的,啧啧道:“灵兽?皮毛还不错。”

    伙计说:“寒水石拿过来的,能差得了?买不买?”

    那人看她的目光像一个流浪汉看一笼肉包子,最后却摇了摇头:“买得起也养不起。”

    伙计似乎并不意外,他站在放置问水的货架旁边,即便是招呼客人的时候,脸色也是漠然的。

    从没有见他笑过。

    问水看了几天,也见到几个之前认识的修士。可是这些人无一例外地全是这种表情。他们有时候提着人,有时候提着法宝进来。在柜台换取灵沙。

    掌柜会将没有用处的人杀死,用绿焰烧取灵沙。有用的装进货架,等待买家。

    问水慢慢明白了些,这个世界,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非常需要这种绿色的灵沙。于是有人直接杀死别人烧取,有人拿东西到这个店铺里换取。

    她被关在瓶中数日,一直没有买家。慢慢地,精神萎顿,毛色也开始黯淡。问水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修仙的小妖,自然早已经辟谷,万万没有饿死的道理。

    可是在这里,她的体力流失得很快。

    她在瓶中打坐,才发现自己无法吸收到灵气了。不对,是这里的天地之间,没有灵气了。

    人间的日精月华、山川湖泊、草木土壤,都是富含灵气之物。可是在这里,日月山河、花草树木都如同死物。它们没有半点灵气。

    那……让这些以灵气为生的飞升者,怎么活下去?

    她正惊慌,身边伙计说:“掌柜的,这灵兽再找不到买主,要不行了。”

    那老头过来,隔着瓶子看她,也是叹气:“过几天更不值钱,杀了烧灵沙吧。”

    伙计答应一声,将问水的瓶子拿下来,带到后院。问水瞪大眼睛,见前面已经有几个“饿”得皮包骨头的灵兽。

    有个赤着上身的男人手持利斧,一斧斩断了兽首。血被接住,那灵兽的四条腿还在抖动。男人身边一个衣着稍微华贵一点的男人念了句咒,右掌燃起一团绿色的火焰。

    绿火燃烧过灵兽的身体,修仙的灵兽没有那么容易死,一边被烧,一边用力地蹬着腿。但是只是徒劳,最后留下大把绿沙。

    竹问水也被从瓶子里倒出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屠夫将她按到砧板上,举起利斧,正要砍,外面突然白光一闪。

    利斧被一道气流打扫出老远。几个人顿时大怒,然而一回头,看见门口立着的人,又收敛了怒气。

    问水偏过头,看见来人,顿时眼泪都流出来了:“千印真人!!”

    千印还没有说话,身后掌柜已经追了过来:“寒水石,你想干什么?”

    千印转过头,扬手扔下一袋绿色的灵沙,一把抓住问水,转身往铺外走。掌柜掂了掂灵沙,说:“喂,你给我五十两灵沙可不行啊!这玩意儿我总不能给你白养这么多……”

    “天”字还没说出来,脖子对上了千印的刀。他摸了摸鼻子,默默地把灵沙收进了柜台。

    问水八爪鱼一样紧紧抱着千印的胳膊:“千印真人!我知道你不会就这么不管我的!”

    千印不耐烦,甩开她的手,说:“叫我寒水石。”

    问水说:“喔,千印真人,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千印不说话,她说:“我看见好多已经飞升的前辈,但是他们好像都不认得我了。”

    千印大步往前走,问水紧紧追赶:“这里是天庭吗?瑶池呢?玉帝呢?那些神仙们呢?”

    千印终于说了两个字:“闭嘴!”

    两个人穿过长街,到了一座山门之前。千印念咒,山石裂开,现出一座洞府。洞府左边是炼丹室,中间一尊巨大的铜鼎,右边是简单的居卧。

    问水东看西看,千印没有管她,从法宝里取出绿色的灵沙,倒进丹炉里。他们这种修士,懂的东西非常庞杂。

    虽然不是炼丹师,但是基础全是已经打好的。否则这些灵沙也只能向炼丹师换取灵丹,收取三成灵沙的手工费。

    他在炼丹,问水把周围都看了一遍,到底是缺乏灵气,精神不佳,不一会儿,自己趴在门口,睡着了。

    等醒来的时候,发现面前放着一个小盆,盆里有六颗绿光盈盈的仙丹。一见就是品质上乘、灵气充沛的。

    她口水都要下来,舔了舔嘴——这……是给我的吗?

    左右看了看,见千印正在床上盘腿打坐。她也是饿狠了,顾不上多问,一口气将六个全吃了。

    灵丹入腹,果然这几日的疲倦都一扫而空。她偷眼打量床上打坐的千印真人,千印明明没有看她,却似乎对她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等她刚一吃完灵丹,就扔了本书过来。

    竹问水拿起书本,是本《御风术》。神兽修习以增加陆行速度的。他说:“好好修炼,找个主人养你。”

    问水翻开书本,一页一页地千印似乎知道她哪些不懂,每到一页她稍微看久了一点,就解释一回。

    没办法,虽然教她识字教了挺久,但是灵兽的智力通常比人类低下许多。

    一人一兽一问一答,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小腰峰下。

    阳光暖软,她在山石上趴成长长一条,前爪翻动着经卷,一字一句地诵读经文。白色皮毛柔柔软软的,春风斜吹,似要流淌融化。

    GG3307111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