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534章 辞行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手机阅读

沈凌去了一趟洗浴中心,等于雪上加霜。

他不是不爱沈凌,但要是属于自己的一切倾塌,拿什么来保护沈凌呢?

多年商场的爬摔滚打,这没有硝烟的战争比和她在一起的经历还要残酷,一旦被人踩到脚底,想要再度翻身,不是不可能的,是完全不可能的。

可现在就是如此,弟弟赵书林是聪明,但都用在投机取巧,这些伎俩扰乱自己尚且不足,更别说在商场里真金白银的博弈了。

一旦决策性失误,失败就近在咫尺,钱越多,赔的更快。

“今天晚上回去,让傅馨解开血咒,明天跟我去公司,会会几个人事部的头头。”赵博翰轻描淡写的道,被赵书林排挤到了运输部,现在回去一定连位置都没有了。

说到血咒,赵博翰想到了傅馨狡猾的笑,凭直觉,既然风平浪静,她说不定还要徒生事端。

血咒?沈凌有些懵,张嘴想问,可对视这帅哥的脸,觉得比她还要粉嫩,不好意思了。

两人返回江州,却没有去秦家的别墅,而是径直到了城西的城乡结合部的几间民房,秦晓佳考虑再三,决定黄金不能露白,得找个合适的地方摆放。

城乡结合部的民房居多,出租户也多,龙蛇混杂,虽然似乎消息难以封闭,却没有多少人能注意大批量的黄金搬运,毕竟做的隐蔽,谁也想不到这里会有一大批黄金。

院中满是对放一袋袋的煤块,坐北朝南几间房干净整洁,许久不曾住人的样子,屋子里锅上放着数十把砂锅熬着药。

“你们回来了。”正打这时,傅馨从房中出来,手里拿着只碗,见到沈凌时脸上平静温和。

“怎么出事了吗?”赵博翰一看这架势,秦傅两家少不了又有伤亡。

“时间太短,撤出问题太多,这些无法避免,不过我们应该取了金库的一半。”傅馨解释道,倒了碗里的药渣,又开始避下一碗药汁。

人员伤亡多,一旦去医院,很容易引起轰动,相对来说,还是直接去药铺抓药,没那么惹人注目。

傅馨将熬好的药倒进碗中,也不嫌烫,坦然自若回头与两人说话,“要是找我解开血咒,我现在没有时间。”

“你忙。”赵博翰见是这个情况,也没催促。跟秦家人的态度不同,傅家的每一个人,都是家人一般的对待。

“怎么样?你见我母亲了?”秦晓佳凑了过来,身上的仿军装有了好几处破损,不过看起来精神有些委顿,应该是没有时间换。

沈凌摇摇头,她不记得在废弃别墅里发生过什么,甚至对整个事件都比较恍惚。

“她的系统有些受损,可能很久没提醒过她了。”赵博翰说道。

就是脑海里那个刚起床提醒自己身体状况的声音吧,确实很久没说过话了。沈凌挠挠头。

“不记得最好,记得也不见得对她是好事,这样一来,我也就彻底放心了,你的确是秦家人,以后我们一起管理秦家。”秦晓佳脸上一红,从死状恢复后,她感觉到了疲累,精力不济,可从心里,感激赵、沈两人做过的一切。

“我得先回东麟市一趟。”赵博翰一眼透过两人看到了身后正在照顾伤员的苏汐,“我哥哥的婚礼快要举行,我得送嫂子回去。”

本书来自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