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二十五章 苍松道长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百度搜索 玄门小圣传 天涯 玄门小圣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自羽躲过那赑风之灾,心里踏实了许多,至少在踏入下一个境界之前不会再去经受那阴火之灾。&bsp;

    两日后,探马来报,那白起已抵达天玄帝都。齐天王早已将白起一行人安排妥当,只等第二日杨广早朝,白起前去觐见天玄皇帝。

    次日,天玄早朝。羽早就穿戴妥当,随上官云前去早朝;不多时,百官俱至金銮殿中静候圣驾。

    片刻,杨广身穿龙袍,头戴龙冠缓步走上龙台,坐下龙椅。除了帝师萧闾,镇国公皇甫青,齐天王杨峰,至尊侯上官云,宣侯羽鞠躬行尊礼之外,百官俱跪拜,共同参拜道:“吾皇万岁,寿与天齐!”

    “众爱卿平身。”杨广右手轻挥道。

    百官起身谢恩道:“谢陛下。”

    齐天王杨峰奏道:“启奏陛下,光明王朝白起上将军昨日抵达帝都,今于殿外候旨。”

    杨广淡然道:“宣。”

    身旁太监一声高腔喊道:“宣白起。”

    再看大殿门口,一中年男子,身穿银盔银甲,大跨步向前走来,至金銮殿中,单膝下跪,低头朗声:“参见皇帝陛下,大光明王朝白起,奉吾皇之命,前去圣东帝国,承蒙皇帝陛下借路放行,特来觐见陛下,谢陛下隆恩,愿两国友谊长存。”

    “白将军,”杨广双眼微眯,缓声道:“放行之事,乃是鉴于两国情谊。正巧我国前去参加圣东水佛会的钦差也要出,刚好可以同将军同行,向天下人一展我两国友谊!”

    白起跪着的身躯微微一颤,心中暗道糟糕:“此事必要答应,否则不好善了!”随即朗声应道:“陛下圣明,微臣正有此意,向天下展我两国雄威!”

    宰相诸葛天机心中冷笑:“这白起到算是识时务。皇帝陛下看似示威一般,没有让他起身,而是跪着回话,更是给了他足够的暗示。否则,他便要原路返回!”

    杨广微微一笑,缓缓道:“将军实乃俊杰,快快起身!宣侯。”

    “臣在。”羽行礼答道。

    杨广又是笑道:“三日后,同白起将军一起出,前去圣东,顺便代朕对老皇帝驾崩表示哀悼,向那新登大宝的小女娃娃问声好。”

    羽微笑答道:“遵旨!”

    三日后。

    天玄帝国通往圣东帝国的官道上,一条大路笔直向东,两侧森林茂密,不见人迹。两队千人部队远远展开上千米,快前行。仔细看去,各个士兵抖擞精神,骑马前行。队伍中间更有粮草辎重;和礼品宝盒,金银珠宝等贺礼。

    队伍前方十来位将军着装的人物领队前行。最前方,更有宣侯羽,宰相之子诸葛瑜睿,上将军白起,以及白起的两位副将。

    羽身穿大红绛白袍,低冠束,到有一副道者派头。诸葛瑜睿一身华服,一根玉簪扎起白,英气逼人。

    再看白起,一身银盔银甲,胯下嘶风宝马,马上别一杆亮银枪。两位副将亦是盔甲着身,四目圆瞪,好不威武!

    羽,白起,两位帝国钦差,并肩骑行在队伍最前方。

    白起也是识时务之人,知此乃天玄帝国国境;虽然自己爵位也不如羽。一路上对羽都是以礼相待,但也是不卑不亢,丝毫不弱光明王朝的威势!

    “侯爷。”白起拱手道:“侯爷如此年纪便官至极品,更是天选者,末将佩服之至。”虽有恭维之意,却也是白起的真实想法,羽看上去二十岁左右,便是一代宣侯,更是天选者,前途不可限量!

    羽微微一笑,客气道:“白将军谬赞了,我只是运气好罢了,不值一提。倒是将军,一生战役无数,罕有败绩,真乃一代奇才!”

    两人正要交谈,身后诸葛瑜睿一拍马屁股,赶上两人,对羽低语道:“侯爷,看前方官道正中不远处有一道者趴卧不起。”

    诸葛瑜睿乃是秦帆的徒孙,按师门辈分也要叫羽一声师叔祖,但二人在朝为官便按官职称呼。

    “哦?”羽这次望向远处,果见一老道横在官道中央扶腿颤抖。

    光明王朝向来崇佛抑道,白起却知天玄帝国的护国宗便是道门领袖神风阁,千年来崇道抑佛,此时在天玄国内见一竟然道士受伤倒在路上,更是奇怪不已。

    羽同为道门弟子,定然不会坐视不理,连忙道:“来人,赶快将前面的道长搀扶过来。”

    一位侍卫当即跑将过去,扶起道者,来到羽马前,羽,白起,下马看去,见着道者怎生打扮:

    星冠晃亮,鹤蓬松,羽衣围袖带,云履缀黄棕。神清目朗似仙客,体健身轻似寿翁,真是个得道的全真,有为的道士。

    “疼,疼。”那道士捂着大腿,哼哼唧唧道。羽等人顺手看去,果见道者大腿上流着殷红一片。

    羽吩咐道:“来人,请军中的大夫来为这位道长看一下伤势。”

    “不,不用,这位大人,多谢相救,我已经为自己敷上草药,只是刚才气力不支,晕倒在路中间,多谢这几位大人相救!贫道感激不尽。”

    白起虽不在意这道人的伤势如何,心中却有疑惑,开口向道者问道:“这位老人家,你为何受如此伤势?”

    那道者连连叹息:“唉,这位大人有所不知。贫道本是西边清幽观的道士,道号苍松道人。因昨日与我徒儿前去东方,在路上,森林中猛然跳出一只斑斓猛虎,将我咬伤,更是将我那可怜的徒儿衔了去,我懂得些医术,忍痛在林中找了些草药疗伤。刚才气力不支晕倒在此处。”

    羽不忍道:“道长,在我天玄境内,人人敬道,您逢此大难,我们必定要帮您一把。不知您道观在何处,我派人将您送回观中。”

    那苍松道人感激道:“这位大人,我的道观就在正西方十里外清幽观,我和徒儿此次出门,不想却遭遇那猛虎。唉……”

    羽缓缓道:“道长,我们这队人马正是前去东方圣东帝国,却是往东行了,不过我可以派人将您送回道观。”

    苍松急忙道:“这位大人,我们师徒二人就是想前去圣东。听闻我国神风阁带领天下道门前去参加水佛会。虽然小老儿人微言轻,修为浅薄,但却不想错过这次万年难遇的机会!万望大人开恩带小老儿一程吧!”

    羽沉思片刻,看了诸葛瑜睿一眼,见诸葛瑜睿冲他点了点头,随即下了决定,吩咐侍卫道:“给这位道长牵一匹马来。”

    苍松感激涕零,一直道谢。

    随即有护卫前来安排一切。这苍松跟在诸葛瑜睿身后,因大腿受伤,只能侧身坐在马上前行。

    一行人继续前进,这一路要两个多月才能到达圣东帝国国境。在水佛会最后的半个月内到达,参加最后也是最隆重的盛典。

    那苍松道人在马上饮了些水,吃了些干粮,脸色好了很多,说话也有了气力。又喝了一口水,将口中的干粮咽下,苍松道人在后面对着白起喊道:“那位身材魁梧的将军。”

    白起骑着千里良驹,正在思索些什么,闻得后面苍松道人叫了声将军,也知是叫的自己,便回头问道:“道长何事?”

    苍松恳切道:“将军,贫道受各位大人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尽绵薄之力。贫道方才观察将军,见将军虚火上延,外热内冷,身体定有顽疾,贫道为报答救命之恩,愿进绵薄之力,为将军解除疾苦。”

    羽,诸葛瑜睿,还有白起的两位副将都是听到了苍松的话,连回头看向白起。白起哈哈大笑道:“道长,果然是懂得些医术,不过我这顽疾已经十几年了,当年打仗时落下的老毛病,这些年间找了不少大夫,我国皇帝陛下也曾钦点御医,可都是束手无策。道长的好意我心领了,就不劳烦道长了。”

    白起的两位副将知道白起的脾气,也没说什么,而羽见白起如此直接,呛了苍松一口,明显是不信苍松的医术,连忙对苍松道:“道长,白将军他为人直率,道长不必介意。原来道长还精通医术啊。”

    苍松低着头,任由马儿“哒哒哒”的走着,忽的叹了一口气,对羽说道:“这位大人有所不知,贫道自幼出家,虽没有天选者的命,走那修炼大道;却也学了些旁门小道。”

    听到苍松如此说,白起不由得起了一丝兴趣,向苍松问道:“哦?不知道长学了那些道术?”

    苍松回答道:“这道门中有三百六十傍门,虽不能得正果,但也不枉在世一场,终究有些修行。”

    听到这里,羽,诸葛瑜睿都暗自点头,修炼元神乃是正果大道,为天选之道。而没有天资的普通道者,大多数都会选择这三百六十傍门,修些小道小术。像神风阁就专门设有奇门阁,专供有兴趣的弟子习修三百六十傍门。

    苍松继续道:“贫道习修的便是三百六十傍门中流字门。此门中习修道家,阴阳家,儒家,佛家,更是注重医家。注重修为自身;或看经,或念道,朝真降圣,虽不得长生,但也能延年益寿,积些阴德。”

    白起听得连连点头,又是开口问道:“我有一事不明,你们道家流字门中为何也习修佛家经典?”

    诸葛瑜睿神色古怪,没等苍松开口,便抢先道:“白将军,我道家傍门中念佛经正是落叶归根,岂不闻老子函关化胡?岂不闻老子化胡经?佛本是道也!”

    羽虽早就知晓地球上的神话传说,其他小宇宙的修炼者也非常了解,却没想到诸葛瑜睿直接拿这些来呛白,弄得白起脸色瞬间低沉了下来。

    “诸葛爵爷,话不能这么说,我佛门岂是你们道门教化的?全是胡诌!”大光明王朝的国教乃是楞严寺,更是周天大所有佛门宗派的源流,几千年的沉淀。佛门在每个大光明王朝子民的心中如同神圣一般,白起自然是不认同老子化胡的说法。

    羽见二人争的面红耳赤,急忙笑道:“二位,这些神圣们的事情,我们如何能评价?白将军,还是让苍松道长为您诊上一诊,道家流字门的医术还是很厉害的。”

百度搜索 玄门小圣传 天涯 玄门小圣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