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三六七章 圈套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周小安挺奇怪的,以周小玲的心机,哄十个王腊梅都是轻松容易,怎么就让她闹到厂里来了?而且还是一来就闹这么大?

这不像是她做的事啊!

沈玫对周小玲了解没那么深,幸灾乐祸地接着给周小安讲昨天的热闹。

她把对沈蓉的厌恶都带入到周小玲身上来了,非常愿意看她倒霉。

王腊梅把上次没用到周小安身上的招数都用到周小玲身上了,从厂门口一直哭到工会,又从工会哭到厂部财务室,把自己一个寡妇拉扯几个孩子长大多不容易,孩子们大了她不能干活了,无依无靠的可怜处境说得声情并茂,闻者伤心。

再加上她这一年几乎白了三分之二的头发,破破烂烂的衣服,消瘦得几乎只剩一副骨头架子的身体,谁看了都没有任何怀疑地相信了她的话。

周小玲来了竟然也不反驳,只在旁边哭,任王腊梅把事越闹越大,最后闹到厂部的时候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人却围了一大堆,都等着看厂里怎么惩治她这个不顾家的白眼儿狼。

工会和厂委的领导征求周小玲的个人意见,周小玲竟然一句话都不反驳,同意王腊梅每月来领走她的工资,只给她留下饭钱就行。

但她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婚姻自主,请王腊梅拿了工资以后不要再给她随便找婆家,像她二姐一样被嫁给残废老男人换彩礼钱。

周小玲刚来厂里不久,调到厂部更是没两天,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她的姐姐就是周小安。经她这么一提醒,大家一下来兴趣了。

就有知道内情的人给大家绘声绘色地讲了起来,周小安被王腊梅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残废老男人,换了多少彩礼钱多少粮食,一笔一笔详细极了!

还把周小安在婆家怎样受气,怎样被欺负得结婚三个月婚床都没睡上,最后男人成了坏分子坐了牢,公公搞破鞋,小姑婆婆打骂,这才能脱离了那家人家离了婚,要不现在说不定被磋磨成什么样儿呢!

有了周小安这个前车之鉴,周小玲对王腊梅的顾虑就顺理成章了,她宁可交出工资也要婚姻自由的行为就更加可怜了。

大家马上从王腊梅老无所依的同情变成了对周小玲的怜悯。

这时候把周小玲借调来的后勤部姜部长说话了,她是给王腊梅来算账的。

王家几个孩子都长大工作了,都不用王腊梅养活,就是最小那个还在上学,也是小叔子负责学费和生活费,丝毫不用她操心。

王腊梅每个月有二十一斤的粮食供应,二女儿和周小玲儿子一个月给十多斤粮票三十块钱,还有大儿子和二儿子的补贴。

她就是不在街道纸盒厂做工,一个月也有四十多斤粮票、四十多块钱的收入,比普通干部一个月挣得还多!

她一个老太太没有任何花销,怎么就把自己过得这么可怜了?怎么就需要来拿女儿的工资了?

大家一片哗然。在这个年代,王腊梅这一个月的养老钱实在太可观了!手里这么多粮食和钱,竟然还要来单位这么抹黑女儿,这是个什么妈呀!

而且,听周小玲的意思,这是还打算把小女儿也卖一回?

这样的妈就应该去举报她!扣个破坏婚姻自由、迫害妇女的罪名游街批斗!

王腊梅不服气,她供周小玲上了这么多年学,周小玲也满口答应,只要她出息了就帮她拉拔姥姥家,给姥姥养老,供孩子们上学,这一工作马上就不认人了!她不闹她闹谁?!

姜部长又说话了,周小玲姥姥有没有儿子?有没有孙子?重孙子都有了吧?怎么就轮到周小玲一个外甥女来给他们养老了?

你供她上学,她也没说不养你老,一个月五块钱五斤粮票还少吗?你过得比国家干部还滋润,还要怎么养你老?

周小玲扑通一声给王腊梅跪下,单薄瘦弱的身体簌簌发抖,声泪俱下地苦求,求王腊梅别再闹了,给她和她二姐在厂里留点脸吧!

还求王腊梅不把她换彩礼养活姥姥一家,却再不说把工资交到王腊梅手上了。

财务科的科长听完气得直接撵人锁门,这是个什么妈呀!比地主资本家还狠毒!

厂委领导也直接叫了保卫科,把气得浑身发抖几乎说不出来话的王腊梅拖了出去,还直接送到她们家所在地的居委会,希望居委会能协助教育一下。

周小玲也哭着跟去了,当着厂里保卫科的面跟街道的工作人员保证,以后每个月五斤粮票、五块钱的养老钱她绝对会按时送到,希望他们能开解一下母亲,让她不要再去厂里了。

沈玫非常不服气,“现在周小玲出名了,先进人物,又可怜又善良,还顺利把你婶儿和你姥姥家给撇清了!你看着吧,过不了几天就得有人给她介绍对象了!”

周小安就知道周小玲肯定不会让王腊梅得逞,果不其然!

不过,好像她也被人家利用了一把呀!虽然对她没什么损失,也算帮她杜绝了以后王腊梅再来厂里找麻烦,但周小安还是觉得自己亏了。

她怎么就成了周小玲打击王腊梅的棋子了呢?真是有种吃了亏又没处说的憋屈啊!

不过,周小玲怎么就跟王腊梅这么快闹僵了呢?她还以为得周小玲彻底站稳脚跟再收拾王腊梅呢,毕竟前院不稳,后院再着火,这不是周小玲的风格。

解惑的人很快来了,下班的时候唐慧兰来找周小安玩儿,给她带来了一个消息,“你姥家要被精简回农村了!”

粮食供应越来越紧张,国家开始大规模精简城市居民。

精简对象是集体户口的厂矿职工,家里负担重,一人工作养活全家的在最先精简之列。

王家只有王福昌一个人是矿上的正式职工,一家老小都没有城市户口,在矿上名声又差,肯定是第一批被精简走的!

至于他们家还有一个王彩霞?人家一听到风声就把户口迁到矿上集体宿舍去了!王家人要死要活跟她完全没关系了!

王彩霞甚至还做起了家里人的工作,说服他们响应国家号召,到广阔的农村去,战天斗地,大有可为!

王老太一烟袋锅子在王彩霞脑门儿上刨了一个大包,对她破口大骂。

跟着王彩霞一起来的矿委会干事气得直接把他们家列为落后分子,上报矿上,要对他们采取强制政策!

王彩霞也在矿委会干事的主持下跟王家彻底脱离了关系。

王家要被清退精简,最受不了的当然是王腊梅,她找不到别人,只能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周小玲身上。

毕竟周小玲曾经跟她承诺得那么好,现在到了她为姥姥家出力的时候了!

可还没等她开口,周小玲就表示,她会跟周小安一样每个月交养老钱,别的事都管不了。

甚至还跟王腊梅大吵一架离家,好几周对王腊梅避而不见,连答应好的养老钱都没按时给她。

王腊梅实在没办法,才来厂里闹腾起来。

周小安想了想,一下就笑了,这哪里是王腊梅愿意来闹腾啊!这明明是周小玲给她设的圈套!

她来闹腾这一回,周小玲可就能从道德和舆论上彻底摆脱王腊梅和王家人了!。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