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三百二十六章此乃天下第一兵书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看着眼前的孔颖达,柰子大惊失色,眼眶里顿时变得湿润,”怎么了,犬上君不是说来这里就是为了玩吗,怎么还能打人?”

晚上,柰子和惠子回到了宿舍,这原本是一间独立的教官取舍,现在给这两个女孩住正合适。

“惠子姐姐,我的手,好疼啊!”

柰子把一双红彤彤的小手,举到惠子眼前,道。

“你已经够幸运了,服部那里,明天能不能起来床还得两说呢!”

惠子现在想起孔颖达打人的样子,心里还在颤抖,幸亏强忍着没睡啊!

“以后怎么办,以后就只能在这个老头手底下受苦了,都怪犬上君!”

惠子听着柰子的话,看着眼前摞起来,已经有一人高的儒家典籍,不由得叹了口气。

“看来林哲早就看透了犬上君的想法,背不下这些书籍就不能去学习别的科目,背下来,谁知道后面还有多少,我们太天真了啊!”

就这样,倭寇使团的三人,的确来了军校学习,但是在来的第一天,就陷入进了孔颖达的手里。

想要把训练将士的方法带回倭寇,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孔颖达在军校待了两天,每天上四节课,将近三千将士们才全都听了一遍,药师惠子三人可是整整上了八节课,每节课都是一模一样的内容。

第三天天亮,孔颖达离开了军校,将士们终于松了口气,最少是不用挨打了。

今天是李道宗和屈突通一起来的,一个擅长防守,一个擅长进攻,两个人还是第一次凑在一起。

服部一郎在政治思想课的教室里,看了看身旁的柰子和惠子,又看了看每人身前摞着的那一堆书籍,神色凝重了下来。

“惠子,我想去试一试,这个军校到底对我们防备到什么程度!服部一郎说完以后,走出了教室。

“柰子,不要管服部桑了,也就他还有可能混到其他教室去!”

“那咱们怎么办,太无聊了!”

“还能怎么办,来都来了,当然要学一些东西,这些书籍都是儒家典籍,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惠子说完后,坐下来开始翻阅身前的书籍,留下柰子一脸无聊的趴在了桌子上。

………………

军校已经开始正常的运转,宇文哲来到军校之后,主要的目的就是完善教学的措施,努力向着前世那种教育体系靠拢。

第一批在军校受训的学员都是他手下的兵,根本不存在闹事之类,并不会占用他这个教导主任多长时间。

教导主任办公室。

宇文哲坐在办公桌后,手里拿着的是一块用碳削成的铅笔,在埋头苦写、奋笔疾书。

炭笔比毛笔的速度可快多了,而且更加方便,这一天下来可以写出不少。

“嘟嘟嘟!”

敲门声响起,宇文哲就像是没有听见,继续埋头写作。

不大一会儿,门被打开,李邺诩探进了头,看着宇文哲还在屋里,顿时露出了一阵尴尬之意。

“林哥,在里面怎么也不说句话啊!”

宇文哲放下了笔,舒展了腰身,“你不就是为了看看我在不在里面,一说话你还会进来吗!”

“林哥,这一次我们可不是来偷书看,是真的有事禀告!”

李邺诩把门打开了一道缝隙,挤了进来。

“你们?李邺诩,你什么时候那么有义气了,全都滚进来!”

随后,门再次被打开,这些军二代们基本上都在外面,就连李嵩义也一脸尴尬的躲在众人身后。

“李邺诩,你真是头猪,这样也能把我们给说漏了!”

程处默恶狠狠的瞪了李邺诩一眼,嘟囔道。

“行了,你们每天的训练还是不累吧!”

宇文哲站了起来,围着众人走了一圈,“赵方,你也跟着他们胡闹!”

“林哥,我主要是来汇报服部一郎那小子,想混进教室听课,让我给赶了出去,他们都是来偷书看的,跟我可没关系!”

李业诩往旁边蹭了蹭,离开了众人一些距离,道。

李业诩话音落下,周围其他人顿时怒目而视。

“你推得倒是干净!”

宇文哲顿时撇了撇嘴,“有空来这里偷书看,那么孔大人给你们布置的任务都完成了?”

“林哥,从第一天开始,就只有怀玉兄和玄策兄能完成孔大人交待的任务,你就别难为我们了行不行!”

“倒不是我为难你们,你要是愿意挨孔大人的戒尺,我倒是没意见!”宇文哲来回有了几步,抬起了头,笑了笑,道。

“林哥,你这兵书写出来,不就是为了给我们看的,干嘛还藏着掖着,上一次你回长安,也不把门锁好,也怪程处默手欠,非得拿了几页给大家看!”

李业诩说完以后,大家伙同时点头,表示赞同。

“擅自进入主任的办公室,说的还挺有理!”

宇文哲表情严肃了下来。

“你们,明天全都滚回长安,你们不能塌下心来训练,就把留守长安的兄弟们替换回来!

赵方,你带着他们去替换祁冷,看守火药坊!

李业诩,去把王玄策叫来,都回去准备吧,明天一大早就滚回去!”

“林哥,千万不要,我会被父亲打死的!”

程咬金脸上顿时充满了恐惧之意,道。

“怎么,现在本将说话需要说第二遍了吗!”

“林将军,我们……”

“行了,别说了,再说下去就不是回去替换了,就是真的被逐出军校了!”

尉迟宝琳站了出来,还没等说完,就被程处默捂住了嘴。

因为犯了错误回去反醒,没准只是挨几顿板子就过去了,要是被逐出军校,可就不是挨打能过去的了,那可是尊严尽失的事。

程处默对于宇文哲的性格,可是亲身经历过,及时阻止了尉迟宝琳,看着宇文哲并没有变得更加糟糕的表情,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很快,众人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宇文哲的办公室。

不大一会儿,办公室再次再次响起了“嘟嘟”的敲门声。

随后,王玄策打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将军,你找我?”

“没错,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什么事?”

“返回长安,接替赵国之前的任务,你还需要学习更多的东西,来充实自身!”

宇文哲意味深长的说道。

“赵国之前在长安就已经解除了身上的职务,难道说?”

“等你到了长安,自然会知道一切,去吧,把这本书带到长安,随后印刷一些带回来!”

宇文哲把案桌上的一本书,递到了王玄策的身前。

“呵呵,他们那些家伙费劲心思想看,就这样到我手里了?”

王玄策看着手中并不显厚重的书,道。

“程处默说的很对,这原本就是写来给你们看的,只不过他们的方法用错了,这本书带到长安后,先给陛下过目,不然以陛下的性格来说,有了好东西第一个没给他,可比高阳难缠多了!”

“将军,只是你一次性把他们都赶回了长安,不会引起那些将军们的反弹吗?”

“反弹了又如何!玄策,你可曾看了出来,刚刚想要偷偷潜入进来的,全都是那些大将们后代,为何其他将士们一个也没来,程处默偷拿出去,不只是他们看了吧!

他们的内心深处,依然有着优越感,而这种优越感,在这所军校里是允许存在的!”

“将军,末将明白了!”

王玄策看着手中的书册,重重的点了点头。

王玄策回到自己宿舍的时候,心里十分兴奋,早已经做好了通宵的准备。

第二天启程回长安,把这本书交给李世民之后,在想看到还不知道得到了那年那月。

打开宿舍门之后,王玄策被屋子里的情景吓了一跳,原本八个人的屋子,足足挤下了二十多个人。

“玄策,你可算是回来了,林哥和你说了什么?我们还有没有余地?”

李业诩道。

“等等,玄策,你手上的是什么?怎么这样就到了你的手上?将军也太偏心了!”

程处默盯着王玄策手里的那本书,哀嚎道。

“这本书要被送到陛下手里,然后大量印刷,你们会看到的!”

王玄策撇了撇嘴,道。

心里对于宇文哲所说的,有了更加明显的感触。

都被派回长安了,不关心一下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反应还那么激烈,真是没心没肺,只有心里毫无顾忌的人,才会这样。

“处默,你就真不担心被逐出去!”

王玄策把书塞进了怀里,把众人一个接一个的推了出去。

宿舍里的油灯亮了一晚,第二天,这一批人返回了长安。

立政殿。

李世民捧着手中的书册,聚精会神的看着,不时发出一阵惊叹。

长孙皇后同样看的入迷,每当李世民的惊叹声响起,长孙皇后都会被打断思路。

“你就不能换一个地方吗!”

“啊?观音婢,朕也是情不自禁,太精彩了,真是太精彩了,这个诸葛亮啊,未出草庐,就已经看出了天下三分,此等智慧,古来难寻啊!”

长孙皇后产生了些兴趣,难得的放下了手中的这本梁祝。

“这本书写的是战争吗?给我看一看!三国演义,还没有写完吧!只写到了隆中对这一节?”

李世民笑了笑,把书递给了过来,长孙皇后翻了翻书页,道。

“不,这已经不单单只是描写一个故事,这是一本兵书,而且是引人入胜的兵书,把兵法融入到了国家的毁灭和重生里,所有影响战争的因素,都集中在了这本书中,没错,这是一本兵法,这是天下第一兵法!”

注:发现了之前的一处错误,之前多次提到长孙皇后自称哀家,这是错误的,皇后要称自己为哀家,是在皇帝死了的情况下,其含义是自称可怜之人,无夫之哀。

皇后、妃子、公主,都可以自称本宫,就是有宫殿住的人。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