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一六二章 提干(月票1230加更)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潘家发现林家并不是合作之初说得那样诚恳,中途撤资,也再不提海外勘测队的勘测出的矿产情况。

所以林家不得不开了水泥工厂,也成就了林老爷子现在水泥大王的名号。

从此潘林两家表面和谐,内里却互相仇恨,明里暗里互相做了不少打击对方的事。

当然,这些都不足以让潘明远冒着生命危险去陷害林睿。

他和母亲之所以被留在国内,是潘林两家共同造成的。

林家发现了潘家有逃亡海外的意图,潘家老爷子忍痛断臂,把家族里最优秀的孙子和最有头脑的儿媳妇放在沛州做了幌子,这才掩护全家顺利逃脱。

发现潘家逃跑,林家为了拿到他们一直觊觎的矿脉图,更加紧盯潘明远母子。

“为了逼迫我和母亲拿出矿脉图,他们把一直住在乡下的曾祖母也牵连了进去,乡下斗地主的时候曾祖母本来交出全部家产并且主动参加劳动,已经被宽大处理,可是林家从中做了手脚,曾祖母不堪迫害,烧了老宅葬身火海。”

潘明远说的曾祖母并不是现在住在英国大宅的潘家老太太,这位正室夫人一生不孕,潘老爷子三兄弟都是潘家买来生儿子的妾,也就是一直住在乡下的这位曾祖母所出。

自己是庶出,所以潘老爷子对嫡庶特别敏感,从不许人提起乡下的生母,也无论潘明远多么优秀,都对他的身份不满意。

所以才这样轻易地舍弃了他们母子。

国内形势越来越严峻,林家的处境也越来越危急,林老爷子一生经历无数风雨,知道必须立一件惊世奇功才能保住林家一家人平安无事,对矿脉图的追查也就更加紧迫。对潘明远母子下手也更加狠辣。

所以公私合营的时候潘明远的母亲为了保住儿子,跳楼身亡。

世界上最疼爱他的两位长辈相继去世,都是死在林家之手,所以潘明远才会这样不顾一切,宁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对林家下手。

周小安叹气,他冒着生命危险,好像也没成功啊,林家当时在场的三口人都没事,只有林老爷子受了点轻伤罢了。

“林睿的左膀右臂被炸死了,就是上次追杀我的那个人。林睿也因为有重大嫌疑,虽然没定罪,林老爷子却不得不把他送去勘探队避出沛州。”

林家在沛州再是社会名流,身份也是资本家,想去别的地方根本不会被批准,想避开就只能跟着钻深山老林野外作业的勘探队走了。

这也算是报了一点点仇吧!周小安虽然没说,可也觉得潘明远冒这么大的险只把林睿逼走有点不值得。

潘明远知道她的想法,笑笑反过来安慰她,“一步一步来,先把林老头的羽毛剪秃了再说。”

周小安点头,没有问别的。

比如矿脉图真的在潘明远手里吗?

比如他自己为什么不把矿脉图交到政府手里,立下大功,改变自己现在的境遇,然后再去报仇不是更方便一些?

比如他跟林家有仇,为什么还跟林慧关系不错的样子?还那么高调地相携炫富?

比如夜校被调查的事,也是林家做的手脚吧?他被逼得不能再去上课,林家到底是什么目的?

这些疑问她都没问。

可以让她知道的,潘明远肯定会说,不能让她知道的,她问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周小安听完只是严肃地点头,“潘明远,那你以后要小心一点。”

潘明远被她一张小嫩脸上带着老气横秋的表情,嘴角还沾着糖渣的样子给逗笑了,拿出手绢按到她的脸上,“快擦擦你那小猫脸吧!”

周小安擦完,换潘明远严肃了,“你记住了啊,以后看见我就当不认识,我不主动找你你也不许找我了,我现在是个危险人物,不小心点会连累你的,知道吗?”

周小安摊手,“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跟你做朋友真是危险!你以前还总不服气!”虽然这么说,却一点没有指责抱怨的意思,也不提再不见面。

潘明远笑着送她回宿舍,在她看不见的时候长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过了正月十五,机关单位开始正常运转,周小安提干的事也提上了日程。

市人事局的马科长力荐沈玫,樊老师坚持招收周小安,两方面僵持不下,为此钢厂和市人事局还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这件事。

会前有人拉住樊老师给他交底,“老马你还不知道,那是轻易能表态的人吗?安上尾巴他就是猴儿!他为什么非要坚持用这个沈玫?人家沈玫在省里有大靠山!老马这不是一直想调到省里去吗?这里头门道儿挺多的,老樊你可想好了,别给自己以后留麻烦。”

话已经说得很明确了,别为了个不相干的人给自己树敌,这不值得。

一个第一名一个第二名,就差了五分,哪有什么差别?招谁不是招?

可是显然樊老师不这么认为,到了双方发表看法的阶段,会议简直变成了吵架,双方都开始拍着桌子激动起来。

马科长先拿学历压人,沈玫是初中毕业生!只有夜校毕业的周小安怎么比?

樊老师理直气壮,任人唯贤,能力最重要!周小安考试成绩比沈玫多五分,这就说明了一切!

双方各执一词,战成平手。

马科长又开始摆成绩,沈玫做过幼儿园老师,给单位整理过资料,做过教学总结报告,连省教育厅的人都夸她!周小安呢?人家拿笔杆子的时候她在搬石头,能适应机关单位的工作吗?

樊老师嗤之以鼻,周小安给矿务局上交的资料得过市里的嘉奖,还在报纸上发表过两篇文章!这些可都是实打实的成绩,可不是省教育厅随便一个人口头夸夸那么轻飘飘!

主持会议的领导在中间和稀泥,好好好!两位都是好同志!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这就又是平手的意思了。

可这样一直打成平手也不行,必须得有个标准分出胜负啊。

领导又开始启发争得脸红脖子粗的两个人,两位同志还有没有其他方面的优势了?

马科长在冥思苦想,樊老师首先发言,开始跟马科长比道德!

周小安同志拾金不昧!前年虽然事隔十二个月,可过了两个年了,也算是前年了捡到五斤玉米面,穿过大半个城市给失主送来,自己饿得发晕都没吃一口!

好吧,樊老师说得也是事实,那时候不用饿周小安弱得随时都能发晕。

五斤玉米面啊!在场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能捡到送回来,还穿过大半个城区,那真的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事了!足以证明这位周小安同志的道德水平有多高尚了!

马科长张口结舌没了话说,这种事不可能事先知道做准备,好几年前的事谁都不可能做手脚,那时候谁知道有招干这事儿啊!

领导率先鼓掌,周小安同志成为亮闪闪的道德模范,用自己拾金不昧的美德为自己争取到提干名额!鼓掌!

:今天没有了。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