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429章 给黑道老大做情人的那些年(35)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经过一番逼问后,朴智臣终于知道沈夜去了哪座城市。

并不远,也只是在隔壁而已,可是一个城市这么大,朴智臣不知道他们要何时才能再相遇。

他开始疯狂地工作,在外人眼里,他看起来比从前更冷酷无情,也更雷厉风行,一步一步将高利贷变成了和银行一样利息的贷款,手底下的夜总会绝对不能出现未成年,洗黑钱也停止了……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朴智臣都会坐在沈夜坐过的沙发上,躺在他躺过的床上,一遍又一遍地感受着他的呼吸,想象着自己没在的时候,他会在做些什么。

也许是在想办法找他洗黑钱的证据,又或者考虑着该如何摆脱他情人的身份吧。

朴智臣躺在床上,怀里抱着沈夜穿过的衣服,只有在寂静无人的黑夜,他才会褪下白天的面具。

默默将这短短的几个月的事全部想了一遍,心脏每跳一下都好像在将这份压抑和痛苦推进血液里,流过四肢百骸。

原来,失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而复得又失去。

他还有许多话没来得及告诉沈夜,还没有对沈夜说一句‘我爱你’,他就这样洒脱地离开了,头也不回。

“朴智也”你为什么要逃,一起面对不好吗?你痛的时候没人抱你该怎么办?

白驹过隙,时光飞逝。

在寻找“朴智也”过程中,朴智臣不知道独自度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不知道独自嚼了多少寂寞和痛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夜越熬越黑,烟瘾越来越大,习惯用咖啡和香烟麻痹自己,仿佛这样才能在不痛苦的漩涡中挣扎。

香烟在指尖燃尽,指尖传来的痛意让朴智臣幡然醒悟,恍惚之间,宛如隔世,三年竟然就这么过去了。

三年,又一个三年。

该回来了吧?上次等了三年等到了,这次三年又到了,什么时候回来?

他和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没有怎么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不变的,是他在无数个日夜思念的男孩,从来没出现过。

就像六年前和三年前一样,那么决绝地消失。

朴智臣深吸一口气,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今天是“智也”的生日。

就算什么都忘了,他也不会忘记“智也”,不会忘记他生日。

沈夜离开后,朴智臣又遇见一个十分像他的人,可惜那终究不是他。

在沈夜的房间里坐了许久,朴智臣抬头望向天,今晚,天上的月亮和星辰格外的美。

以前从未留意过天空,沈夜离开后,朴智臣经常在晚上的时候,一个独自坐着抬头望夜空,好像能透过星星,望见那张日思夜想的脸。

对于很多人来说,三年时间是飞快的,可对朴智臣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三年了,他每时每刻都在盼,盼他回来,即使心里潜意识觉得他的“智也”可能已经死了。

但只要抱着美好的心愿期盼着,等待着,总会实现的不是吗?

我的智也,我的正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快穿:病娇男主何弃疗》,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