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647章 迎接(给飞光为错的和氏璧加更5)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一秒记住书荒慌,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腊梅一看见沈阅海,脚步就顿了下来,眼神躲闪着,下意识地往墙根儿躲。

王老太太和周荷花看到小土豆,脸上也都惊惧不定,周荷花甚至嗷地叫了一声,躲在大丫身后瑟瑟发都,见了鬼一样的恐惧。

只有周小林怨恨地看着周小安,被折磨得皮包骨头的脸上满是愤恨,“你还有脸来!你看看你干得好事!你心咋就这么狼!?”

小土豆拿起一卷纱布就把他的嘴堵住,几下把他捆成一个不能动不能说的粽子。

周小安却笑了,“我干的好事?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我接下来要干的才是大好事呢!”

说着冲小土豆点点头,小土豆把话筒从王老太太手里抢过来,却并没有走开,而是站在王老太太身边等着周小安吩咐。

“放狗,放饿了三天的狗,追死他!”周小安说得轻松极了,好像小孩子做游戏一样混不在意。

小土豆马上吩咐那边。

那边早就得了沈阅海的吩咐,绑起王铁柱却并不堵住他的嘴,不知道对他做了什么,连续不断的惨叫隔了几千里传过来,一声接一声,叫得王老太太和王腊梅被人剜了心一样的疼。

接到命令,王铁柱很快被放了下来,只听他惨叫一声,“救命!啊啊啊!”

接着就是几声凶猛的狗叫声,王铁柱的惨叫和狗叫很快变远,王老太太和王腊梅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儿。

王老太太指着周小安,刚要说什么,小土豆手里的匕首一亮,她吓得一口气卡在嗓子里,差点儿噎得翻白眼儿。

不敢对周小安怎么样,王老太太只能狠狠地推王腊梅,“去给她下跪!给她磕头!求她!这孽种……她是你生的!你得对得起咱们老王家!那是咱们老王家的后啊!”

王腊梅看了一眼一言不发就能把人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沈阅海,心里已经知道下跪没用,还是不得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可还没等她开口,周小安就先开口了,“你跪我一分钟,我就让狗追王铁柱一小时。反正我们等得起,就当遛狗了,就不知道王铁柱抗不抗得起这么遛。”

王腊梅一哆嗦,王老太太脸色煞白,要不是担心王铁柱这一口气吊着,就真的翻白眼儿晕过去了。

王腊梅还没反应过来,那边已经传过来一阵哄笑,好像是一群人看热闹一样看着王铁柱被狗追,狗叫声和王铁柱的哭嚎隐隐约约传过来,东北口音浓重的议论也不绝于耳。

“哟!哟!追上了追上了!奶奶个熊!就差一点儿!”

“真是个熊玩意儿!这么几步就跑不动了!”

“哈哈哈!这一口要是咬上了,那-卵-蛋-子-可就报销喽!”

小土豆听他们说这么糙的话,下意识地把话筒往王老太太这边挪挪,不想让周小安听到。

王老太太和王腊梅却目眦尽裂,脸上没有一丝人色。王腊梅咚咚地往地上磕头,是真的怕到极致了。

“你们放过铁柱吧!放过铁柱吧!我们错了!真错了!以后我们看着你们绕道走!真绕道走!周小安!以后我们一嘴都不提你!我们一眼都不看你!你想咋地都行!放过铁柱吧!老王家就这么一根苗了啊!”

小土豆和沈阅海都有些担心地看周小安,王腊梅是她母亲,被她这样哭求,不知道周小安心里会多难受。

可周小安却完全没感觉一样,“老王家不是还有俩重孙子呢吗?你们都给忘了?王铁柱死了你们家也不能绝后啊!”

然后打了个响指,“把王天明和王天亮也送去跟王铁柱做伴儿吧!反正你们也不在乎他们俩。”

王老太太嗓子里咯咯作响,眼看就只有出气儿没进气儿了!那可是他们老王家的命啊!这要是也给送去了,他们家就真没活路了!

王腊梅不要命一样,咚咚地往地上磕头,震得楼板直响,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沈阅海却没看见一样,直接吩咐站在门外的小梁,“去郊县把那俩孩子送北大荒跟他爸团聚去。以后王铁柱过什么日子就让他们过什么日子。王铁柱受罪也别落下他俩儿子。”

王老太太一口气没上来,直挺挺地晕了过去。

小土豆想弄醒她,厌恶地不想碰她,又不敢让周小安见血,只好拿起旁边的一柄汤勺在她人中上狠狠戳了两下,她又嗷一声醒了过来。

周小安很认真地看她,“别晕啊!后面我还准备了一台好戏呢!你晕了给谁看?”

王老太太伏在床上也开始磕头,“我们错了!我们真错了!你杀了我!杀了我吧!千刀万剐都行啊!放了我们铁柱和天明天亮吧!他们,他们啥都没干呐!孽都是我做的!你杀了我解气吧!”

周小安认真摇头,“你们记住了啊,以后,老周家和老王家,有一个算一个,你们谁看着我都绕道儿走,敢看我一眼,说我们家里人一句,我不管人前人后,反正我知道了我就拿他们仨出气!”

王腊梅和王老太太只剩下咚咚磕头的份儿了,他们老王家的命根子在人家手里攥着呐!

沈阅海推着周小安要往出走,周小安忽然转头看着周荷花皱眉,“说了不许看我你还看?你不服气?”

周荷花脸色煞白地躲闪着,大丫二丫气都不敢喘地往墙角缩。

周小安冲小土豆挥手,“把王铁柱绑好了扔蚂蝗泡子里去!”

王老太太和王腊梅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王老太太眼睛赤红,几乎要吃了周荷花,“你跟我们老王家有啥仇?!害死我铁柱你能得啥好?!”

小土豆不管他们怎么折腾,马上吩咐那边。

很快王铁柱就被抓了回来,叫得喉咙沙哑,恐惧得野兽一样嚎叫着,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王老太太和王腊梅瑟瑟发抖,只能哭嚎着磕头祈求,连看一眼周小安都不敢。

他们再求,再哭,周小安都无动于衷的样子,随着扑通一声,王铁柱尖叫着被扔到了蚂蝗泡子里。

王铁柱写信回来说过北大荒的蚂蝗泡子,那里面成千上万的蚂蝗,牛皮都能叮透,被叮上除非它们死,否则不吸饱了血绝对不会停。

据说一些牛马之类的大牲畜被叮上一晚都能把血吸干,别说一个被绑上的人了!

周小安竟然还安慰他们,“放心,就扔进去一个小时,也就吸干他身上一半儿的血,死不了!以后我不高兴了,他们仨一起往里扔!就是不知道那俩小的能不能熬过一个小时。”

说完沈阅海就把她推了出去。

周荷花和王老太太也被迅速送回病房,周小林也被解开,屋子里眨眼间就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坐到去温泉山庄的车上,周小安垂着眼睛咬了咬嘴唇,“那两个孩子……”

沈阅海握了一下她的手,“去北大荒比养在王家人身边强,过一段时间把他们的母亲也送过去,大人受点苦多干点活,孩子也一样有活干有饭吃。”

周小安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她永远不会为难两个无辜的孩子,他当然也不会伤及无辜。

小土豆在前座回头,“周荷花呢?”就这么放过她,他还是不甘心。

沈阅海早有准备,“她以前做得孽,也到该还的时候了。”

他早就调查出解放前周荷花和她丈夫谋财害命,杀过一个过路避雨的生意人,那人的儿子长大以后非常有出息,一直在寻找父亲的下落,只要透**消息给他,无论公了还是私了,周荷花这辈子都完了。

来到郊外的温泉疗养山庄,沈阅海刚把周小安放到轮椅上,一辆吉普车就疾驶而来,还没停稳车门就打开了,没看见人先看到一个大肚子挺了出来。

另一边的车门也猛地打开,陈景明飞速下车,绕过来只来得及喊一声,“小玫!”

沈玫已经顶着一口大锅一样的大肚子利落地从车上跳了下来。

陈景明老母鸡一样张着手去护住沈玫,她却毫不在意,挺着个大肚子就往这边跑,竟然还一点都不影响速度!

“小玫!小玫!慢点儿!小玫!”陈景明急得嘴里已经只剩下这几个字了。

可见多气定神闲不疾不徐的人当了爸爸都会变得神经质!

不知道是早就习惯了她这样的风风火火,还是知道自己拦不住,陈景明只在身边护着沈玫,却不敢拉住她。

沈玫炮弹一样冲到周小安面前,看见她一句话不说,先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周小安坐在轮椅上直勾勾地看着眼前那个大锅,也不管沈玫哭不哭,先伸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小玫,你怀了几个宝宝啊?”

这肚子大得也太夸张了!

沈玫可没她那么小心翼翼,拍西瓜一样豪爽地怦怦拍自己的大肚子,陈景明心疼得直眨眼睛,“小玫!轻点儿!轻点儿!”

沈玫才不管那个,也忘了哭了,自豪地宣布,“俩!小安,等生出来给你一个玩儿!”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