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正文 第1章 魅姬!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美人的笑是无法抵挡的穿肠毒药,美人的舞是无法割舍的迤逦风光。

    阮七娘就是这样一位美人,倾国倾城的面容,一双丹凤眼含情脉脉,不知勾尽了多少男人的魂魄,她的舞也是众人皆知的妖娆魅惑,正如她的外号“魅姬”,只要看过她一眼,便半生不忘,只要看过她的舞,则永世难忘。

    今日的她也是此番情形,站在大厅中央的她,仅是一个舞,便让厅里的所有人移不开多余的目光,只注重于红衣的她,魅惑的舞。

    而今日的宴会也似是为她举办一般,厅里金碧辉煌,而厅里地位最高的人莫过于商通钱庄袁六爷,此刻的他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的芳容,瞧这模样,便是已至痴迷的状态。

    阮七娘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却是并不在意地笑着,一舞跳罢,阮七娘坐于他的身边,倒了一杯酒,递于他的面前,声音显得极为娇媚,道:“袁六爷,刚才七娘跳的舞,您可还满意?来,这杯酒还请喝下,以表达七娘对您的仰慕之情。”

    袁六爷早已看得痴了,连连点头,道:“魅姬的舞,果然是名不虚传。我袁六活了那么久,看过的女人无数,却也不得不承认,魅姬的美丽是所有女子都无法比拟的。果然,我也陷入了魅姬的魅惑中了。这杯酒,该饮。”

    他并没有犹豫便喝下了这杯酒,似是觉得此酒实在过于醇厚,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不过他送入嘴里的一刹那,忽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目光变得极为呆滞,半响直挺挺地朝后倒去。

    所有人的眼神并没有因此改变,仍旧呆滞地望着前方,然而细心的人可以发觉,他们早已没有了呼吸,也没有了心跳。

    阮七娘看到如此情形,也并不觉得奇怪,站起身,缓步走了出去,门口站着的那个人,她很熟悉,对于他的出现,也没任何感觉,径直朝前走着。

    那个人瞧着她的反应,也不足为奇,不过想着刚才的那一段,却是渐渐拧起了眉,道:“魅姬,你的舞虽好,可是下手的时间却越来越晚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阮七娘听了此话,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他,道:“萧大公子,你恐怕是已经忘了,我给袁六的穿肠毒药,是从谁手里得到的。药效不好,我能怨谁?”

    萧陌离只好露出一丝苦恼的笑容,道:“看来不同的人,药物的比例也要不同。否则,时间若拿捏不住,计划很可能就会变样的。不过,魅姬,你做得很好,不愧为兰轩阁的第一杀手,做事果然牢靠、迅速,能有你这样的帮手,真是一件好事。”

    阮七娘听着这番称赞,却是没有多大反应,道:“之前曾说过的条件,还算数吗?”

    萧陌离的脸上虽然仍有笑容,但他的语气却是有些变了,道:“自由,对你很重要吗?兰轩阁什么都有,离开了,你什么都不是。魅姬,你真的想明白了?”

    阮七娘的态度很坚决,她的眼里便闪现着这份决心,道:“是,还请阁主应允。”

    萧陌离不禁叹息了一声,道:“这么好的帮手若就这么离开了,实在是可惜了。既然你去意已决,我也别无他法。不过,在你离开之前,再为我做最后一件事。办完了这件事,你今后何去何从,我都不想再管,从此兰轩阁也和你无任何关系。魅姬,这是你换取自由的最后条件,你可答应?”

    阮七娘思索了一会儿,道:“好,我答应。只要能换取自由,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办到。”

    萧陌离听着这话,便是一阵好笑,道:“兰轩阁里有猛虎野兽吗?这么急着离开,是我待你不好吗?罢了,我也算是明白你的决心。大抵女子都是这样,想找个踏实稳重的夫君,然后举案齐眉、相夫教子,平平淡淡地走完这一生。然而,魅姬,你并非普通女子,你注定不该那么活着。若非如此,我也不可能一眼看中你,将你培养成现在这般出挑的模样。”

    阮七娘看着他,却是一声冷笑,道:“正因为如此,我才更要离开。因为,我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走上这条路。当我深知路途的曲折,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回头。”

    萧陌离瞧着她此番的神情,笑容终于慢慢消失了,道:“这便是我给你的路,你注定无法选择,无法逃脱。因为,你是七煞孤星,注定一辈子孤独地活着,你无法得到应有的幸福,你注定该这么活下去。”

    阮七娘自知此话并不假,在她很小的时候,她就知晓了自己的命格,那时的她还不懂孤星的含义,长大了才明白,孤星意味着一生孤独,她不要这样的孤独,却是那么无能为力。

    人,当真无法胜天吗?她不信,从来就不信,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她设想好的第一步便是,自由。

    自由,这两个字,虽然很简单,但对于阮七娘来说,却是异常困难。

    从她幼时被萧陌离牵着步入兰轩阁的那一天开始,自由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念想。

    她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没有家,没有亲人,什么都没有,若说她谈得上的资产,恐怕就是她身上的一件破衣衫,还有一个瘦弱得没有一点肉的身子骨。

    讨饭的人或许都比她的遭遇要好许多,至少他们的身上还有力气,还能厚着脸皮跑到达官贵人的面前,举着手里空空荡荡的饭碗,讨要一点银两,或是吃的食物。

    她当然知道自己也可以这么做,这样自己用不着继续挨饿,可是骨子里的倔强却不允许自己如此犯贱,就算饿得死在街上,她也不要去面对那些人鄙夷的目光。

    夜里,寒风凛冽,她抱着自己单薄的身躯,躲在街角的一侧,借此抵御严寒,只是这般的抵御却是那么力不从心,或许这便是自己在世上的最后一夜吧。

    她这么想着,虽然有些感伤,却也不怎么怨恨,忽然她的眼前站着一个黑衣少年,脸上露着冷咧的笑容,道:“给你一个机会,一个让你不挨饿的机会,你可愿和我走?”

    她拧起了眉,瞧这眼前的少年如此气派,便是非富即贵的人物,这样的人,会可怜自己,给自己一个机会?

    她当下就要拒绝,却看到少年摇了摇头,似是有些叹息,道:“宁愿挨饿,也不肯向别人低头。这般隐忍倔强,究竟是为了什么?若你真想就这么死在街上,我也不拦你。不过,你这般去死,实在是可惜了。阮家后人,从此遗落于尘世间,实在可悲可叹。”

    她听着他的这番话,敏锐地从中嗅出了某种味道,道:“看起来,你并非无意寻个人帮助,原来你是识出了我的身份。”

    少年看着她,只是笑了笑,手里的骨扇轻轻摇晃着,显得是那么悠然自得,道:“阮七娘,漠北阮家阮天霸之七女,因是小妾所生,迟迟不得霸主宠爱,母女处境极为堪忧。一次意外,让阮家遭受灭顶之灾,从此漠北阮家不复存在,而没有一点存在感的阮七女也自然没有任何人关注,她是死是活也无人知晓,不曾想她竟流落到了这里,真是让人没有想到啊。”

    阮七娘到了此刻,也明白了他的意思,这般调查自己,定然是有所图的,至于图什么,她还不清楚,不过有句话说得不错,她的确不该那么死去。

    她看着他,点了点头,道:“好,我可以和你走,毕竟挨饿的日子太难熬了。”

    当她随他步入兰轩阁的那一刻,不是不感到震惊的,按理说漠北阮家是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可是若论起金碧辉煌,兰轩阁要比之更甚几分,而所有人称呼少年为阁主,她的吃惊程度更是多了几分。

    她不知接下去的路是什么,但她却明白,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她要面对的,恐怕会比死更可怕。

    她的想法得到了很好的验证,每日的生活枯燥乏味,十几个小时的练舞、学习礼仪,为的是完成即将到来的一个又一个任务。

    舞蹈,是她来到这里所上的第一课,她的努力和汗水比常人要多出许多,而她自己也很清楚,兰轩阁看似平静,其实隐藏着波涛汹涌的各式暗流。

    因为这里像她这般的少女还有很多,每个人都想争自己的一席之地,目的都是为了一个,借此获得阁主的垂青。

    萧陌离的美貌和风采自是无人比拟,而他能成为少女看之一眼便会暗生仰慕的角色,也并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这是所有人公认的事实,而他也显然很满意兰轩阁的少女们为他争风吃醋,只因为他的心里很知晓,他要她们以后做的是什么。

    虽然兰轩阁莺莺燕燕有很多,但他的注意力还是放在阮七娘的身上,初次见到她梳洗换装,第一次站在他的面前,他便明白自己那时做出的选择并没有错。

    虽然还只是十岁的年纪,却已有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尤其她的那双丹凤眼,若是含情脉脉地望着某人,他的心和魂只怕就会被她所勾住,难以自拔地陷入她所给予的魅惑中,所谓的红颜祸水,便是如此。

    因着她的美,他所安排的课程,就比兰轩阁的诸多少女们多出三倍,别人都觉得这是对于她过于美丽的打压和磨难,可她却知道,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培养她,成为他手里最为可靠的棋子。

    被人利用,意味着没有自由,那时的她只想出人头地,这或许是因为幼时在阮家生活,看着娘亲受苦,心里的悲愤化成了一股力量,让她想要变得更强,让所有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可是,当她在这条路上走过十年光阴,她才明白其中的艰辛和苦楚非常人可比,而她在这段过程中所承受的一切,孤独、寂寞、屈辱、无奈,注定只有自己暗自背负。

    似是不愿再回想过去,阮七娘抬起了头,道:“告诉我,最后一个目标,是谁?”

    萧陌离知道她不愿再说太多,也并不拐弯抹角地和她闲扯过往诸事,道:“宋珏,便是你的最后一个目标。而你要达到的效果是,死,不留活口,并且拿到他手里的七弦琴谱。”

    阮七娘听到她的最后一个目标竟是他,颇为玩味地笑了起来,道:“一个废人,你也不肯放过吗?”

    萧陌离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也在笑着,道:“虽然是一个废人,却也是一个麻烦的废人。不得不防,也不得不死。他手里紧握着的东西,是老爷子交给他的,其中的重要性可想而知。然而,他却宁愿给那个废人,也不肯给我。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打拼出的一方天地,难道在他眼里竟是一文不值吗?”

    阮七娘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笑道:“原来是不甘心自己竟会输给一个废人,所以才要我杀了他?阁主,这算是你此生唯一的魔障吗?”

    萧陌离听着此话,却是并不动怒,依旧在笑着,道:“如何,最后一个目标,肯接吗?”

    阮七娘看着他,道:“虽然这般做,到底是有些阴险。不过为了日后的自由,我还是很情愿这般去做。”

    萧陌离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不妨提醒你一句,他是心性淡泊之人,若想要他心甘情愿交予你,恐怕不易。不如……”

    阮七娘却不想听他继续多言,提起了脚步朝前而行,道:“我的本领,你会不知?肯接,必然我心里已有把握。既然有了把握,就一定会办到,等我归来的消息吧。”

    萧陌离瞧着她离去的身影,目光却是越来越冷,轻轻念了一句:“魅姬,你注定得不到任何自由。当你踏上了这条路,不管如何反抗,都是一个结果。因为,你的选择权从来都在我手上,你逃不掉的。”

    可惜,离去的阮七娘并未听到,而她也不会知道,所谓的最后一个目标,竟是她温暖的最后港湾,而自由的另一面,便是死的悬崖。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