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81章 空间隔膜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树根藤蔓的速度极快,刀成拼尽全力也只是勉强能跟得上。

追逐着,追逐着,他发现地势在沉降,他在下滑。

“有点奇怪,外面是环形山,里面是凹坑,难不成这地方是什么大家伙从天而降砸出来的?”刀成不免有此猜想。

“等等,前面?”

没雾了,但却依旧看不清,视线很模糊,好似有层不甚光洁的冰面,即便是神识也穿不透,但刀成敢肯定,那不是冰。

眨眼间,树根藤蔓将几人拉到了那里,“冰面”氤氲般荡漾了一下,石中雄等人消失不见。

刀成飞快赶过去,而后停住了脚步。

犹豫了两息,他小心翼翼地将手探了过去,谁知,刚一接触到“冰面”,刀成的手就陷了进去,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毫无反抗之力地,他整个人被拉了进去。

……

白雾茫茫,其他人被拉走后,树根藤蔓也随之退去,剩下几人小心摸索着,碰到之后,在陈冬和江东流的及时喝止下,一场草木皆兵的战斗才没有发生。

合作,必须合作!

这个时候,没有谁不胆战心惊,五人迅速抱成团,在这伸手难见五指的迷雾中谨而慎之地挪动脚步。

“有谁知道出去的路?”陈冬低声问道。

“怎么?怕了?”江流儿嗤笑道。

“蠢货!”都这种情况了还在挑衅,陈冬真想割下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陈痞子,你骂谁蠢!”

“废话,你说我骂谁?”

“好了,都住嘴!”江东流有些头大,“有什么事能不能出去再说!”

就在几人争吵之时,一缕略带色彩的青烟从白雾深处飘了过来,悄然分散在五人周围的白雾之中,随着呼吸进入到几人身体之内。

几人头脑一眩,随即清醒过来。

“奇怪?发生了什么?”

江东流心里一紧,忽然,隐隐约约间,他听到了一声召唤,这召唤似乎发自内心,又似乎就在耳边,飘渺却又清晰,虚幻而又真实。

“来这里?”

“这里是哪里?又是谁在召唤我,难道!”

想到某种叫做有缘人的可能,他不禁握住了拳头,嘴角露出一丝惊喜。

他却不知,同样的召唤不只他一人听到,同样的惊喜也不止他一人想到。

“一定要得到它,如果得到它,我一定能封侯,到时候陈家就是我做主,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再没有人可以阻拦我!”

“得到它,我的成就将不下于江山,甚至超越江山也不无可能!”

“得到它,杀了陈冬!”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宝物,但看他们三个也知道不简单,如果能得到……哼,陈老八?老子本不姓陈啊!”

“得到宝物,上缴上去,给大小子申请一个有魔法资质的婆娘,说不定可以改良家族后辈资质!”

怀揣着某种不可告人的野心,几人都选择了沉默。再加上雾又太大,几人都看不到彼此越发狰狞的表情……

不然,他们肯定会有所察觉。

愈发难耐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的召唤,让五人挨个落下脚步,悄然离开团队,而后毫不犹豫地掉头,冲进了雾中。

可惜,他们却看不到,绕了一圈,他们再次并排走在了一起,连方向都是一致的。

……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刀成一头栽了下来。

噗通~

连饮了几大口冰寒入骨的凉水,头晕目眩的刀成这才浮出水面。

“还好这水够凉,不然非吐出来不可。”

甩了甩头,他一边运转元力调整状态,一边观察四周。

上方漆黑一片,宛如没有星月的天空。幸亏周围点缀着些荧光,勉强让他窥得一斑。

这是一口如井般的深渊,方圆不过十丈,水深不知几许,反正刀成潜了十数米也没触底。

除此之外,没了。

上不见光,下不挨地,如此幽闭黑暗,又孤身一人,刀成突然感觉有点心慌,毕竟,他还是个少不经事的孩子。

游到边壁,摸了摸,刀成心中更是咯噔一下。

“好滑……”

这可比他抓过的最滑溜的鱼还要滑多了,这么滑根本不可能借力的。

“被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不可以,不行!”

刀成咬咬牙,撇开这个可怕的想法,并指如刀,元力灌入,猛然戳了过去。

噗!

一声闷响,手指齐根没入。见状,刀成不禁缓了口气。

“还好,很软,应该能抓着上去。”

没有了被困之虞,刀成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不急着出去,先找找叔叔。”

深吸一口气,他再次钻进了水里。

……

不知不觉,五人都走到了雾气边缘。

看着眼前的“冰面”,陈冬一脸兴奋,“空间隔膜!”

“果然是它!”

突然,一道尖利的惊叫声惊醒了陈冬。循声看去,却是江流儿,她也发现了这里。

“宝贝是我的!”陈冬心里一紧,脸上露出了可怖的神情,他握住拳头,缓缓向惊喜中的江流儿走去。

白雾藏身,陈冬游走在雾气边缘,看着越来越近的江流儿,他嘴角翘了起来。

“陈冬!想干嘛?”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略显轻佻的警告声。

陈冬脚步一顿,扭身看去,眼睛眯了起来。

“江东流!”

江东流兴奋地看了一眼“冰面”,不舍得挪开目光,随即看向陈冬,龇牙笑了起来。

“真巧啊!”

“是巧,”江流儿也发声道,“刚才是想偷袭我?也好,新仇加旧恨,今天你必死无疑。”

“必死无疑?哈哈哈哈!就凭你们俩个?”陈冬张狂地一笑,显然不把两人放在心上。

“咳咳,那要是加上我呢。”

白雾中,苍老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德叔的身影走了出来。

“陈少爷,宝物与你无缘,退回雾中,可保一命。”

“没错,你走吧。”江东流轻松笑道,“怎么说咱们两家也是世代交好,杀了你……不太明智。”

“赶紧滚!”江流儿怒气冲冲道,似乎很不甘心。

“哼!”陈冬不屑一笑,高声喊道,“八哥,出来,我知道你在!”

“陈老八也来了?”

江家三人相视色变,若有所悟点了点头。也是,他们都找到了这里,陈老八未必不能。

然而,数息过去后,陈冬的呼唤依然没有得到回应。

“看来,你这位八哥并不在这里!”江东流笑了笑,白雾中右手握着的法杖顶端闪起了光。

“不一定,或许在呢,只不过人家不想救他。”江流儿嗤笑道,低头摆弄着手中的法杖。

“陈老八!”陈冬脸上阴晴不定,瞥了眼一脸凶色的德叔,眼珠子骨碌一转,喊道,“八哥,你不出来我不怪你,但是我死在江东流兄妹手中的消息,请你务必告诉我爷爷!”

闻言,德叔眉头一皱,看向了江东流。

江东流犹豫了片刻,突然笑道:“陈家老祖什么性格象山无人不知,这位陈八兄要是去禀告,恐怕第一个死的就是他吧!”

“还用说嘛,”江流儿挥了挥手中的法杖,笑道,“罪名我都替他想好了,陈家老祖肯定会说‘少爷都死了,你怎么还活着’,然后这位陈八兄就被处以万刃极刑了。”

“可不是嘛,”江东流眼睛一睁,恍然道,“还是妹妹你聪明啊,陈家老祖正是风系真魔法师,万刃极刑,他肯定熟练!”

“要我说,这位陈八兄就该和我们一起,在这鬼地方,宰了陈冬这渣滓,神不知鬼不觉。”

“没错没错,我们可以发誓为陈八兄保密!”

兄妹俩你一言我一语,说得陈冬不自觉眯起了眼睛。

“都他娘的闭嘴!”

“呦呦呦,陈八兄看到没,还不出来,再不出来,你要倒大霉喽!”江流儿笑吟吟道。

陈冬面皮抖动着,看似气得不轻,却突然出乎江家兄妹的意料,放声大笑起来,“不得不说,你们江家的教养真的不错,挺能说的。”

说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突来的反常,江家兄妹不由得眯了眯眼,不知陈冬还有什么幺蛾子。

大笑中,陈冬脸上露出一丝柔情,低声道:“可惜啊,我陈东,除了我的狐妹,谁都不信!”

银光一闪,他手中出现了一轴画卷。

“我爷爷给我的七阶魔法卷轴,有谁要试试吗?”

高高举起卷轴,陈冬挨个看了看面色大变的江家三人,笑意盈盈道:“与宝物无缘的,好像是你们哦!”

见他的目光最终定在了自己身上,江东流心底一寒,暗骂不已。

“真的是……日了个猪猡!”

“冬……冬哥,”

“嗯?”

“冬叔!冬叔,是小侄不懂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卷轴别撕,这可是战略级宝贝,放好,宝物的事,咱们好商量!”

“呵,”陈冬不屑一笑,“有什么好商量的,宝物这种东西向来不是有能者得之吗?”

“这……”江东流尴尬一笑,突然,他眼睛一瞪,看向陈冬的目光中充满了惊喜之色。

陈冬心里一动,正要收回卷轴,手腕部突传来一股巨力,衣袍上自带的抗拒法术随即被触发。陈冬只觉得手掌一麻,紧握的手不自觉散开。

“我的手!”

惊慌之下,他顾不得卷轴,立马抽回手臂。

树根藤蔓也未追击,只是缠着魔法卷轴闪电般缩回到了“冰面”之下。

陈冬一愣,猛然看向江家三人,见其面色不善,他毫不犹豫地向“冰面”跳去。

“冰面”一荡,陈冬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不见。

江流儿傻眼,咂了咂嘴,说道:“够狠!也不怕被空间乱流搅碎。”

“他也是置之后地,”江东流快速说道,“既然他证明了这个入口没事,我们也下去吧!”

“走,别让他近水楼台了!”

说罢,三人也跳了下去。

数息过后,又一身影从白雾中走了出来,不是陈老八又是谁。

陈老八犹豫了片刻,而后一咬牙,纵身跃向了“冰面”。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