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正文 第146章 真相!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刚开始还是好好的,斗败了昔日的对手萧陌离,将安然无恙的老爷子带出医馆,即使心愿并没有彻底实现,但心里却已是十分满足,从此就可以和心爱之人永远携手,一家人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那样美好的画面,怎会成了这般悲凉的情景?

    老爷子躺在了马车里,嘴角上渗出黑色的血液,一直在流着,不曾有过停顿的迹象,萧陌玉也无声无息地躺在那里,手里还握着赶马车的鞭子,眼睛紧闭着,已完全没有了任何意识。

    而他的妻子,他心爱的阮七娘却极为安心地躺在萧陌离的怀里熟睡,忘却了过去的所有事情,只是记得她的夫君是萧陌离,今后她的人生也注定围绕着萧陌离,不再是那个躺在马车里的那个人,过去的事情,都被他磨灭得一干二净,她再也不会忆起曾经的往事,也不会再有逃离他的念头,真心始终与他相随,直到永远。

    萧陌离的这个局确实很惊险,甚至还波及到了自己的性命,首先他将自己、楚昀鸿、萧陌玉、阮七娘、老爷子和如月的生辰八字都写在纸上,随后将之贴在每一个他精心制作而成的人偶之上,运用自己体内的能量催动着这些人偶成为一个个活生生的实体,接着他根据自己的思路对他们进行相应的调整和修改,使得这些实体更有真实性,和真人没有太大的分别,拥有以假乱真的震撼效果。

    这是萧陌离设局的第一步,制作人偶,而他的第二步,便是催眠待在兰轩阁里的楚昀鸿和如月,不管运用什么办法,他们都不会因为外面的风吹草动而惊醒,他们只有一直沉睡着。

    既然真人已经沉睡,那么人偶便会正式登上舞台,就在运用秘术和萧陌玉聊天的那个夜里,楚昀鸿和如月已经被他进行了彻底的调换,所以待在他们身边的人,一直都是人偶。

    坐在茶棚里,和阮七娘一起等待的如月是人偶,待在芙蓉轩里,宴请萧陌玉、阮七娘、老爷子的楚昀鸿是人偶,就连和萧陌玉面对面展开交锋的萧陌离,也是不折不扣的人偶。

    真正的自己始终都待在房间里,哪里都没有去,他通过和人偶之间的紧密联系,极为清晰地知晓了萧陌玉的一举一动,包括他的灵魂隐于自然里,将人偶里的部分能量都转移至老爷子的体内,使得原本十分虚弱的老爷子慢慢有了痊愈的可能,只是这不过是一种假象而已。

    萧陌离在他的人偶里除了加上那些可有可无的能量,还将另一种东西原原本本地转移了过去,那就是放在他身上的封印之力,老爷子、萧陌玉即使在倒地的那一瞬间也不会真的知道,当萧陌玉将这种能量转移给老爷子的时候,封印之力也在不断地转移至他的身上。

    在没有任何征兆和毫无察觉的情形之下,盲目地催动着身上的能量,那么可想而知得到的结果便是反噬,随后便是转眼之间的灰飞烟灭,这就是老爷子为何会出现灼烧之感,因为那才是真正的反噬,真正的毁灭一空。

    萧陌离不是没有想到过织起这个局会有多少麻烦,他可以运用的时间已经不多,更何况他并不清楚萧陌玉和阮七娘何时会来兰轩阁,这其实是一个极为冒险的决定,颇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味,然而如果自己不实施这一切,那么按着萧陌玉近段时间学会的本领,受到重创一定是必然的,他还不想死,就只能让别人死了,萧陌玉便是他的目标,他非死不可。

    阮七娘是他的,兰轩阁是他的,就连所有的权力、所有的风光也都是他的,凭什么让那个人轻易得到一切,他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得不到的,所以萧陌玉必须死。

    然而,萧陌离仍是有些不放心,毕竟萧陌玉的本领实在太厉害了,能够让他刮目相看的人并不是很多,萧陌玉却是其中的一个,他的谋略、他的隐忍、他的深沉都是他值得多看一眼的因素,原本他也曾念及一分旧情,想要留他一条全尸,毕竟兰轩阁的成就也有此人的一分功劳,可是他太不识趣,竟然动起了阮七娘的心思,那么就由不得他下狠手,不惜布下这个局让他在这个世间彻底消失。

    萧陌离细细想了一会儿,将坐在位子上始终沉睡的楚昀鸿唤醒,此时的楚昀鸿还不知发生了什么,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当看到是他,不禁有些警惕起来,刚要开口说些什么,他便伸出了手,将一种极为特殊的能量缓缓送入他的体内,一边持续着这样的举动,一边开了口,不停地重复着,道:“楚昀鸿,你还记得吗?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是楚家的顶梁之柱。原本一切都是很好的发展,然而因为宋珏的出现,硬生生地毁了你的家,你的家人因为他而死,你的地位因为他而失去,是我看到了你,将你带了过来,这才成为了如今的你。你是教坊师傅,也是一把刀,一把对准宋珏心脏的刀。他一日不死,你就一日不得安生。”

    楚昀鸿的意识已完全受他掌控,听他那么说,不禁点了点头,道:“是,他不死,我就不会安生。所以,他必须死。”

    萧陌离知道他会那么说是一种必然,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道:“既然如此,我交给你一个任务,其实也不能算是一个任务,只不过是完成你一个心愿。宋珏带了一个人坐着马车离开了,但我并不清楚他是否还活着,你帮我去看看,如果他还活着,你就以绝后患,如果他已经死了,那就结合你自己的所想,将他彻底毁灭,随后安然无恙地回到这里。楚昀鸿,你能办到吗?如果可以的话,你现在就走出这个房间,永不回头地朝着那个方向而行。”

    楚昀鸿听了这话,真的提起了自己的脚步,缓缓走出了房间,转眼间便已经消失不见,这种极为听话的反应,和之前明显是天壤之别,然而这却是他极为真实的反应,等到他回来之后,他会和阮七娘一样,将这段往事彻底忘记,成为一个全新的楚昀鸿,为他继续听话地卖命,彻底失却了自己的意识,变成一个真正的傀儡。

    萧陌离对于自己的计划实施得如此完美,只是一种心满意足,还有一种难得的愉悦之情,这些天压抑了自己的情绪实在太久,该是时候彻底地释放自己,好好地陪在自己心爱之人的身边,听她说着永不会轻易厌倦的甜言蜜语,看她做着永不会轻易厌倦的浓情缠绵,一切都该是如此的,这样才是最为完美的。

    一个始终追随自己的如月,一个极度迷恋自己的阮七娘,两个同样如花似玉的女子,都待在自己的身边,陪伴着他,为他谋夺他想要的一切,萧陌离光是细微地思索,也能明白这其中的美妙感觉,未来的日子若没有萧陌玉的存在,确实会有一些无聊,甚至是一种无趣,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他触到了自己的逆鳞,既然动了,就必须要受到某种惩罚。

    萧陌离给萧陌玉的所谓惩罚比较特殊,让他失去了自己的所爱,让他失去了自己的亲情,甚至还让他失去了自己的性命,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萧陌离也曾尝试过,那种滋味可真是让人感伤,不过相信此时的萧陌玉已经感知不到这一点了吧。

    萧陌离不经意地叹息了一声,视线落在了放在桌上的那本毕生心得,伸出手拿起了这本秘籍,想着老爷子所写的那些精华和秘诀,脸上慢慢浮现出了阵阵笑意,道:“哎呀,以后我该不会是天下无敌了吧?嗯,看起来还真是如此了呢。阿珏、老爷子,真是可惜了,你们再也看不到萧家重现昔日辉煌的那一日,不过那也没有关系,反正你们没有想过留下我的性命,我也不必再顾及什么情分,这一切就在此刻正式完结了吧。”

    他说着这些,将手里的这本秘籍重新放于原处,随后转身走了出去,对于曾经的这段往事,他选择了永远的忘却,对于阮七娘是如此,对于楚昀鸿也是如此,所有人都记不得这些往事,而他从此也不会再对谁提及,至于他们会不会在哪一日忽然忆起,答案自然是永不可能。

    没有了后顾之忧,他真的成为了独立的萧陌离,没有了任何牵绊,也不会再有谁阻挡自己的路,重建萧家,或是谋得更多,谁都无法再阻止他,就连相王爷也绝不可能!

    萧陌离想到自己额头上永不会抹去的疤痕,他对于自己认定的这个主子也充满了十足的怨恨,伤了他,可不是一件小事,那是需要等价作为交换的,既然让他永久地破了相,那么相王爷也该受到一些奖赏才行,否则他的心里也会很不好受的。

    他这么想了,便也就这么做了,对于以后的那条路,再也不会有萧陌玉和老爷子的那条路,他独自一人继续走下去,却是丝毫不曾有过反悔,或许他天生就是一个恶魔的命运吧,注定会毁了所有的一切,注定会有翻盘的机会,注定所有的东西都会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注定此生便是这般活着,风光无限地活在这个世间上。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