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三十四章坠河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这根乌铁之箭并不是光芒,无法穿越时间,更无法阻止即将发生的事,就在这根铁箭堪堪越过河水的中央时,那柄近乎透明的弯刀已然落在了曹怜馨的后背上,颜色鲜红的血液仿佛喷泉般喷溅而出,就像一朵血色的莲花,瞬间染红了河岸。

“父亲说过,大唐是希望,为此他可以付出一切,所以夫人不能死……”曹怜馨艰难的抬起头,把视线转向了河的对岸,喃喃自语道,看着那道模糊的身影露出了一副凄惨的笑容。

“噗通。”最终,曹怜馨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跌落进了河水里,瞬间消失在滚滚的河流中,而就在下一瞬间,那根乌铁之箭到了,这柄铁箭携带着万钧的力道,直接闯进那名突厥兵的胸口,把他的胸口捅出一个硕大的血洞,铁箭没有丝毫停留,继续向前激射而出,直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射程之远令人咋舌。

“吱吱!”与此同时,闪电貂愤怒的尖叫声响起,众人只觉得眼前闪过了一道白色的影子,就再也看不到闪电貂的身影,只有离着河岸最近的红儿恍惚间看到河水泛起了一道涟漪,就像是有人往河里扔了一块石子。

但是红儿很快就被长孙皇后占据了全部的心神,把这一道涟漪抛在了脑后。

“死了,全死了,这下真的得救了!”李业诩看着眼前满地的尸体,震惊的喃喃自语,眼神中的那种惊惧之色怎么都掩盖不住,在惊惧的最深处还夹带着些许悲痛的神色,只是完全被眼前的场景给掩盖了。

他身前的那些突厥兵,包括之前和他交手的那一名,全都倒在了地上,全身乌黑,散发着一阵阵的恶臭,他孤零零的站在一堆这样的尸体中间,心中的寒意不停地涌现,就像是身处在最深层的地狱,看到了世间最可怕的场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李业诩的面前闪电貂这三个字已经成为了禁忌,仅仅说出这个名字就会让他产生抑制不住地恐惧。

在这里知道闪电貂威力的就只有长孙皇后和长乐公主,曹怜馨甚至认为闪电貂是宇文哲给自己找来的宠物,再加上自己确实是喜欢,才时时刻刻都带在身边。

长孙皇后却是认为闪电貂认了宇文哲为主,受了宇文哲的命令所以才跟在曹怜馨的身边,所以不会受到曹怜馨的指挥,只是受命保护曹怜馨的生命。

毕竟异兽也是兽类,在本质上来说是冷漠的,可是直到此时她才知道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脑海里甚至又浮现出宇文哲拉着曹怜馨冒出血液的右手,放在闪电貂嘴边舔舐的场景,异兽有灵,舐血认主!

这一路上她们没有遇到真正的危机,所以闪电貂也没有做出什么护主的行为,毕竟闪电貂是兽类,若是没有指令的情况下,只会在自己判断主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护主,这导致所有人从根本上就忽略了闪电貂的存在。

若是一开始就知道的话,就不用逃得那么狼狈了,曹怜馨也不用替自己挡下这一刀,长孙皇后看着眼前的场景并不感到害怕,此时的内心已经后悔到了极点,一滴滴的眼泪在眼角滴落了下来。

长乐公主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她现在也只有十三四岁的年龄,放在宇文哲的前世也只是个刚上初中的小丫头而已,就算是当初玄武门之变的那一夜,太子李建成派兵攻打秦王府时,也没有遇到这么危机的情形,直到现在脸色还是煞白的样子,整个人摇摇欲坠的呆滞在那里,眼神中的瞳孔已经扩散,就像是丢了魂魄。

“哗!”不知过了多久,宇文哲在河水中走了上来,昏暗的河水顺着他的头发滴落了下来,滴答滴答的声音仿佛地狱中传来的催命符,阴寒的杀意甚至把他身上的河水冻成了一层薄薄的冰屑。

宇文哲的杀意疯狂的凝聚,被那些尸体震惊的李业诩好似感到了什么,皮肤上顿时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慢慢的转过了身来,正好对视上了宇文哲那一双变得血红的双眼,一股寒意直冲头顶,比之第一次见到宇文哲时表现的更加不堪,竟然直接就瘫软在了地上,连小手指都无法在动弹一下。

与此同时,秦虎等人全都在河的对岸游了过来,林平沉默的走到了宇文哲的身后,在他的手上握着一张乌黑的巨弓,这张弓足有半人高,乌黑的颜色仿佛能吸引太阳的光线,一根淡黄色的弓弦连接着巨弓的两端,五根同样乌黑的箭矢背在了他的身后,看弓身上的纹络应该是和箭矢用的同一种材质,只是默然的站在那里,看上去却像是地狱派出的勾魂使者。

“小环,那件金缕丝甲衣呢,我记得让你给馨儿穿上的。”

宇文哲站在河岸上,这是曹怜馨的血液所浸染的地方,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凝聚出了一滴血膜覆盖在瞳孔上。

在河对岸时,宇文哲清晰的看到那柄弯刀落在曹怜馨后背上,喷溅而出的鲜血红的刺眼,那名突厥兵,在下一瞬间才被林平的乌铁箭射穿,如果曹怜馨穿着那件金缕丝甲衣的话,就不会被砍伤,更不会掉进河里不见了踪影,一定会坚持到自己赶过来。

可是既然金缕丝甲没有穿在曹怜馨的身上,那么又穿在谁的身上呢。

“我劝过小姐的,可是小姐不听,执意要把金缕丝甲衣让出去,那件衣服现在穿在……”小环看到了宇文哲就像是看到了亲人,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还在长孙皇后怀里的长乐公主,眼神中满是愤恨。

“是吗,我为馨儿抢来的金缕丝甲衣,竟然会穿在长乐公主的身上,这是为什么!”

宇文哲的声音在嗓子里面积攒,在最后一瞬间爆发而出的高声呐喊,仿佛是宣泄着天道的不公,狂暴的杀意好似旋风般在他的身体最深处席卷而出,下一瞬间,整个人已经出现在长孙皇后的身前,手中那柄带着血槽的匕首猛然向着她怀中的长乐公主捅了下去。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