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288章出门饺子回家面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百度搜索 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天涯 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左冷馋面不改色,嵩山派一剑三穿心,三剑如品,恒山派这位师侄可是死于这样的剑法之下?

    我查看一下,原来左冷馋早就料到这一点。『『&bsp;Ω『文学『迷ㄟ.*.

    刁德一问道,那左手剑又如何解释?

    左冷馋冷冷道,也不排除为了掩饰右手剑,用左手剑行凶的可能。刁掌门,你觉得呢?

    左冷馋将早先刁德一的话,略作改动还了回去,两人架势,就差动手了。左冷馋跟众人道,方才楼听风与我交过手,受了重伤,估计跑不远,大家分头追!

    虽然亲眼目睹左冷馋杀人,我保持了沉默。若我出来指正,先不说有无说服力的问题,就算指正成功,五大门派掌门,一个杀人,一个为人所杀,这五岳合一,恐怕就化作泡影,先前作的一切,都成了白费。

    我凑到左冷馋耳旁,低声说了句,指使徒弟杀师父,又残杀五岳剑派同仁,不知左掌门晚上能不能睡着觉?

    左冷馋神色剧变,旋即有恢复如初,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说没什么意思,准备五千两银票,三更时我在中天门等你。说罢扬长而去。

    之所以要五千两,是让他放松警惕,认为我只想要钱,在拿到钱之前,不会轻易将消息泄露出去。

    半个时辰后,我翻出城外,登上中天门,抵达之时,将近三更,累得半死,早知道选个矮点的僻静的地方。

    三更时,左冷馋来了。

    钱呢?

    左冷馋笑道,钱倒是有,不知你有没有命花。你小子倒也胆大,不过也太愚蠢,你若将此事告知刁德一,别的不说,至少留条命在。

    我手拄赤霄剑,说我这人有个特点,要钱不要命。我看了眼四周,你一个人来的?

    左冷馋说,杀你,我一个人足矣。

    我哈哈大笑,你应该多带几个人一起来,这样,黄泉路上,也多个人照应。

    左冷馋怒斥一声,左手剑出鞘,顺手挥出嵩山十七剑,十七朵剑花先后如疾风骤雨般劈来,有楼听风之前应对,我照方抓药,在第十三、十四剑之间,赤霄剑递出一剑。

    当啷。

    左冷馋急退,脸上阴晴不定,今夜这嵩山十七剑,已被两次破去,显然出乎他意料。

    左掌门是不是觉得很眼熟?来试试这一招!

    我向前冲去,剑换左手,三剑如品字形,施展出嵩山派一剑三穿心,倒也有七八分神似,朝左冷馋刺去。

    左冷馋大吃一惊,又匆忙而退,你究竟是谁?

    一个想钱想疯了的人。

    左冷馋剑招变得凌厉,与我斗在一起。

    嵩山剑法果然高明,虽不是世间一流剑法,但左冷馋浸淫多年,经验老辣,不过我也身经百战,身上杀气愈凝重。

    顷刻间,两人交手数十招。在两人错身之际,左冷馋斜撩一剑,刺向我左肋,我回剑横档,左冷馋嘿的一声,长剑左手换右手,一道剑气从激射而出。

    我暗呼糟糕,我算计了左冷馋的武功,却未料到,他竟还有右手剑。

    赤霄剑回抽已来不及,体内真气流转,前冲的身形如撞上不存在的墙一般,强行将

    本章未完,请翻页身体向后拉回,这才堪堪躲过这一击。

    此招极耗内力,心中一阵烦闷,如被两人撕扯一般难受。

    左冷馋右手持剑,剑风忽然变得异常诡异,剑身周围,蒙着一层白霜,周围空气,瞬间冷了下来。

    长剑如罡,剑身划过,泰山石碎,我向后撤几步,挥剑跟他硬拼一记,一阵寒意侵入体内,真气如凝霜,若是普通人,经脉恐怕早已凝固而亡。

    我体内真元乃惊神阵所取,又经噬灵珠改造,噬灵珠乃世间最邪之意,这种诡异的真气,正好激丹田内噬灵血滴,噬灵血滴吞噬真元,显得兴奋异常。

    左冷馋几十招未能擒下我,心中暴怒,双目如火,如入魔一般。我心说罢了,运气半寸河山,一拳砸在他胸口。

    左冷馋口吐鲜血,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你不是五岳剑派的人!我说左掌门记性不太好,在下泰山派秦三观。

    左冷馋眼神闪烁不定,你究竟想怎样?

    我说五岳剑派合一,本来是件好事,左掌门却因一己私欲,作出残害同门的勾当,我没有当众揭穿你,是觉得五岳合一来之不易。你有两条路选择,第一,你若识趣,退出宗主之争,我帮你保守这个秘密;第二,你强行出头,我便将此事公布天下。

    左冷馋说,你威胁我?

    我说,论武功,你打不过我;论江湖地位,我师兄是大明国师叶良辰;论背景势力,天下十八路州六扇门总捕头,见了我都要下跪。所以,我哪里是威胁你,我分明是恐吓你。

    左冷馋终于色变,你是中原镖局秦三观?

    我微微一笑,我是泰山派秦三观。

    第二日,嵩山派左冷馋宣布退出剑宗宗主之争,经过第三次选举,刁德一如愿以偿当上了五岳剑宗宗主。

    只是恒山掌门之死,给五岳合一蒙上了一层阴影,楼听风背上了莫须有的杀人罪名,刁德一宣誓就职时,左冷馋脸色铁青。

    散会之后,刁德一来到左冷馋面前道,左掌门高风亮节,肯让出宗主之位,真是让刁某人佩服之极。

    左冷馋恨得直嘬牙花子,望了我一眼,说道,左掌门武功高强,门下弟子更是深藏不露,左某甘拜下风。

    刁宗主哈哈一笑,左掌门说笑了,各位掌门,今日我泰山派备下流水宴,大宴三日,还请赏光。

    左冷馋说,泰山派的饭,在下不敢吃啊,我还是回嵩山派吃茶蛋是了。说罢,就要带嵩山弟子离开。

    刁德一喊道,嵩山派听令!

    众人纷纷瞧来,刁德一接着道,我以五岳剑宗宗主名义,命令你们坐下吃饭,你们敢抗令不成?

    刁德一刚当上宗主,就对自己指手画脚,号施令,左冷馋心有抑郁之气,来到酒席前,一口气喝干一坛泰山女儿红,将坛子摔碎,谢宗主赐酒!说罢,带领众人下山。

    恒山派定阳带弟子前来辞行,刁德一面容和蔼,说本来此等幸事,腚闲师太却惨遭不幸,你们放心,我身为宗主,定会捉拿凶手,为师太报仇雪恨。

    恒山派谢绝了刁德一派人护送掌门遗体回恒山的提议,纷纷告辞下山。场中只有华山派、衡山派,刁德一带弟子与两派饮酒,烂醉如泥而归。

    本章未完,请翻页我早早下山回到泰山派,跟秦博艺打听余小山教习下落,结果余教习去年便已离开了泰山派。

    从赵天豪、孟金平口中得知,这余小山,极有可能就是当年与赵天豪一起失踪的岳少霆,心中难免觉得可惜。

    第二日,五岳剑派合并、刁德一当选剑宗宗主的消息,通过晓生江湖的专刊在江湖中流传出来,当然,其中选举过程中的种种不愉快,都被刁德一用银子粉饰的一团和气。

    晓生江湖升级了江湖门派排行榜,五岳剑宗排行第九,排在崆峒派之前,摩尼教则因为控股了晓生江湖股权,这次排行榜,魔教综合实力仅次于少林、武当,排在第三位。

    刁德一代表五岳剑宗表声明,宣布坚决拥护慕容盟主的领导地位,坚持一个武林大会的原则,走和平崛起之路,并公布了与其它门派求同存异、和平共处等五项基本原则。

    刁德一却也好手段,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也不着急进行竞选时宣称的改革,而是在泰山论剑之后不久,将东西南北四个弟子派到了其余四派,作为巡视员,并不干涉各派内务。

    在泰山派又住了两天,我指导了秦博艺的武功,这小子倒也肯学,悟性高,品行也不错,我将泰之有道、大盗之术的武功传授与他。

    石头在我客栈前跪了,我并未理他,倒不是说他心术不正,只是他功利、势利心太重,不为我所喜。

    本想回趟家,但要赶在六月中旬赶回京城,于是写了封信,并寄回去一些银子。

    从去年孟悦来了一趟东平,家中日子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田产如今有近千顷,东平县一些暴利生意,如绸缎庄、,也有秦家的干股,据说如今老爷子在东平县地位然,跟当地知县称兄道弟。

    这些虽不是我本意,却是朱润泽带来的实实在在的红利。

    正是如此,我的利益与太子朱润泽、孟悦等人绑在一起,此刻我更加体会到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八字的含义。有时候,心中厌倦这种生活,心想带着纪君璧远走高飞,可是,仅限于想想而已,转过天来,还得硬着头皮,往前迈步而行。

    去年七月下旬离京,如今将近一年。

    六月初二,京城在即,生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感。去年离京时,豪气冲天,如今归来,武功高了,胆子却小了。

    柳清风、薛鱼儿还没回来,估计在路上腻歪,耽搁了行程。

    我并未直接去镖局,先去登闻院那边打听了下情况。孟悦去江南公干了,谢德龙跟梅川早就回来了,两人在双井轩设宴招待我,喝的烂醉如泥。

    去年临走前,我预交了两年房租,房东人也不错,定期来给我打扫房间,晃悠悠回到住处,院子内郁郁青青,种满了瓜果蔬菜。

    顺手摘了根黄瓜,推门而入,茶几之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

    出门饺子回家面。

    贾茗如是说道。

    本章完

百度搜索 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天涯 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