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三十八章 赌赛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百度搜索 玄门小圣传 天涯 玄门小圣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大佛台上四千多天选者见邵华跃上高台,替道信求情,更是甘愿代师受罪,不禁暗暗赞叹其孝心。&bsp;

    风竹眉毛一挑,微微一笑道:“小娃娃,一个月前,在那大佛台金门前,你可是与道信断绝了师徒关系,如今为何又来替道信求情?”

    邵华再鞠一躬,道:“前辈,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道信大师虽与我没了师徒关系,却犹如我的父亲一般,当儿子的岂能见死不救?”

    此时被攥在空中那大手虚影中的道信低头冲邵华大喝道:“孽徒,我与你再无半点关系,赶快给我滚出天台宗!滚出去!”

    邵华全然不理道信的呵斥,再道:“素问前辈乃是明事理之人,更是胸怀宽广,修为高深,还请前辈成全了小子,放了道信大师。”

    风竹哈哈大笑道:“好一个代师受罪,邵华,你看这天台宗,全然无一人前来为道信求情,那些小和尚更是畏畏缩缩,慌张至极。倒是你一个被逐出师门的人第一个来求情,这是为何啊?”

    邵华坚定道:“前辈,天下之人,莫过于儒释道,儒教修心于俗世,不求长生。佛道尽皆求仙成佛。不管三教如何,都讲一个修心。做人,莫过于问心无愧。今日晚辈若见师尊蒙羞受辱而无动于衷,还有何脸面再谈修心?”

    天下宗门闻得邵华此言,有的低头暗自思索,有的恍然大悟。更有人为天台宗的不作为而感到一丝的不屑。

    “好一个修心!”风竹冷哼一声:“邵华,看在你如此重情重义,前几日又帮过我徒弟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半个时辰内,将僧璨带来见我。去吧!”

    邵华闻此,一个翻身飞向空中,朝半山腰上,法华寺中飞去。

    各大门派议论纷纷,交头接耳。风竹一挥手,道信掉落于法台上。

    风竹落于法台上,盘腿坐下,闭目养神。那道信虽无束缚,却不敢逃走,只能也盘坐于法台上,默默念诵经。

    不一会,天台宗上千弟子快涌上大佛台,将天台山山顶的大佛台围了个水泄不通。更是虎视眈眈的望着法台上的风竹与道信二人。

    各大门派默契的将神风阁众人空了出来。又有天台宗弟子持兵器赶到,将神风阁众人围在了中央。

    法华寺中,僧沁,道明,神光,神青四人俱在。

    神青心急道:“师伯,如今道信师兄已被那风竹困在大佛台上,我们为何不去营救,反而于此处拜佛?”

    僧沁眯着的双眼微微一睁,瞥了神青一眼,毫不在意道:“道信命中有此一劫,不必相救,时机到了我自会带你们前去。现在最重要的便是拖时间!”

    说完,拿起三炷香,缓缓为佛像敬上。

    在圣东帝国不知名的一处森林中。弘忍,萧瑟,慧明,慧能赫然齐聚!

    萧瑟道:“弘忍大师,天台宗早就堕入魔道,晚辈与师弟风竹一百年前便有所怀疑,直至前半个月,终于让我借助圣东女皇拿到了证据!”

    慧能尽皆一惊,弘忍面无表情,道:“萧施主有何证据?”

    萧瑟忙道:“大师,你且看这是什么?”

    萧瑟右手一挥,一道紫光闪过,手中漂浮着一颗鸡蛋大小的紫黑色水晶球。仔细看去,这黑球中好似有无数细丝来回晃动,散着一股股的阴气。

    慧能二人见此黑球,大惊失色,不由道:“这是何物,为何有如此重的怨气!”

    弘忍眉头一皱,面露不忍之色,心痛道:“萧施主,这黑球中可是千万缕生魂啊!天台宗罪孽滔天!罪孽滔天!阿弥陀佛。”

    萧瑟咬牙道:“不错。这魔球中正是无数冤魂。此黑球名为啖魂珠,乃是魔族之物。却不知为何落入天台宗之手。百年前,那僧璨暗自收取生魂,见那灵魂强大的,竟暗自杀之,夺其魂魄。我三师弟风竹的妻子便是如此惨遭杀害,事后三师弟赶到,那僧璨虽然后悔自己杀错了人,却已经于事无补。”

    萧瑟说完,再看弘忍,见弘忍黯淡无神的双目竟有两颗清泪落下,落于地面,那花草都繁茂了几分。

    慧能慧明二人见此,急忙关心道:“师尊……”

    弘忍挥手打断道:“萧施主,天台宗枉为佛门弟子!如此行径,定堕入地狱,永世不得生!却可怜了这无数的枉死冤魂,受了一百多年的无妄之灾。”

    萧瑟道:“大师,这啖魂珠不止一颗,在天台宗的密室中,还有上百颗,晚辈怕打草惊蛇,故此只取其一,以此作为凭证。”

    弘忍哀叹一声,道:“阿弥陀佛,贫僧定助萧施主为这无数冤魂度于天台山上!让那罪恶滔天之人永堕地狱!”

    此时的天台宗大佛台上。早就被天台宗弟子团团围住。更是将神风阁众人包围于其中。只是叶笑天带领着神风阁众弟子与包围圈内谈笑风生,丝毫不以为意。

    忽的一声长啸,又有两道人影从山下飞上山顶大佛台,径直落在白玉地面上,见此二人,衣着金色袈裟,原来是神光,神青二人。

    神光仰手指向法台上盘坐着的风竹,大喝道:“风竹老贼,还不快快放了道信师兄,免得丢了性命!”

    风竹瞥了神光一眼,淡然道:“还有一会功夫,半个时辰就要到了,僧璨再不来,道信可就要没命了!”

    道信闻此,顿时身上一个激灵。台下各个宗门也是一惊。

    神光哈哈大笑道:“风竹,你敢取我师兄性命?你可知你的宝贝徒弟现在在何处?”

    风竹闻此,大怒!

    叶笑天却摇头微笑,成竹在胸。

    风竹大喝:“天台宗好胆!羽要是有一丝一毫的损伤,我让你们整个宗门陪葬!”

    神光又是大笑道:“风竹,你的宝贝徒儿一个月前无故杀死蛟龙族二太子,又出言侮辱佛门,如今早已被我等擒拿!试问,你神风阁得罪得起蛟龙族加上我天台宗吗!”

    话音刚落,下方蛟龙族大太子龙穆青脸色一黑,硬着头皮上前对风竹喊道:“风竹前辈,二弟他一个月前出游至今未归,敢问神光长老所说可是实情?”

    风竹愤然起身,喝道:“小蛟龙,羽他自一个月前与我分别,至今未见他身影,不知可否与你蛟龙族有关!”

    龙穆青大惊失色,连声道:“前辈,此事与我族万万没有关系!万万没有啊。”

    神光神青见龙穆青如此模样,心中暗恨其窝囊。

    蛟龙族中两个神情紧张之人,暗自咬牙,:“这龙穆青忒不济事!”说罢,其中一人飞身上前,指着法台上的风竹大喝道:“大胆风竹,那日羽无故挑衅我二太子,当着我二人的面将其杀害,如今又来欺辱天台宗,当真罪不可赦!还不交出羽有我们处置!”

    龙穆青见此护法出来呵斥风竹,眉头一皱,又道:“风竹前辈,令徒失踪之事我们确实不知,但令徒杀害我二弟却有我族中人前来证明,不知前辈,此事该当如何?”

    被天台宗围困的静念悄然对身边的叶笑天传音道:“师祖,这大太子不简单啊。”

    叶笑天笑而不语。倒是诸葛瑜睿对众人道:“师祖,这天台宗在拖时间!从一个月前的宗门切磋就开始拖时间!可惜,弟子如今才反应过来,但不知他们有何阴谋!”

    叶笑天笑意更浓了,低声道:“无妨无妨,且看接下来这天台宗如何处置。”

    诸葛瑜睿见叶笑天毫不在意,又是问道:“师祖,羽一个月不现身,您早就料到是出了意外,但为何您和风师祖却不前去寻找,非要到今日,弄得十分被动。”

    言语间,诸葛瑜睿却是有一丝埋怨之意。也想来合情理,诸葛瑜睿乃是宰相之子,凡事都是他掌握主动权,何时陷入过被动?如今羽很有可能是那天台宗动了手脚,导致神风阁如此被动,这感觉让他非常不适应。

    叶笑天闻此,笑意更浓了,更是不再言语。

    法台上,风竹面无表情,对龙穆青沉声道:“一切等见到羽再做分辨。”

    “恐怕你见不到了!”一声苍老的长喝之声从山下传来,三道身影飞上落在大佛台上。

    僧沁带着道明与邵华站在白玉台上,冷眼望着台上的风竹,又撇一眼旁边的道信,再看向被围困于中央的神风阁众人,当看到叶笑天时,僧沁的眼神中露出一种不自然。

    “风竹,”僧沁的薄嘴唇缓缓张开:“你恐怕再也见不到你的宝贝徒弟了。”

    风竹再也坐不住,缓缓起身,道:“僧沁!将羽和僧璨交出来!若说一个不字,天台宗将毁于顷刻!”

    僧沁摸一下自己的鹰钩鼻子,嘿嘿笑道:“风竹,要我师弟现身不难,不过要见羽可就难了。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赛,如若你赢了,我定会将羽还给你,我师弟也会来与你做一个了断!”

    风竹双眼一瞪,气道:“谁与你打什么赌!将羽交出来!”风此时一肚子火气,如何还有心思打什么赌赛!

    僧沁脚下生风,悠悠飘到法台之上,面对着风竹,又是笑道:“风竹,此时可由不得你!若说一个不字,羽将神魂俱灭!”

    叶笑天暗自传音道:“师弟,答应他!”

    风竹何时受过如此威胁,金丹凝聚真气,便要与那僧沁交手!刚要动手,脑海中却传来了叶笑天的传音,风竹无奈,长呼一口气,道:“什么赌赛?”

    僧沁冷笑道:“很简单,如今天下名门尽皆齐聚我天台宗,你神风阁竟当着天下宗门欺辱我宗门,当真可恨!如今宗门大比,正好抽签的对手又是你我宗门。不如派各自宗门中百岁以下的三名弟子进行比试,一人得胜不下擂台,可以继续比试,直至一方三人全都失败。如果你赢了,我将羽交给你,并让我师弟出面,如果你输了,羽便死了。”

    风竹道:“我答应你。”

    僧沁抚掌朗声道:“各位同道,今日天色已晚,还请各位各自回客房,待到明日,且看我天台宗与他神风阁比个高低!”

百度搜索 玄门小圣传 天涯 玄门小圣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