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7章 添油加醋说坏话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周家人口简单,周秀才和老周氏生了两子一女,老大周学年今年三十二了还是个童生,每年下场考秀才都考不过,周秀才去年年前还没等到儿子中秀才就两脚一蹬走了。

老二则是独女周英梅,还有一个老来子周学礼,今年也才十六,连妻子都还没娶,随着寡母和大哥一家生活。

周学年娶妻鲁氏,同样生了两子一女,大儿子大军今年十五,女儿周秀儿十三,小儿子二虎才五岁。

周家在窝子村也是独门独户,周秀才是九代单传的老秀才,到他这儿,终于生了两个儿子,又是秀才,可惜到死了,也还只是个秀才,而寄予厚望的大儿子周学年比他更不如,这么多年还只是个童生。

偏偏周学年自持是个读书人,坚持不懈的,逢科举必上场,却也是个逢考不过的,他还不觉得自己资质有问题,而是个大器晚成的。

所以,周学年是个心高气傲的,更还是个迂腐的,这不,听了老婆的告状,脸就黑了下来。

鲁氏和他夫妻多年,早就把夫君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这些年他考不中,就把错都搁到了小姑子身上,认定是她坏了家中的风水,未婚先孕,败坏了周家运数,故而他才考不上秀才。

所以周学年对小姑子两母女,向来是憎厌的,早些年要不是公公护着,他早就对那母女俩出手了。

“夫君,你是没看到五福那小蹄子拿着竹子瞅我的眼神,哎哟,简直比狼崽子盯人还要狠毒呢,想杀人似的,忒是可怕。”鲁氏一边瞄着他的脸色,一边继续添油加醋,道:“我再怎么不是,在礼法上还是她的舅母吧?她对我没个礼数也就算了,却一副想吞了我的样子,哎哟哟,果然是有娘生没爷教的,要传出去,只怕对夫君你的名声更不好……”

“够了!”周学年一喝,踢翻了脚下的水盆,盆中的水倒了一地。

鲁氏脸色微变,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男人。

周学年那张比农村汉子要俊的脸上黑沉沉的,一双眼睛,眼皮有些耸拉,也不知是因为这些年的不得已还是时运不济,看着倒没什么读书人的儒雅,反而是有几分阴冷严肃。

“夫君,我,我也不是故意要提,就是觉着这对母女晦气,你说,要不是她们这对扫把星带来的晦气,夫君你怎么会屡试不中?别说秀才,说不准早就是举人老爷,是官老爷了……”鲁氏的声音在他的瞪视下渐渐低了下去,矮着身子去收拾地上的水盆。

“英梅还作着美梦,说那男人来接她们呢,不来接,就不能去找?走了也好,我们也能清静了,晦气都没了,以后儿子闺女们说人家也不会有人说道咱们周家名声不好。”鲁氏嘀咕着走出去。

周学年看着婆娘的背影消失,冷硬的嘴角抿了起来,想起山上的那对母女,眼中阴霾又深了几分。

桂娘说得也有几分道理,这对该死的丧门星祸害周家也够久了,好运气都被她们给磨得不来了。

周学年歪在床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想着心事。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