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68章 懷疑!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看,天網又更新了。 章節更新最快”飛機上,一個女孩捧著平板電腦,壓低聲音興奮地叫了一聲。

    “哇!好棒!又有孩子被找著了?”她身邊的同伴立刻靠過來,兩人頭湊在一起,目不轉楮的看著網頁最新上傳的視頻。坐在他們旁邊的乘客听到了,也有人立刻拿出電腦搜索天網的頁面,轉眼間網上就有了許多條關于天網這次更新的評論。

    鄭怡柔也打開筆記本電腦翻了翻,笑容不自禁的浮現在臉上,還把屏幕轉給丈夫看︰“你看看,這孩子被拐賣三年、轉手了好幾次,也不知道天網是怎麼把人給找到的。糖國的人販子真是太猖獗了,謝天謝地,還有天網能制得住他!”

    看到屏幕上親人相認是熱淚盈眶的場面,金?i劬Ψ路鴇淮掏戳艘話悖  酚行┤駁廝擔骸霸詵苫喜灰 賢!br />

    “怕什麼,離降落還早著呢!”鄭怡柔興致勃勃地在網上的留言區發評論,跟好些陌生的網友一起為那孩子和他的家人送上祝福。

    金?蛪e 廡   卵壅終謐⊙劬Γ 艙謐x慫成系牡s嗆推1埂br />

    他不是不為天網的所作所為和神通廣大而感到贊嘆,只是,當發現天網和烏鴉可能有聯系的時候,他听到這個名稱就會覺得心煩。

    每年過年的時候,也就是治安局最忙的時候,金?n 皇且蛭 ?饜枰 腦 潁 裁話旆ㄔ謖飧鍪奔淶市來。如今過年的氣氛還沒有完全散盡,他和妻子鄭怡柔就要回a市去了。獨子金陽假期還有十來天,因此還能在b市留一個星期左右。

    以往把金陽獨自留在b市他們是不擔心的。畢竟他們夫妻都忙,很少有時間照看孩子,金陽從小就學會了自己照顧自己。待在b市的爺爺奶奶身邊,他反而能得到更多的寵愛,能像個孩子一樣撒嬌耍賴,比在a市還要自在些。

    但今年不同。今年,環繞在金陽身邊的,是一群身份神秘的調查者,和可能存在的一個亦黑亦白的暴力組織。

    金@苣嚴嘈拋約旱?可屏嫉畝泳谷桓庋桓鏨比俗櫓 辛 擔 謁睦鋃右恢倍際悄歉鱍姥姥?鎩?裁炊疾歡 暮 印5 傻閭 啵 退闥僭趺錘涌 眩 嘉薹ㄎ?牡廝鄧侵 涫裁戳 狄裁揮小br />

    懸賞通緝犯的落網工作,就從a市開始。而在那之前,金陽剛剛把他文件櫃里的懸賞通緝令都復印了一份;

    金陽前腳差點出了車禍,後腳潛入a市身份神秘的野狼雇佣軍就被暴露了藏身地點;哪怕他們更換了住處,也很快被烏鴉透露給刑偵一隊;最後更是一個不留,唯一的一個活口也被殺了;

    金陽被綁架,然後綁架他的人除了幾個不知情的嘍?@醞餼 簧保  值娜艘丫 啡鮮 就是烏鴉中的神秘殺手;同時國外四個暴力組織盡數被剿滅,前去調查的人各國先後派了十幾批,仍然弄不清楚剿滅這些武裝勢力的到底是什麼人,又擁有什麼級別的火力,目前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烏鴉組織。

    在穆拉等勢力被剿滅之前,烏鴉只是一個活躍在網絡媒體上的影子,雖然信息情報能力很強,雖然它可能有一些能力很強的行動人員,但一來其立場大體上還是在法律和公義方面的,二來網絡的破壞能力有限且可控,網警針對烏鴉可能會造成的網絡危害也有預案,因此這個神秘的存在並沒有引起高層足夠的重視。最多最多,有些人對烏鴉的能力愛才若渴,希望在抓住烏鴉以後,可以將其人員免去罪責,吸收進政府部門工作。

    但在那些武裝組織被瞬間剿滅之後,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烏鴉”這個名稱瞬間被拉響了一級警報。

    ——倘若做了那些事的真的就是這個一直只對抓捕通緝犯有著莫大興趣的烏鴉,倘若糖國內部真的存在著這樣一股勢力……或者換個角度,如果烏鴉只是國外某個龐大勢力的一角,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揪出烏鴉,勢在必行。別說他金堹a櫻 退閌親芤樵背?畝癰諮懷渡狹斯叵擔 不 詹椴晃蟆br />

    好在,金老爺子累累功勛尚在,金陽本人過往的經歷也清晰可查,沒有任何疑點。他和烏鴉所謂的“關系”,可能是一個陰謀,可能是烏鴉想要吸收金陽,也可能他就只是被對方豎起來的一個□□……要不是像這樣只有疑點卻沒有確鑿證據的話,金陽絕不會只是現在這樣處于被監控的狀態。

    但作為父親,金縑@潰 鷓粼謖餳律希  皇峭耆 薰肌br />

    他曾經找金陽談過兩次,在回a市之前百忙之中還抽出時間進行了一次父子之間的對話。但金陽一踫到關鍵問題,就含糊了過去。金?蚐羲儊q劍 鷓羰竊諼 ?攀裁慈耍  松踔斂幌 米約合萑氡換騁傻木晨鮒小br />

    ——是誰呢?

    金霅t跏塹諞皇奔洌 突騁傻攪艘桓鋈恕br />

    ——容遠。

    他看過刑偵隊對烏鴉成員做出的側寫,容遠跟其中的一個人相似度很高。

    【謹慎,自信,智商極高,朋友很少,從事環境比較單純的職業,比如學生。】

    側寫的結果是這樣寫的,在看到報告的時候金艉g 滔氳攪巳菰叮 筆敝瘓醯檬親約憾嘈模  暇怪窒鋁嘶騁傻鬧腫印v 蠼鷓舨畹慍齔禱觶 詵 治諮灰膊?艘皇趾螅 嗔 嘆團閃巳聳置孛艿韃槿菰叮 彌 誄禱齜?院笫賈嶄鷓舸諞黃穡 揮腥魏我斐5木俁  踔亮 煌 緇岸濟揮寫蜆t諭ㄑ豆 鏡募鍬賈校 氖只依 墓袒岸際前諫瑁 私鷓艉蛻偈父隼鮮 屯 ?岣虻緇耙醞猓 約捍永疵揮兄鞫  倒裁慈恕h粘i鉅不臼譴蛹業窖 5牧降鬩幌擼 級崛? 瀉褪型際楣藎 喲?娜酥忻揮腥魏慰梢扇宋鎩br />

    最具有說服力的是,也許是因為經濟拮據的原因,他家里連一台電腦都沒有!他沒有小企鵝,沒有微博,就是手機也是前段時間才剛買的。

    ——試問一個生活在大都市里卻基本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從不主動對外界溝通交流的學生,怎麼可能會是烏鴉這種組織的一員?再不濟,情報的上傳下達還是需要通訊工具的吧?

    而且金?n倉 潰 鷓粢蛭  曄鋇哪羌攏 勻菰侗?鷗屑?托殖?愕墓匕  椋 運幌蠔 展恕5 菰斗從ψ蓯搶淅淶   芯跛 皇嗆茉諍踅鷓簟︰ 倨詡浣鷓粼市過年,他們兩人平均一兩個星期才會打一次電話,還都是金陽主動撥過去的,說不了幾句,容遠就會不耐煩的掛斷。

    相比之下,金陽還有很多隔三岔五就會一起去打球的小伙伴;在學校里總是圍在他身邊的同學;每次去遠足、旅行、看比賽的時候都不忘叫上金陽一起的鄰居家的那幾個孩子……任哪一個,看起來跟金陽的關系都比容遠要親密的多。

    對容遠的懷疑最終被打消,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金晪卍h鑫諮徽庵腫櫓 惺裁純梢暈尤氳牡胤健br />

    錢財?權勢?地位?正義?從容遠的眼中從來都看不到對這些東西的追求。他聰明又驕傲,孤僻而冷漠,感覺與整個世界都格格不入——雖然在火災那件事中金?a 秩菰兌燦猩屏嫉囊幻媯  嗍焙潁 際喬逍芽酥頻模 呈值那榭魷驢贍芑嵐鎦鶉耍  換崳 恕拔 ?濉被蛘摺俺晌 ;?鞘械牡叵掠 邸閉庵致 榻諞謊睦磧裳股獻約旱奈蠢礎br />

    換句話說,他想要什麼,憑自己的能力就可以得到,沒有加入黑色世界或者神秘組織的動機。

    ……………………………………………………………………

    “為什麼你們都認為烏鴉和天網有聯系?我覺著他們差別挺大的。”光著腳丫坐在地毯上的邵寶兒鼓著腮幫子說道。因為金陽回了家,監視任務交給了周雲澤,她就被何欣抓了壯丁,不得不跟她在賓館的房間里整理天網的資料。

    “哦?什麼差別?”何欣盯著自己電腦上的不斷彈出來的窗口畫面,隨口問道。

    “簡單啊!”邵寶兒掰著手指頭說︰“關注的城市不一樣,著眼的問題不一樣,行事作風也完全不一樣。烏鴉是挺危險的,但是天網我感覺很好啊!當然啦,我知道它們情報收集的能力都強的可怕,但一個勢力能做到的事,其他勢力能做到也不奇怪吧?牛頓和萊布尼茨不就差不多同時創立了微積分嗎?”

    “讓人懷疑的,不是它們相同的部分,恰恰相反,正是它們不同的地方讓人覺得違和。”何欣抬起頭說︰“回想一下,烏鴉通報通緝犯的時間、地點和罪行程度隨機性都很強,但它的通報信息卻非常嚴謹、具體、精煉,還會制定出近似完美無缺的行動計劃;而天網呢?從創立以來,它發布視頻的時間都精確到秒,要知道天網這個網站並沒有定時上傳的程序,所以這一過程有很大可能是手動完成的,尤其是改版以後的天網,看上去簡直像是個完美主義者,但它發送到尋親者手中的信息呢?卻並不像它表現出來的一樣理性,而是……體貼,溫柔,有種讓人信賴的感覺,但內容的精確性卻不如前者——這種差別,仔細想想,不是很有趣嗎?”

    邵寶兒听得呆了,她想了會兒說︰“你是說……有人刻意把它們表現的不同,其實是想掩蓋兩者系出同源的事實?”

    “誰知道呢?”何欣聳了聳肩膀,繼續工作的同時說︰“有關還是無關,都只是猜想。在更多的線索出現以前,也僅僅只是多了一個調查的方向而已。”

    邵寶兒哀嚎一聲︰“就為了一個猜想,你就讓我休息時間來加班還沒有加班費?太過分了!我申請上網半小時,不然我就罷工!”

    “不行。”何欣冷酷無情地拒絕她,冷冷道︰“不管是烏鴉還是天網,在網絡上的能力都是我們望塵莫及的。在沒有能力預防它們網絡入侵的時候,斷絕一切可能被竊取信息的渠道是基本的工作要求。”

    “你殺了我吧!”邵寶兒木木地說︰“不能上網,沒有手機,人生還有什麼樂趣?”

    何欣看她的神情心生同情,安慰道︰“放心吧,過兩天新的手機就會發下來,是最高的通訊安全等級,到時候通話就不受限制了。”

    邵寶兒更絕望了,問︰“你說的……不會是那種黑炭頭吧?”

    何欣點點頭。

    ……………………………………………………………………

    “這份資料……已經證實了嗎?”s市的宿舍里,容遠坐在床邊,聲音低沉地問。

    “是,已經從各個方面驗證過了。”豌豆答道。

    容遠嘆了口氣,往後一倒躺在床上。好不容易得到的線索就這麼失掉了,就算是他也不由得感到失望。

    通過對那張照片發帖人的搜索,發現了那個人的注冊郵箱,進而找出了她的真實身份——是a市一所三流大學的新生,很普通的一個女孩,但從那天以後一直是失蹤狀態,那個帖子,恐怕就是她失蹤前留下的最後一則信息了。

    容遠手蓋在眼楮上,沉默了一會兒後,說︰“豌豆。”

    “在。”豌豆立刻應聲。

    “把那張照片——不管是網上的還是被私人保存的——全部刪掉。”

    “是。”

    “還有……查一下在那三天,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