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287章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百度搜索 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天涯 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左冷馋一旁道,如今之计,趁时间尚短,贼人还未逃远,赶紧捉拿犯人才是正事,而不是说那些大义凛然的风凉话。┡文&bsp;学┡『迷ん..

    刁德一不悦道,左掌门几个意思?

    左冷馋正欲火,淡腾出言道,两位掌门,师父被淫贼所害,尸骨未寒,两位掌门请自重。左冷馋一甩衣袖,冷哼一声。

    刁德一问悦来客栈掌柜,事之时,有无可疑之人在客栈出没?

    客栈摊上人命,掌柜脸上跟哭丧似的,说道:当时天色已晚,大家正要睡下,突然听到贵宾房有吵闹之声,我派了伙计去观瞧,谁料伙计刚走没几息,就传来一声惨叫,我们跑过来时,伙计已经断气。

    刁德一说,腚闲师太武功高强,能够在不惊动别人情况下杀死她,排除用毒的情况,要么是武功奇高,要么是至亲至近之人。

    弟子淡腾突然道,前两日,江湖采花大盗楼听风来到泰山,在悦来客栈与我们产生口角,若不是师父阻止,恐怕当时就动手了。

    左冷馋望乐淡腾一眼,那么说,这杀害腚闲师太之人,极有可能是号称天下第一淫贼的楼听风了?

    宋无钱道,岂止是极有可能,那简直就是一定的。那表情,就仿佛像他亲眼所见一般。

    这时房内有几名弟子出来,面容悲恸,腚闲师太死后,恒山派众人没了主心骨,当中辈分最高的是大弟子淡阳,说已与师太整理好遗容,请几位掌门移步,为敝派主持公道。

    四大掌门走进内房,其余人等在院内。毕竟死者身份特殊,又是一派之主,过了明日,鬼知道江湖上流言会变成什么样。

    我释放经纬真气,内房众人声音传入耳中。

    左冷馋道,腚闲师太深中十六剑,其中致命一剑乃胸口之处,从伤口来看,行凶之人应当是右手剑。

    刁德一冷冷道,也不排除为了掩饰左手剑,故意用右手行凶的可能。

    左冷馋说你又几个意思?

    刁德一说,跟你一个意思。

    薛仁凤娘娘腔声传来,太残忍了,那楼听风也太丧心病狂了,师太身中十六剑,都快被捅成马蜂窝了,竟还有心情施暴?

    左冷馋说,怎么说话呢你,给我出去!

    薛仁凤摔门而出,我上前问道,什么情况?

    薛仁凤说,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一般来讲,身中那么多剑,应该满屋是血,血却只留在床上。现场也没有用毒的痕迹,依我看,要么是师太穴道被制,要么是对方武功太高,来不及反应。

    以我所知,楼听风向来只采花,不谋命,怎么会在此时加害腚闲师太?而且,嵩山派那么多年轻貌美女弟子,为何他却选中腚闲师太,有些想不通啊。

    其余几个掌门走出来,左冷馋用河南话道,惨无人道!宋无钱湘南口音道,丧心病狂!刁德一道,木有人性!

    左冷馋说以楼听风作案的惯例,但凡作案,从不会只做一例,而且第二例更明目张胆,美其名曰好事成双。这人刚愎自用,傲慢成性,越是有难度之事,他做起来越是觉得刺激。这几日,恒山派各位师侄若不方便,我嵩山派自愿派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保护。

    刁德一冷冷道,左掌门严重了,这里是泰山派地盘,出了事有我们罩着呢。左冷馋说可不是咋的,腚闲师太就被你们照顾死了。

    一句话把刁德一呛得不轻,左冷馋接着道,如今泰山论剑,讨论五岳合一之事,恒山派不可一日无掌门,依我看……

    淡阳说道,不劳左掌门费心,按照我们恒山派规矩,掌门由副掌门定养师叔担任,我们明日就启程,将师父遗体送回恒山。

    恒山派的掌门推选也颇有意思,掌门之下,设立副掌门一名,平日里不管派内任何事务,一旦掌门身亡,副掌门接替掌门之职务。这左冷馋不会不清楚,想干涉恒山内务,结果碰了一鼻子灰。

    那明日选举之事?

    淡阳道,我恒山派本就是五岳剑派一员,至于宗主之位,谁能为我师父报仇,捉住那作恶之人,我恒山派就选举谁为五岳剑宗宗主。各位掌门,天色不早,我们要为师父尽孝了。

    出得悦来客栈,左冷馋道,刁掌门,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

    赌什么?

    赌捉住采花大盗楼听风之人,必是我嵩山派!

    刁德一说吹牛也不怕闪了舌头,赌就赌。说罢,带着众人离开悦来客栈。我住在这里,这种捉人之事,轮不到我来操心,于是返回房内。

    虽未进房内,但据薛仁凤等人所说,这腚闲师太之死,恐怕另有隐情。楼听风武功虽高,但腚闲师太也是一派之主,三品高手,若要不惊动别人就杀死他,至少也是一品高手。

    腚闲虽然美艳,但毕竟四十余岁,是半老徐娘,楼听风之前挑的对象都是二十岁以下少女,按理说一人的口味不会轻易变。

    动机?

    今日恒山派犹豫不定,投了弃权票,如果不出意外,非要恒山派投票的话,根据前日刁德一跟腚闲说的那番话来看,恒山派极有可能投给泰山派,那么嵩山派左冷馋杀人动机极大。

    在场众人,能轻易杀死腚闲的,也不过四五人,杀人时左冷馋又不在现场,如此一来,令人头痛啊。

    半夜起来,只觉口渴,抹黑去桌子上拿水喝,听到隔壁有人推门,翻墙跃出悦来客栈。我心觉有古怪,出门,释放经纬真气锁定对方,远远跟在后面。

    看身影,应是恒山派那名叫淡腾的弟子,大半夜她不给师父守灵,偷偷跑出来作甚?

    来到一处荒废的破宅院内,淡腾越入府内,见过左掌门!

    接着传来左冷馋的声音,我不是说过,没什么事,不要来找我嘛,今夜为何还要约我见面?

    淡腾道,莫非左掌门忘了答应的事?我杀那老秃尼,你助我登上掌门之位。

    在腚闲毫无反应下杀死她,除了武功高强之外,也有可能是身边之人,难怪当刁德一分析时,左冷馋将话题岔开。

    如此一来,形势豁然明朗,淡腾杀死腚闲,伪装成被强暴嫁祸给楼听风时,被伙计撞见,于是又杀了伙计灭口。

    左冷馋道,此事之完成了一半,等我当上宗主,别说是掌门,副宗主的位子也是你的。

    淡腾说希望左掌门记住

    本章未完,请翻页自己的承诺,不然的话,我也不是省油的灯,小心我将这件事捅出去。

    我心说这淡腾长得不咋地,脑子估计也不好使,左冷馋什么人,你一个二代弟子,还想跟他讨价还价?真是老鼠跟猫斗地主,不知死活。

    左冷馋连道,你放心便是,将来恒山派有我左某照拂,你掌门之位定是稳若泰山。

    淡腾道,希望左掌门能保密,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左冷馋呵呵一笑,非也,这件事,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

    噗的一声,淡腾连惨叫都没出,气绝身亡。

    左冷馋冷笑几声,正要离开,却听到一男子道,左掌门好算计,眼见得不到宗主之位,出如此下策,实属不智啊。

    左冷馋望着来人,楼听风?

    正是在下。

    左冷馋指着淡腾尸体道,你先奸杀了腚闲师太,又杀害了淡腾师侄,作出如此人神共愤之事,人人得而诛之。

    楼听风啧啧道,这话从你口中说出而面不改色,这演技,没给你颁个小金人实在可惜了。

    左冷馋哈哈笑道,满城人都在找你,你却自投罗网,真是愚蠢之极,既然来了,就给我留下来。

    楼听风说看影帝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左冷馋快如闪电,剑在空中连续十七个变化,一上来就施出嵩山十七剑,这剑招奥妙无比,我自忖虽能看透,若要闪躲,也没有十成把握。

    楼听风打开折扇,不退反进,在左冷馋剑招全力施出之前,在十三剑、十四剑之间,将折扇从剑的空隙中递了过去。

    左冷馋整个剑势一滞,连续的十七剑被切成十三剑、四剑,威力大减,这份眼力劲,若非有极高修为,很难做到。

    远处传来火把亮光,有不少人向这边赶来。

    楼听风见状,说既然想玩,本少爷在泰安府陪你三日,左掌门有本事来抓我啊。只见他身形如鬼魅,施展轻功,消失不见。

    来者是刁德一、宋无钱等人,今夜泰山派举派出动,搜查可疑人员,听到这边有打斗声,连忙赶了过来。

    左冷馋说那采花大盗绑了淡腾师侄,我寻声跟来,结果还是来晚了一步,淡腾师侄她,哎……

    刁德一皱眉道,不是我对死者不敬,以淡腾师侄这份尊容,楼听风竟也能下得去手?

    左冷馋说,没准他吃惯了海参鲍鱼,想吃个萝卜白菜换换口味呢?

    我虽知道此事真相,但以左冷馋性格,必然死不认账,若我贸然说出,极有可能被反咬一口。

    五岳合一,我还是希望泰山派能当上宗主,如此一来,我说出去也与有荣焉不是,但此事过于重大,除非左冷馋自己露出马脚,否则极难扳倒他。

    我来到场间,看了一眼淡腾的尸体,自言自语道:这透胸一剑,好像是左手剑啊,我记得哪个门派有招一剑三穿心,一剑能在心口上刺出三个窟窿。

    有人说最近剧情有点慢啊,后面我慢慢提。最近三四天,订阅、收藏停滞不前,已无力吐槽了。欢迎加入群,29647423

    本章完

百度搜索 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天涯 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