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正文 第140章 等待!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这场对决无论究竟持续了多久时间,阮七娘和如月的感受都是一种度日如年的漫长,一瞬是漫长,一刻是漫长,一天也是漫长,没有分出胜负,也无人知晓他们在经历一些什么,这种猜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时刻都在摧残着她们的心,也因此,她们最终相逢于这一天。

    本来,阮七娘并不愿与如月重逢,如月也没有这个打算去见阮七娘,她们两人之间不单是有着昔日的恩仇,还有她们的夫君彼此不对盘的关系,也注定了她们不可能再有任何交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她们竟会相遇,就连她们自己都有一些意外。

    那时正是下午,阮七娘待在兰轩阁的门口,却并未真的走入,她本来就和兰轩阁没有任何关系,魅姬美人的头衔早已尘封于岁月之中,成为她永不会再触碰的过往,所以对于兰轩阁,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远离,不会再主动踏入兰轩阁一步。

    此刻的她思绪很清晰,她要待在门口等萧陌玉,许是站得有些累了,便坐在不远处的茶棚里歇息,刚端起茶杯饮了一口,就不知觉地拧起了眉,只因为茶的味道和冲泡的手艺比萧陌玉不知差了多少倍。

    她虽然并不是饮茶的行家,却也品出了茶叶肯定不是新鲜的,品起来应是反复冲泡过许久的,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放下了茶杯,饮茶太多对孩子不好,而不好的茶对孩子也是一种伤害,她当然不会做伤害孩子的事情,所以她极为果断地弃了此茶,静静等待着这场对决的最终结果。

    可是,她等得很久,都没有看到萧陌玉,她知道自己应该冷静,这种时候最是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一点风吹草动都不能左右自己的心,她不想给萧陌玉添上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她不惹别人,不代表别人不会惹她,有一个人和她有着相同的情形,此刻竟是有些沉不住气,其实也不能怪她过分急躁,而是她实在太在乎放于自己心里的那个人,所以她来到了门口,并且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茶棚里的阮七娘。

    阮七娘看到站在兰轩阁门口的如月,确实是有些意外的,毕竟她在前几日萧陌玉施展的秘术里知道了一件事情,如月有了萧陌离的孩子。

    要知道被萧陌离献身过的美人,都会在第二日苏醒之时喝下一碗特殊的汤药,那是为了避免发生仅是一晚献身就有幸得子的情况,她也曾喝下过这碗特殊的汤药,就在被萧陌玉献身过的第二日苏醒之日,如果那时的她并没有喝下,或许她的体内便会有了他的孩子,到了如今,孩子只怕就已经呱呱坠地了。

    命运总是带着不经意的安排,那时的她怎会想到,未来的自己真能成为萧陌玉的妻,真能孕育他的孩子,真能拥有这般美满的生活,就算下一刻这种幸福就会戛然而止,她都已经没有任何遗憾,只因为自己曾拥有过,就足够了,无憾了,有他在,她就始终守候,他若不在,她就随他而去,一家三口在黄泉路上相遇,也算是极其美好的结局吧。

    阮七娘相信如月的想法和自己相同,只不过她始终放不下自己伪装多年的那些骄傲,故而她总是一次次地针对自己,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她倒是看开了很多,有些东西也渐渐搁置在了一边,甚至抛却到了更远的角落。

    阮七娘其实并不怨如月,只因为她其实也是一个可怜的女子,不过是为了自己心里的情,哪怕是飞蛾扑火,她都拼尽全力地爱着萧陌离,爱得无怨无悔,明知违抗他的命令会是什么,却还是执意为他孕育这个孩子,光是这一点,对于如月的那些负面想法就已经全部烟消云散,有的也只不过是一种敬佩和感同身受。

    所以,当她看到缓步朝这里走来的如月,她的脸上竟露出了以往如月都不曾看到过的真挚笑容,温婉得就好像是另一个人,不再是那个争夺一切的魅姬美人,而是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女子,这样的转变,倒是让如月本能地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她也露出了笑容,对阮七娘点了点头,两个昔日有着莫大恩怨的女子,在此刻却意外地和好了。

    阮七娘看到如月坐在自己对面的位子上,刚要拿起茶壶倒上一杯,适时地开了口,道:“此茶不好,冲泡的次数太久,早已失了原本的味道。你还有着孩子,就别喝了吧。”

    如月注意到了她的面前放着一个茶杯,杯中虽然还有些茶水,但明显已喝过几口,道:“既然如此劝我,你为何还要喝?”

    阮七娘听着她的这句问话,好一会儿都不曾开口,许久之后,颇为惆怅地望着远方,那是适才萧陌玉站立的位置,道:“即使茶再不好,到底也能解几分渴。除了这一点,还有就是,我要在这里等他,在一个他转过身就可以看到我的地方等他。否则,他若是找不到我,会忍不住担忧起来。我不想看到他的慌乱,哪怕是为了我,我都不忍心。”

    情感放于心里到底有多深,仅是几句便可知晓,阮七娘很爱萧陌玉,这是如月很早之前就知道的事情,但是听到她如此深情地诉说自己的情,却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她的心里不禁也受到了某种触动,道:“我也是,最是看不得他受伤、难过,哪怕他不安地拧起眉,为的并非是自己,却仍是会止不住地为他心痛。感情到了某种程度,便是这般全身心地为他所思,女子大抵都是如此吧。”

    她们嘴里的他虽然并非同一人,但她们的情却是相同的,割舍不下的也是一样,便是她们心里的那个他,然而那个他,究竟在何处,他究竟好不好呢?

    她们猜不出,因为她们都是极其普通的女子,不管她们的本领多么厉害,她们的地位多么不容撼动,面对着如此厉害的夫君,面对着如此真挚的情感,她们到底还是会和所有普通的女子那般深深陷入、无法自拔,只是,结果究竟是如何呢?

    阮七娘想到这里,便极为落寞地叹息了一声,道:“他的胜算有多少?”

    如月知道她说的是谁,对于她的这句问话,却听不出她的语气究竟是试探,还是安心,道:“如果不出意外,应是全部。老爷子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知道,陌离将他的能量都转移至了自己的身上,你可以设想一番,他的威力究竟有多大。你呢?你认为胜算会有多少?”

    阮七娘却没有立即开口,端起了面前的茶杯,便饮了一口茶,尽管味道确实难喝到了极点,但她仍是忍住了这种不适,过后才回了一句,道:“不知道,也许有,也许没有。”

    如月听着她的回答,却是有些意外,道:“你那么喜欢他,竟然连他的能力都不敢肯定,这未免太匪夷所思。如果是我,一定会说,赢的人会是他,而不是你。如此没有信心,我倒是觉得宋师傅难逃此劫了。”

    阮七娘听着这些,却是极为平静地摇了摇头,道:“如月,我这么说,并非因为我对他没有信心,而是因为我太懂他,所以我知道他的心里想的是什么。有一点,是萧陌离永远都比不得他的,那就是情。他,不可能会忘记昔日的那些点滴过往,那些幼时的悲伤记忆,曾经有过的努力拼搏,他都不曾忘记过。可是,萧陌离会在对决里想到这些吗?恐怕很少,甚至没有吧。如月,你应该清楚,萧陌离的彻底无情会到何种地步。”

    如月当然清楚,故而对于她这么说,内心也不禁多了一分酸楚,道:“是啊,他确实是一个善变的人。知道吗?我能保住这个孩子,也是因为对他的计划有所帮助才换来的些许回报。如果,宋师傅真的有个万一,他的计划也全部完成了,恐怕这个孩子就不会存在了吧。”

    她说着这些,便是觉得有些好笑,不知觉地笑了起来,道:“若是在以前,我们从来都不曾这般心平气和地坐着一起谈话,这只怕还真是第一次吧。七娘,你说是不是?”

    阮七娘知道她这么说,只是为了掩饰心里的苦涩,便也就没有多提让她伤感的话题,顺着她的话语,不禁笑道:“是啊,确实是这样。我还记得第一次你瞧见我的时候,尽管我什么都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但你却犹如看到仇人那般看我,而我对于这样的处境,也不得不开始反击,弄得我们多年以来都是敌对的关系,现在想想,也是可笑。”

    如月承认当时的自己看到如此美艳的阮七娘确实是妒忌极了,尤其萧陌离对于她的印象十分不错,这就难免让她有种地位不保的感觉,所以为了维护自己辛苦夺来的一切,不惜和阮七娘展开交锋,也是一种无法避免的情况,如今回过头来看着过去的自己,感触自然多了不少,但更多的还是一种难言的惆怅。

    两人的谈话就这么告一段落,许久之后,如月才开了口,似是在脑海里反复斟酌,这才说了出来,道:“如果,我说的如果,你的他真有了那种不幸,你会怎么办?独自抚养这个孩子,还是会随他而去?”

    阮七娘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反问了她一句,道:“如果是你,你会如何?”

    如月只是摇了摇头,道:“如果他真的有了万一,我不会随他而去,我会留下来,抚养这个孩子,还有继续管理着他的兰轩阁。他虽然不存在,但是他的一切,我却希望保留。”

    阮七娘听着这话,却是不经意地笑着,道:“我不是你,所以我会有和你不一样的命运。如果他去了,我一定二话不说地跟着他,天堂也好,地狱也罢,我都会跟着。反正黄泉路上是我们一家三口彼此相伴,这样的情形,到底比我孤零零地一人离开要好上许多。”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