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50章 乱世出刁民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牛车虽慢,但胜在持久,能一直不停的前行着,一天下来,也能走上挺远的距离了。

而且人坐在牛车上,也安稳得很,若是坐在马车上奔波一天,没可好身体是吃不消的。

这也是在讲究风度的魏晋时期,牛车成为文人士大夫们主要出行工具的原因之一。

两天后的日暮之时,武植一行驱车来到了大名府的宗城,宗城县与清河县是相邻的两县。

武植发现,到达宗城后,青禾的神色间似乎都了几分悲伤之情,随后才猛然想起,青禾可不正是这宗城人士吗?

青禾这应该是记起了以前那些不好的事情吧!

武植也不知道如何劝她才会,只能默默不说话,想着离开宗城后,青禾应该便会好起来。

当晚,武植他们在一家客店落了脚,吃过东西后,便回房歇下了……

武植向人打听后,得知了那个害得青禾家破人亡的海大富,现已然被宗城的县令给捉到叛了死刑,等着秋后问斩。

当初,海大富在事发后原本是想带着银两与青禾,去恩州疏通关系的,谁知路过清河县竹林之时,却被武植等人给劫了钱财。

那可是海大富的大半身家。

海大富之后立即便去清河县衙报了案,但因身无分文,不能给清河县衙好处,案子就被草草了解了。

海大富耽搁了两天无结果后,只得徒步走回了宗城,谁知他一返回宗城,便被宗城的衙役给当场捉住,关进了大牢之中。

再之后,海大富因为害死青禾老父之事证据确凿,便被判了死刑。

武植将这消息告诉了青禾后,青禾大呼苍天有眼,心情顿时变好了许多。

随后,武植与金莲随青禾到了她老父葬身之处,拜祭了一番后,才离开宗城,继续乘坐牛车往南而行。

武植此行与金莲、青禾前往阳谷县,一路走去,都是人生地不熟的,全靠一张简略的地图,与随时问人,才得以没走错路。

离开宗城地界,又行了两天后,武植驱车来到一处三岔路口,其中有两条路,都是向南走的。

武植不知该走那条路,便在原地等了一会,远远的见到一个肩扛锄头的憨厚老汉走来,武植于是下车,上前询问道:“老乡,去往临清县城走拿条路?”

憨厚老汉立即为武植指了路,武植为了表示感谢,给了他十个铜板。

憨厚老汉看着手中的十个铜板,露出了惊喜的神色,随后,他看向了武植那有着不少家当的牛车,脸上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行到中午的时候,太阳有些猛烈,武植见前方的道路树荫较少,便提议停下歇歇再走。

三人正吃着干粮充饥之时,武植见后面走来了五个庄稼汉,其中一个还是之前为他指引过道路的憨厚老汉,不由的感到有些诧异。

更让武植感到诧异的,是那五个庄稼汉走了过来后,竟直接将他与金莲、青禾包围了起来,脸色也露出了凶狠的神色。

“这是要打劫?”武植看着他们手上拿的,都是锄头、木棍、镰刀等农具,心中不由的感到有些好笑。

“将财物都留下,可以留你们一条活路!”那个憨厚老汉以他低沉的声音喊道。

不过另外一个稍年轻点的庄稼汉,却两眼放光的看着金莲,然后神色激动的向憨厚老汉道:“大伯,我要将那个女人娶做婆姨!”

憨厚老汉于是又向武植道:“那你将那个女人与钱财留下,快点滚蛋吧!”

在这憨厚老汉与其他几个庄稼汉看来,武植一方只有他一个男丁,万不是他们五个人的对手,现在就是一块只能任由他们处置的肥肉罢了。

武植气急而笑,正要说话,其中一个庄稼汉看着青禾,若有所思的道:“老二家的六崽子,都二十好几了,也没成亲,我看不如将这女人也一并抢回去给他做婆姨算了。

憨厚老汉抬起了锄头,露出了凶神恶煞的神情,对着武植道:“将所有东西都留下,衣服、鞋子也都扒下来,赶紧滚蛋!”

面对这突然发生的凶险情形,金莲与青禾都并未显得慌张,因为她们坚信,武植定能够保护好她们的。

武植走下了牛车,“好好好,我这就将鞋子脱了。”

他说着,便弯下了腰,拔出了小腿上的匕首雪梅刺,倏地一个箭步上前,突到了憨厚老汉身前,以匕首抵在了他的咽喉处。

“将你们手上的的东西都给某家放下!”武植冷冷的道了一声。

五个庄稼汉,面对对这突变,都是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都愣在了原地。

武植见此,手上稍稍加大了点力度,憨厚老汉的咽喉处顿时便流出了血来。

“流……流血了!”那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庄稼汉,见到血迹后,脸色一阵发白,然后双眼一闭,竟直接晕了过去。

“晕血还学人打劫!”武植见了这情形后,已是无力吐槽了。

憨厚老汉,与其余的几个人,不敢有丝毫的反抗,纷纷将手上的“武器”扔在了地上,然后向武植大喊饶命。

武植叫金莲从行礼中拿出了一根粗绳,将这五个庄稼汉全都紧紧的绑在了一起,然后扒光他们的上衣,将他们挂在了一棵歪脖子树上。

至于那个出言想要抢金莲做婆姨的人,虽已晕血晕了过去,但还是被武植狠狠的踹多两脚。

几个庄稼汉在歪脖子树上一阵嗷嚎,使得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但武植却不为所动,他从那憨厚老汉的衣服中,搜出了之前他给的十个铜板,然后将衣服扔下,驾着牛车,哼着小曲,继续向前优哉游哉的驶去了。

这条道路,来往的人虽不多,但并非人迹罕至,那五个吊在歪脖子树上的庄稼汉,断不致死,但一番让他们难忘的苦头,总是会吃够的。

说实话,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武植心中其实还是颇有触动的。那五个庄稼汉,裤脚衣袖上都还沾着泥巴,显然都是刚刚离开田地不久的,平时估计也并非是什么凶残的恶人,或许还给人老实的印象。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