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十二章 官拜文宣侯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百度搜索 玄门小圣传 天涯 玄门小圣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官云微微一笑,道:

    “起奏陛下,前这五个字乃是上联,而后面介绍此对联乃是一个名为大清国的皇帝乾隆所作,被誉为千古绝对。&bsp;而陛下的机缘便在这下联之中,两个时辰之内,如有人能对出下联,则此戒被我师伯所立禁制便可消失,戒指中天地精华便可归陛下所有,增加陛下元气,添十年阳寿,而对出下联者也会由我神风阁太上三长老收为关门弟子!”

    “哈哈哈,好!”杨广听此,开心至极,周天大上的国家多如牛毛,杨广也并没在意大清国,便对众臣说到:“太上三长老的关门弟子,如此,我天玄便又可多了一位至尊侯一般的人物!定可保我天玄帝国江山永固!众位爱卿,有谁可对此对?”说着,杨广目光便看向太学府官员方向,心中却并不认为对联有什么难处,天玄六百余年,连个对联都对不出,岂不笑话?

    说完,上官云悠然回位,此刻羽心中却是翻江倒海:“这,这五行绝对,再加上大清,乾隆,这绝对不是巧合!怎么可能?这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知道乾隆和五行绝对?神风阁到底是什么宗门!”羽低着头,脑海中却是一团乱麻。

    “羽哥哥,你看这对联,却是功力极深。”上官斐儿盯着空中的字迹,对羽说道。羽闻声连忙勉强收敛心神,回答道:“千古绝对岂能简单,斐儿,你看,烟锁池塘柳,五个字分别是火金水土木五行。”

    “羽哥哥,这五个字真的不愧是千古绝对!我没有把握能对出来下联。”上官斐儿脸色低沉,有些失望的对羽说道。从小到大,上官斐儿都被称为才女,更没有在吟诗作对上遇过坎,而今天这五个字,上官斐儿竟然一点头绪都没有,着实是打击不小。

    “众卿,何人能对?”杨广傲然望向群臣,“何人可保朕江山?何人可得此良机,日后封王拜相?”却见群臣一片寂静。

    神风阁太上三长老的关门弟子,这个身份足矣保证一生荣华,上官云便是先例!这个条件,不可谓不诱人!大殿之上,凡是有些学底蕴的,个个眉头紧锁,苦苦思考!

    不多时,太学府三品学士华起身说道:“启奏陛下,微臣可对。”华起身后,只见众臣俱都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众臣闻言,皆望向华,而上官斐儿小嘴一鼓,气呼呼的对羽说道:“这个华曾是我的手下败将,怎么可能对出来呢,哼。”

    羽看着眼前俏佳人,把心中烦恼尽皆抛去,微微一笑:“斐儿,凡事无绝对,也许人家就是对出来了呢。”

    “哦?爱卿出何下联?”杨广一喜,问道。

    “起奏陛下,微臣对:雾埋帝都人。”华沾沾自喜道。

    华话音刚落,只见齐天王杨峰哈哈大笑道:“好个太学府,帝师,我一介武夫都看得出此对每个字都分别对应五行,帝师手下的大才子竟不知晓?当真古怪啊。”华听此话语,顿时脸色大变!更有众臣暗自抚掌。

    帝师萧闾平静如水,轻声道:“来人,拖出永陵殿,削去官禄,永不录用。”说完,对齐天王杨峰道:“王爷教训的是,是我萧某人失察,使此等人鱼目混珠。”

    “帝师不必如此,”杨广见此,忙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况且只是一鱼目尔。”

    “谢陛下宽宏大量!”萧闾连忙谢恩,对齐天王微微一笑。

    “哼!”齐天王杨峰闷哼一声,却是一拳打到棉花上,有力使不出。

    有华的前车之鉴,众臣绞尽脑汁,也有人脸色忽的一喜,但随后又是连连摇头。

    看着下方群臣百态,杨广心中一时恼怒喝道:“难道我天玄皆是华此等鱼目混珠之人吗!”这一喝,群臣更是脸色胀红,羞愧不已。

    “皇帝陛下,小女有一下联!”众人闻声看去,却见上官斐儿起身说道。羽也是看着身边的上官斐儿。

    “哦?我们的小才女想到下联了?说来听听。”杨广宠溺的看着上官斐儿,说道。

    “下联是:炮镇海城楼!”上官斐儿小嘴一扬,自信道。羽看着上官斐儿那一副胸有成竹的俏皮模样,不禁摇头微笑。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恍悟之色,杨广抚掌笑道:“好一个炮镇海城楼啊。每一字都对应五行!事物,地点也都一一对应,更以一个‘镇’字呼应上联的‘锁’,当真好对!”

    杨广话音刚落,众位大臣尽皆叫好,亦有人懊悔不已,连连摇头。

    “父亲,孩儿就晚一步!我也想到了海城楼!一次进入神风阁的绝佳机会!都怪孩儿无能!”私下里,一位俊俏公子懊恼的向身边的帝师萧闾说道。

    萧闾笑道:“萧启,莫急。”说完,萧闾起身奏道:“起奏陛下,上官小女之下联虽是工整,但其声律欠佳,上联为平仄平平仄,而出对的下联为平仄仄平平,却是不工整了。”萧闾说完,杨广恍然,一副失望之色,众臣亦是惋惜,而萧启等些许人却是窃喜。

    见状,上官云起身道:“起奏陛下,小女斐儿下联,的确有失工整。”心中却是想道:“师伯,你交代给我的任务成败就在此了!”上官云不管上官斐儿失落的表情继续说道:“不过,微臣方才刚刚想起一位大才之人,且以微臣之性命担保,此人定能助陛下获此机缘!”

    众位大臣又是一阵惊呼,羽闻言,看了上官云一眼,心中一突,眉头愈紧;而上官斐儿却是满脸的期待,不由得向羽看去。

    “哦?爱卿快快道来!是哪位大才可对出此对?快快引荐于朕!”杨广猛的站起,疾步走下龙台,来到上官云身前说道。

    上官云微微颔道:“起奏陛下,此人正在永陵大殿内,小女身旁处,羽是也!”

    羽顿时眼中精光乍现:“好个上官云!竟借此对来套我!难道那些天选者们已经猜到了什么,不然为何在这个时间用乾隆的典故?那神风阁中人果然是用乾隆五行绝对之典故来牵着我走!好一个阳谋!”羽心中仍是疑惑不已为什么神风阁会知道乾隆,但心中却仍是相信,风竹不会害了自己!

    听到上官云的话语,杨广众位急忙向羽看来!上官斐儿也是紧紧攥着衣角,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羽:“羽哥哥,你肯定能对出来!去告诉皇帝陛下答案!”不知为何,仅凭一李商隐的“无题”,上官斐儿对羽充满了信心!

    “这个上官云当真好算计,向杨广赌上自己的性命,就为了逼我出对,当真好气魄!没想到我羽也有被人家牵着鼻子走的一天。”羽摇头苦笑,却也是不怎么生气。

    “羽?”杨广有些疑惑,转身向羽说道:“这位大才,还请你为朕解惑吧。”

    看到羽缓缓起身,几位王侯公相和众位大臣们看着这个从没见过的年轻人,心中亦是紧张万分,纷纷开始怀疑起来。上官云可是赌上了自己的性命!君无戏言,万一羽对不出,上官云脑袋必然是丢了!

    不管是哪一派系,所有人都不希望上官云性命不保,虽是平时政见不同,派系有别,但上官云却是天玄军神!威震四方,让其他国家忌惮不已。一旦上升的帝国利益方面,武群臣无不上下一心!这也是天玄传承六百余年依旧昌盛的原因!

    “起奏陛下!”;羽还没开口,只见一位阁老捋一下胸口白胡子,毅然起身道:“微臣请陛下开恩,准许至尊侯收回赌注!不管这位年轻人能否对出下联,至尊侯乃是我天玄擎天梁柱,万万不可有此儿戏啊陛下!”

    距离这位阁老不过三个席位的天玄宰相诸葛天机却是冷笑不已,对着旁边的一位少年说道:“瑜睿,李阁老此举如何?”

    少年正是宰相诸葛天机之子,诸葛瑜睿,此子天生一头白,御医也不知是何缘故,不过从小也展现出了过人的智慧,因与上官斐儿同辈,是以在贵族阶层中诸葛瑜睿与上官斐儿并称黑白双子星!

    诸葛瑜睿听到父亲的问话,颔道:“父亲,我以为这李老头愚不可及!此举更是傻瓜,那上官云既然敢用性命担保,看似风险极大,实乃万无一失,而且那小子乃是上官云带来的人,上官云岂能不知道他的底细?

    不过有一点,以上官云的地位,没有必要用赌命来向皇帝陛下示忠,但是他却这么做了,所以,他用来赌命并不是为了皇帝陛下,更是不为了表演给武大臣,孩儿猜测,是因为那叫羽的小子?或者是因为神风阁?孩儿确不知其意。”诸葛瑜睿眉头一皱,微微摇头道。

    听着儿子的猜测,诸葛天机淡然道:“瑜睿,要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闷头猜测,不异于闭门造车尔?”

    诸葛天机此话一出,诸葛瑜睿顿时如醍醐灌顶一般,猛地望向羽,看着羽那郁闷的表情,不禁面露喜色:“父亲,那羽并不想说出下联答案!那至尊侯上官云是在用自己的命来威胁羽一定要对出下联!此举算是一苦肉计!由此看来……”

    诸葛瑜睿猛的惊醒一般继续说道:“羽对神风阁来说至关重要!今日神风阁一反常态出动那二位大人物,全是因为这个羽!那十年阳寿不是主要目的,以神风阁的地位全然不必巴结皇帝陛下,今日此举全是为了让羽顺理成章的拜师神风!”

    诸葛天机抚掌笑道:“孺子可教也!”

    却说杨广看着李阁老,不由得摇头叹息,心中想道:“这李阁老真是年纪大了,朕岂能看不出上官云的意图?真当刚才那两位飞过来只是为了大典吗?”虽是心中郁闷,杨广场面戏却要做足,神色一紧道:“李阁老不用多劝!君无戏言!如羽对不出下联,那至尊侯便是犯了欺君罔上之罪!”

    听到这句话,李阁老却也只能悻悻归位,不过上官云听到杨广如此说道,却是心中暗喜,不停地赞叹道杨广城府之深,万里河山被治理的井井有条,杨广眼界之毒辣,思维之敏捷,当真令人赞叹!

    再看羽,却是棋差一招,并没有理会其中算计,心中虽不情愿,却也不敢拿上官云的人头去赌。因不会朝堂礼仪,只能弯身拱手,平静的说道:“陛下,我的下联是:灯镶江堰松。”

    此话一出,上官云长舒一口气,而武众臣一片哗然,那萧启等众虽是嫉妒不已,却也只能无奈的摇头。上官斐儿则是大喜不已,小拳头攥着紧紧的,口中不断的重复着羽的下联。

    “陛下!”帝师萧闾再次起身,看了羽一眼,恭敬地对杨广说道:“此位羽先生虽是年纪轻轻,却是腹内藏经府,胸中隐甲兵也!此下联更是工整,不管是对仗,仄口,意境全都完美至极,老臣自愧不如!”

    “哼!”听此言,东乌侯江焕,路王侯齐兴天,秦天侯李密等巨擘却是暗自冷哼:“好人坏人全让这萧闾老儿一人当了,果然老狐狸!”

    上官云此刻亦是说道:“恭喜陛下,可得十年阳寿,恭喜我天玄帝国将来又要多一位天选大能!”说着,上官云将戒指收敛青光,交于圣上,又道:“陛下,此戒指今晚子时将自动崩解,其中有太上大长老凝练之精气,到时便会自动由陛下吸收,至少可为陛下增寿十年!”

    百官俱起身行礼道:“恭喜陛下,愿陛下圣寿!愿我天玄江山永固!繁荣昌盛!”

    “哈哈哈”杨广大笑,倒背着手,缓缓走上龙台,转过身来看着羽道:“羽先生果然大才也!今日蒙先生雄才,使朕得十年阳寿,如先生能去神风阁修行,如此一来,我天玄帝国两位天选将帅,当真纵横疆场,无往不利尔!不知先生可愿意去神风阁拜太上三长老为师尊?”

    羽听闻,看了一眼身边满是喜色的上官斐儿,狡黠在眼中一闪而过,嘴角微翘回答道:“陛下,我愿意去,愿意为天玄出一份力。”羽自从穿梭时空而来,便落在天玄,又认识了风竹,上官云,上官斐儿等人,皇帝杨广这个名字也是勾起了羽的一丝熟悉的感觉。在这举目无亲的平行空间,心中对天玄帝国也是存有一份归属感。

    “好!”杨广喜上加喜:“羽先生为朕增添十年阳寿,更是在天玄急需用人之际前去神风阁,将来为我国戎马,实乃大德大才!传朕圣旨,册封羽先生为宣侯!鉴于宣侯不久将登上神风,府邸锱铢暂且压下,等归来之日一并打赏!”

    羽听到宣侯三个字,心中又是咯噔一下:“这宣二字却是羞煞我也,此乃是孔圣人的封号,不过孔圣人是宣王,我是宣侯,也算说得过去吧。”羽只能如此安慰自己,当下对杨广说到:“多下陛下恩典。”

    此刻群臣亦是齐声道:“恭贺宣侯。”天玄帝国近百年来一直有一王两御四侯十将的说法,今日又多了一位宣侯,日后当真不可限量!羽不懂礼数,只能朝诸位官员抱拳行礼。看得王爷,侯爷,宰相,帝师等众眉头直皱,上官斐儿更是笑的花枝乱颤。

    大典随着羽的“灯镶江堰松”进入,许多繁杂的仪式直到傍晚大典方才结束。众位官员不是傻子,因神风阁两位大人物的到来,使得羽变成今日大典的主角,一切都是按照而两位天选的剧本在走!

    而皇帝杨广也是知趣之人,大殿之上与上官云一唱一和,而后更是让羽封侯拜将,摆明了告诉神风阁你们重视的人我天玄帝国一定不会亏待他,这一举动却是让神风阁诸位天选者心中畅然。

    诸位王侯大臣在暗自算计之余,又是不由得猜测起来,这羽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使得神风阁太上长老和阁主以及天玄皇帝与至尊侯合演这场戏!

百度搜索 玄门小圣传 天涯 玄门小圣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