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二百二十三章攻占恶阳岭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这是天怒吗……”

李绩感受着脚下的震颤,看着恶阳岭上冒起了剧烈的黑烟和灰尘,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恶阳岭,剧烈的颤动,山石滚落,淹没了所有的哀嚎,浓烈的黑烟和山石把恶阳岭整个笼罩了起来。

宇文哲骑着战马向着大军处狂奔,在转过马头的一瞬间,双手并不是拉着缰绳,而是直接趴在了马背上,用双手捂住了战马的耳朵。

看着宇文哲怪异的样子,只有林平无条件的信任,虽说不明所以,但还是做出了和宇文哲一样的动作。

下一瞬间,黑火药爆炸的声音响起,震天的响声爆发,除了宇文哲和林平,所有人都被马匹翻倒在了地上,就连李靖都不意外。

李靖和特种一队的将士们在地上滚了几个圈,止住了身形,转身看去,当时就吓傻了。

尤其是赵国,到了现在要是还不知道宇文哲给他们的任务是什么,那也太傻了。

现在每当想起自己手里揣着那一大包黑火药,心里就直发颤,幸亏没有因为好奇,点燃一包试一试。

当时宇文哲布置任务的时候可是说了,绝对不能触碰到火种,那么些黑色的粉末,怎么就会产生这样的变化。

宇文哲骑着战马,咧开嘴笑了笑,“就这么点黑火药的威力,若不是这一段时间以来,把突厥大军完全逼到恶阳岭的山顶,还真的不好一网打尽!”

李绩依然呆滞的看着远处的恶阳岭,直到脚下大地的震颤消失,还是没有恢复过来。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过于超出对常理的认知了。

“李将军,还不指挥大军进攻!快点!”

宇文哲看着呆滞的大军,大声的咆哮道。

“李将军,该进攻了!”

王大虎经历过这样的场景,所以恢复的很快,在后面拍了拍李绩的肩膀,提醒道。

“啊?啊!进攻,全体将士上马,冲!”李绩转身,大声的指挥道。

将士们用力拉扯着马匹的缰绳,却怎么都无法把战马安抚住,宇文哲骑马来近前,看着眼前混乱的场景,皱起了眉头。

“不要管那些战马了,战马上不去恶阳岭,弃马步行,立刻进攻!”

在宇文哲的大喝中,将士们转醒了过来,握紧了手中的兵器,看着恶阳岭的方向,流露出了兴奋的杀意,“这一定是天怒,连老天都站在我们这一面,杀,杀啊!”

大军涌上了恶阳岭,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凄惨的场景让这些久经战场的将士们心里发麻,这里的情形不比当初葫芦谷里凄惨模样来的差。

数万大军被轰炸的粉身碎骨,这样的视觉冲击在这个时代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大军攻占恶阳岭的速度不自觉的慢了下来,说是攻占,其实更像是清理。

一些还没有死绝的突厥人,或是只剩下半个身体,挣扎着,或者全身被烧成恐怖的模样,向着天空伸着胳膊,眼神里充斥着绝望。

每当遇到这样的场景,就有战士上前结束他们的生命,在这一刻突厥士兵的眼神里总会流露出感激之意。

恶阳岭完全变了一个样子,说是天翻地覆也不为过,所有的地形地貌全都改变了,宇文哲走在最前方,手里握着那柄细长的苗刀。

直到上到了恶阳岭的最顶端,也没有见到活着的突厥人。

“少爷,你快看,颉利真的还活着!”

林平站在宇文哲的身旁,看着恶阳岭下的另一端地面上,有着一队人马在慌张的逃窜,这队人马很多,目测上还有两万人的样子。

“颉利这老家伙真是运气,竟然还剩下那么多的人马,不过罢了,就让他退回定襄城吧,我们的队伍也该消化一番,先把恶阳岭占了再说!”

宇文哲笑了笑,转身看向身后的大军,李绩带着大军已经占满了整个恶阳岭,只是由于之前的爆炸,很多防御工事都被毁掉了,想要在用,得重新建造才是。

“哲儿,这真的是天怒啊,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定要好好说说!”

最终,大军交由苏定方和王大虎带领清理恶阳岭,李靖和李绩走到了宇文哲的身旁,兴奋地问道。

“好!”

宇文哲点了点头,不在理会逃走的颉利,李靖和李绩对于颉利也是视而不见的样子。

恶阳岭的清理工作很繁杂,这一次爆炸最少也炸死了颉利五六万的大军,若不是现在已经到了深冬,恐怕还要布置预防疫病的手段。

三天后,恶阳岭的防御措施重新布置完成,宇文哲站在山顶上,心里却在估算着下一步的行动。

这几天李靖和李绩一直在研究黑火药,这还是宇文哲仅剩下不多的几包,不过他们的研究也只是把黑火药放在眼前盯着而已。

………………

占襄城,颉利的身上绑满了药布,到了现在脸上还是一副愕然的模样。

颉利这几天来基本上没有睡着过,每当闭上眼睛,就会在脑海里浮现出那一场天崩地裂的场面。

“大汗,末将不相信这是天怒,一定是汉人使出来的手段!”

执矢思立站在颉利的身旁,脸色十分难堪。

“可是,这又是怎么做到的,除了上天,你给本汗一个解释!”

颉利的身体很虚弱,一副中气不足的样子,仅仅说了这几句话,脸色就苍白的仿佛一张白纸。

“这……”

执矢思立迟疑着,除了宇文哲,这个世界还没有人能解释黑火药的特性。

“不过本汗不相信,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两次,定襄城一定要守住!”

颉利剧烈的喘息着,眼神里却有了一些绝望,恶阳岭一役,十万大军仅仅剩下了五分之一,而且大部分都带着伤。

最关键的是,这些兵全都被吓破了胆,现在用来守城都很困难,想要反击就更不可能了。

经过了恶阳岭这一战,突厥已经大势已去,再也没有了反击的能力。

长安城,皇宫。

李世民亲自前往突利王庭,与突利谈判,过后,留下了薛万彻监视突利,这才返回了长安。

太极殿内,各地的战报如同雪花般送到了那张龙案上。

“陛下,各个部队的进展都十分顺利,只是李靖将军和李绩将军却在恶阳岭上按兵不动了,都已经一个月了。

那个林哲更加过分,身为左前锋将军,却让一名偏将带着大军跑到了敌后,自己独身一人留在了甘州城,要他这个将军还有什么用处!”

长孙顺德踏出队列,义正言辞的说道。

“是啊,原本可以一鼓作气的拿下占襄城,可是这么长时间不动,颉利又在各个部落调来了三万大军,这一下子又要陷入胶着的状态了!”

唐俭踏出队列,道。

“臣附议,应该革去林哲的将军职位,下旨催促李靖将军出兵!”

张亮冷笑一声,道。

李世民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奏折,并没有理会奏请的意思。

“噗嗞,哈哈哈,张亮,他们那些酸腐的文人说这些就算了,我老程根本不屑于说些什么,你说你,也是带兵出身的大将,恶阳岭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吗!

你要是觉得不行,你就去打一下恶阳岭试一试,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战场的情形瞬息万变,我们在朝堂上安静的看着不就行了!

他们这些酸腐的老家伙不明事理,只是因为自己想当然的想法,就在陛下面前胡乱指挥,难道那两位将军的本事还比不上你们吗,有本事在朝堂上说人坏话,怎么不请战去战场啊!”

程咬金先是发出了不屑的笑声,随即指着张亮破口大骂道。

“哼,程咬金,你不要混淆视听,就算其他事情不说,林哲他作为左前锋军的将军,玩忽职守,就是大罪!”

长孙顺德冷哼一声,道。

“够了!”

李世民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奏折,抬起了头。

“多亏了林哲的那支部队,若不是他们及时出现,朕也不能那么轻易镇服住突利,那个叫王玄策的小家伙倒是有一副好口才,林哲用兵看的极远,有作为帅才的潜质,这是我大唐之福,这一次对突厥用兵,能够占据如此的大好局面,林哲是功不可没啊!”

“这……”

长孙顺德一阵尴尬。

“进攻突厥之事就交给李靖吧,既然李靖选择驻兵等候,那就一定有他的原因,你们不在战场,就不要瞎指挥了,孔卿,你准备一下,这场战争结束后,朕要给林哲和高阳举办婚礼!”

李世民闭着眼睛,想象着整个恶阳岭被黑火药炸的天翻地覆场景,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笑意。

那天晚上,看到了宇文哲所写的奏折,立刻就把御医院封锁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几个人知道黑火药的事,在皇宫中也就只有李世民和秦虎相信,恶阳岭上黑火药所爆发出的巨大威力。

李世民一直把黑火药的配方藏在最为隐蔽的地方,他甚至有了一种感觉,若是没有等到宇文哲回到长安,都没有底气去配置。

至于把高阳指婚给宇文哲这件事,李世民心里也没有了抵触,反而觉得越快越好,只要婚礼筹措完成,自己的旨意颁布下来,宇文哲还能反抗不成。

“孔大人,陛下已经下了旨意,难道陛下选谁做女婿,你也有意见吗?”

长孙无忌看着孔颖达难看的表情,眼神里闪过了一道复杂的神色。

“臣遵旨!”

孔颖达闭上了眼睛,虽说心中不愿意,但是把女儿嫁给谁是李世民的家事,只要符合祖制,他这个礼部尚书也说不出什么,承办皇族的婚礼,原本就是礼部的事。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