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九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百度搜索 玄门小圣传 天涯 玄门小圣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至尊侯就这么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羽和上官斐儿两个人站在繁花绿柳的花园中,气氛顿时有些尴尬,羽一辈子都在搞科研,修太极;接触的女人也都是亦师亦友的合作关系,更别说像上官斐儿这种小女生了。&bsp;

    “那个,小侯爷,我现在该做些什么?”羽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硬是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不用叫我小侯爷,叫我斐儿吧。”上官斐儿言不由衷道,似乎有什么隐情一般不情愿。

    “大家都叫你名字吗?”羽问道,心中却也在嘀咕:这周天大的等级秩序应该是有些不够严苛?又问道:“都有谁叫你名字呢?”

    “我父侯,我大哥,嗯,对了,还有一些小皇子,小王爷。”上官斐儿慢慢蹲下,用白嫩的食指抚摸着脚边的小花,翘了翘嘴思考了一会,对羽说道。

    羽听后,顿时满头黑线,心中诽腹道:“这个“大家”还真是金贵了一些……”嘴上对上官斐儿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我叫你名字呢?我只是你的一个护卫,也不是什么王孙贵胄啊?”

    上官斐儿站起身来,没好气的看着羽:“因为父侯要我叫羽哥哥,让你叫我名字,知道了吗,哼”说完,上官斐儿小嘴撅起,满脸不高兴。

    “你这孩子,不喜欢就不用叫了。”羽听完上官斐儿的解释,不禁有些感到好笑,对这个初次见面的小侯爷简单的心性倒是有了几分好感。

    “什么孩子孩子的,你才比我大几岁,怎么说话和父侯一样的语气,老气横秋的。我父侯让我叫你哥哥,我还能怎么办,还有以后你不许跟着我。”说到这里,上官斐儿眼泪汪汪的看着羽。

    这也难怪上官斐儿如此反应,毕竟哪个女生都不喜欢让一个男生天天跟着。

    羽这才现,这个十六岁的小侯爷并不像外表看上去的那么静,性格却是有几分倔强:“好,不跟着你。斐儿,我平时都需要为你做些什么?”

    看着羽答应了自己,上官斐儿顿时心里美滋滋的,不禁想到了昨晚上官云与自己的对话:

    “斐儿,你不是一直嚷着要赶走那些大叔护卫吗?这次父侯答应你,而且给你找了一个武功盖世的大哥哥保护你。”

    “不,父侯,我才不要男生当护卫,我要一个大姐姐保护我。”

    “斐儿,你要听话,这位大哥哥可是你风爷爷的朋友,来当你的护卫只是个借口,其实是有重要的事情,可千万不能真把他当护卫,你就叫他羽哥哥吧,让他叫你斐儿便可。”

    上官斐儿满脸不情愿,但听到风爷爷三个字,还是噘着嘴点了点头。嘴上却也是低声嘟囔着:“坏父侯!”

    上官斐儿的思绪从回忆中走出,对羽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如果我需要你的话,我会派人叫你,比如我出门的时候。”说完,小丫头有些紧张兮兮的看着羽,搞得羽一头雾水。虽说上官斐儿对男生护卫很是排斥,但羽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坏印象,并且上官斐儿也知道羽是风竹的朋友,所以还是比较客气。

    “当然可以啊,有什么吩咐你随时叫我就行。”羽微笑道。

    “以前的你的那个小院子就不要去住了,我在我的幽兰园中给你安排了一座小阁楼,你可以住在这里。”说着,上官斐儿随手摘下身边柳树上的一片柳叶,在手中把玩着。

    羽看着眼前这个俏皮可爱的小女孩,微微笑道:“也好,不知我的住处在哪?”

    “你跟我来。”上官斐儿走在前面,沿着花园幽静的羊肠小路一直往北走去,羽则是跟在后面。沿路奇花异草,玉楼朱亭,好不漂亮。

    “你看前面,你就住在那座小阁楼里吧。”上官斐儿玉手一指前方,只见一片苍翠之间,一座红装绿瓦的阁楼探出头来,阁楼东边潺潺小溪缓缓流过,清澈见底,高处阵阵彩蝶招风。

    两人走到近处,羽仰头望去,阁楼共四层,门前乃是一副对联,望着对联,羽不禁念出声来。

    上联曰:苍松翠柏,彩蝶过云彩虹落于彩虹楼。

    下联曰:青鸟飞鱼,青鱼游水清泉流在清泉溪。

    “斐儿,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幅对联是你写的?”羽转头看向上官斐儿,有些欣赏的看着佳人。

    上官斐儿听得羽的话,不由得一喜,连忙道:“对啊对啊,羽哥哥,你怎么知道这幅对联是我写的?“羽此举好像使得上官斐儿很是高兴,欣喜之下‘羽哥哥’的称呼也在不知不觉间叫了出来。

    “因为这字迹中透露出了一种女孩子的秀气。没想到斐儿你还是才女,在你这个年纪有这采,足矣称为才女了。”羽还在看着眼前的对联,细细品味,对于上官斐儿则是高看了一眼。

    上官斐儿眼珠一转,快步走上阁楼门前的台阶,看上去和羽差不多高了,转过身来对羽说道:“羽哥哥,你看还有没有不足的地方呢?”

    “其实我对这些也不是很懂,我还真是看不出不足来,已经很不错了。”羽回答道。

    羽这话倒是真的,虽然在地球时读的诗句散对联也不少,但是他绝大多数精力都放在科研与修道上,对于学,羽只是业余爱好。以他这学水平,当然对上官斐儿这样的才女指点不了什么。

    “羽哥哥你就不要谦虚了。你随便说说就好,好吗?”上官斐儿当然不肯就这么放过羽,心中暗道:这羽哥哥既然是风爷爷的朋友,想必不简单,他能看出字中意境,定然腹有诗书,可借机与他讨教一二!

    羽并无言语,迈步进入阁楼中,上官斐儿则是跟在其身后,边看着阁楼一层的古朴装饰,羽对上官斐儿说到:“斐儿,关于那副对联我实在是提不出更好的建议了,另外,这里的环境很好,我也很喜欢,谢谢你了斐儿。”

    受上官云昨晚的叮嘱,上官斐儿也不敢过分追问羽,毕竟羽身份特殊,也不好把关系搞僵。

    上官斐儿不仅从小饱读诗书,学富五车,更是在上层官僚之间有名的小才女,三岁吟诗,五岁写赋,七岁便能写诗作词。从小对诗词歌赋充满了无限的兴趣,为人更是勤奋好学,不耻下问,平时更是把‘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当做原则。

    “好吧,羽哥哥,你先休息吧,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对了,一个月后是治世定伦大典,皇帝陛下在永陵殿大宴群臣,到时候你要跟在我身边的。”说完,上官斐儿便款款而去。

    上官斐儿自己都没有现,通过对联一事,她对羽的态度已经没有刚开始那样排斥了。

    治世定伦大典,乃是天玄帝国第二代高祖皇帝杨乾为了纪念天玄开国皇帝,也就是自己的父皇杨武所创基业,治世定伦,所举行的十年一次的大典,一直延续到如今,已有六百年历史。

    看着远去的上官斐儿,羽嘴角微微一翘:“这丫头还真是古灵精怪,却也是平易近人,没有王孙贵胄的脾气,将来为天玄帝国下一任至尊侯,到也可造福黎民百姓。”环顾片刻,这阁楼装修倒也古朴,少了几分世俗富贵之气,更增添一丝儒雅书香的味道。木椅书桌置于其间,青花三彩作为添头,杜鹃青莲装点雅,房四宝白玉放置,墙壁挂名家字画,更像是人雅客居住之地。

    正在观望之际,羽忙的仰头看向大厅正墙之上,两丈高的正墙之上,一位青衣儒客画像堂堂而挂,仔细望去,却见几竖行字写在画像左下方,羽细声念来:“江天浪涌何人叹,数声落叶数声秋,落款,诗圣林欣之。好诗,确实好诗。好一个数声落叶树声秋!”

    来到这平行空间,羽身心难得有此刻的放松。

    “斐儿丫头倒是才女,心性也是少有,当真至尊侯府之福。但不知这周天大的诗圣与我华夏诗圣杜甫相比如何,哈哈,都是一代圣贤,却相隔两界。”

    说完,羽心性所致,走到书案之前,房四宝随手招来,展开宣纸,提笔沾墨,细声言语道:“杜甫之诗过于沉闷,不可为之,倒是李商隐符合我的口味。”说罢,羽静心下笔: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行书一气呵成,停笔。

    羽虽不专攻学,但平时喜爱用书法来修身养性。笔下功力却也过人,写的一手好字。

    看着自己的墨迹未干的作品,羽心中感慨至极,人生恍如梦境,未知之事全凭天意而为之。忽然间,羽气机感传,福灵心至,太极引灵术慢慢起势,周围的灵气随波逐流,虽也是源源不断,但已远不如之前几次那般狂暴。

    不知已过了几个时辰,天色渐渐昏暗,上官斐儿缓步向阁楼走来,透过敞开的大门,望向正在大厅练功的羽,脸色有些惊讶,玉足跨过门槛,来到大厅内,忽然看到不远处书案上的诗句,不由得快走了几步到书案前,樱口轻声念道:“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真是乃我生平所见极品!这诗,这应该是羽哥哥自己写的是,墨迹也刚干不久。果然,羽哥哥真乃大才!”

    上官斐儿自幼饱读诗书,自信周天大不论名气,凡是好诗佳句,几乎无不知晓,但是羽写的这一句诗,翻遍了记忆,上官斐儿确定以前绝对没有这诗,再加上羽刚写,墨迹刚干,又有之前羽品对联之事,她确信这诗乃是羽所作!

    羽察觉有人进来,慢慢收势,灵气具归于一体,看向上官斐儿:“斐儿,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做吗?”

    上官斐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只字不提诗句之事,开口笑盈盈道:“羽哥哥,原来你也是天选者啊。”

    殊不知,上官斐儿这无意之举的一句话却是犹如惊雷炸响于羽耳边!

百度搜索 玄门小圣传 天涯 玄门小圣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