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四九九章 艰难(二更 求票~)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宁大姐和派出所的公安同志赶来的时候,那个黑瘦的男人已经被周小安关到厕所里好一会儿了!

公安同志把人扭着胳膊拽出来,宁大姐惊讶地大叫一声,“老张!怎么是你!?你不是下个月才回来吗?”

事后好几个小时,周小安还羞愧得无地自容。

她野蛮粗鲁地把宁大姐的爱人张工程师暴揍一顿,还把人家关到厕所里报了公安

小土豆和小全在饭桌上想起来还笑得直喷饭。

周小安木着脸敲他俩的脑袋,“误会!这是误会!有什么好笑的!万一是真的我那就是见义勇为!”

确实是误会。张工参加三线建设,快四年没回家了,走的的时候芳芳四岁,刚刚两岁。

他忽然回来,俩孩子根本就不认识他这个爸爸了,他又想孩子想得紧,非要抱抱,就造成这么大个误会。

这个年代参加三线建设的工人和技术人员很多,一些保密工程连通信都要严格审查控制,参与人员三、五年不回家是常事儿。

周小全索性放下碗笑得直拍桌子,“姐,你怎么想的?竟然把人关厕所里了?!张工没说他是刚刚爸爸吗?”

周小安脸红,“说了,可俩孩子不认识他呀!”现代那些当街抢孩子的不都用这一手嘛!忽悠得路人都相信那是亲爹亲妈!

而且他还拿不出证件来,又穿得那么破那么脏,解释说是坐单位运材料的大卡车回来的,在车箱里和建材滚了两天两夜才弄得这么狼狈。

又解释说单位的车着急送人去办事儿,要等等才能把他行李送到,他的证件都在行李里。

这种情况下当然不能相信他!当时又不是下班时间,楼里除了学龄前儿童就是老眼昏花的老头老太太,几个家庭妇女还都是后搬来的,根本不认识他!

周小安怕他跑了,就用笤帚把他赶厕所里关起来了

当然,期间为了让他不接近两个孩子,也没少抽人家

事后周小安羞愧地去道歉,张工却一点不介意,“有你这样的好邻居帮我们看着孩子,我们在外面才能真的放心家里!小周,今天还得谢谢你!”

楼里人不多,可也不是完全没人,别的不说,住周小安家邻居的徐二妮就在家,她人高马大的,听到孩子哭一把手没帮,还站在门口看热闹!

就周小安这个瘦弱的小姑娘敢冲上来跟他个大男人抢孩子!

宁大姐也满脸感激,拉着周小安的手安慰她,“小安,今天这是个误会,你不用往心里去。大姐从心里感谢你,这要是真来抢孩子的,你就是救了我们家两个孩子的命!”

虽然这种情况基本不可能,这年代偷孩子的还真没听说过,可万一呢?谁敢拿自己家孩子赌这个万一?

芳芳和刚刚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认识爸爸了,腻在张工怀里冲周小安笑,“小安姐姐,我爸爸回来了!他以后不走了!”

周小安更过意不去了,给张工留下一瓶跌打药酒,晚饭又送去一盘炒腊肉,话都不好意思多说,赶紧跑了。

沈玫捏着周小安的脸笑话她,“小兔子急了也知道咬人啊!可惜还咬错了!来!让我看看,可别把牙崩掉了!”

小土豆不笑话他,念念叨叨地跟她嘱咐好几遍了,“安安,以后遇到这种事你不能往前冲,要是真抢孩子的,你肯定打不过!伤着你怎么办?”

一副非常不放心,以后还会继续念叨的架势。

周小安觉得她这一天过得实在太艰难了!怎么大家不是挤兑她、笑话她就是鄙视她啊!

好在还有小叔。

周阅海晚饭没时间过来吃,赶在他们睡觉之前过来看一眼,听说了周小安把人关厕所里的英雄事迹,非常有诚意地表扬她,“就地取材,反应迅速,行之有效,小安很有做侦察兵的天赋!”

家里终于有个有眼光的正常人了!周小安高兴得跳起来就想扑过去抱小叔一下,扑到一半顿住,脚步一转往外跑,“小叔!我给你留了菜,有肉!你再吃点儿!”

周阅海看看周小全和小土豆,严肃地吩咐他们,“到点儿了,去睡觉!”

饭菜都在蒸锅里隔水热着,周小安很快端上来,端端正正地摆好,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小叔吃,“小叔,你猜哪个是我做的?”

周阅海咳嗽一声,“小安,您叫我什么?”

周小安趴在桌子上耍赖,“小叔,我今天就是想叫您小叔,就这一天,好不好?”她今天实在是累了,想放松一下,不想再提任何让她不舒服的事了。

周阅海放下筷子,并没有因为她的撒娇而妥协,坐到她身边认真看她,“小安,我不是你小叔,也一样可以安慰你,可以让你依靠,帮你解决所有事。我们已经说好了,我会对你比以前更好,忘了吗?”

周小安垂下眼睛沉默摇头,没忘,可那不是他们说一句不见外就能还跟以前一样的。

周阅海知道她跟自己这样见外其实是好现象,是她已经开始不拿他当亲人看的一个开始。这是他们必须走过的一个阶段,只有让她从心里接受他不是她的叔叔了,她才能转变对他的态度。

这对她来说肯定非常不容易,可完全避免不了。他再心疼也得让她去经历。

虽然心里一步一步早就计划好,她也一点一点地按他的计划在往前走,但看她这样落寞地跟自己疏离,他还是受不了。

周阅海起身,把周小安也拉了起来,带她进她的卧室,关好门以后冲她张开手臂,“就今天一次,下不为例。”

看周小安犹豫又渴望地站在那里不动,周阅海上前轻轻把她拉进怀里,温柔地抱住,“今天再做一次小叔,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她刚才要扑上来抱他,他怎么会没发现。中途停下来,肯定是想起他已经不是她小叔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激动起来可以无所顾忌地抱一下,伤心了也可以要个安慰的抱抱。

她现在就像个迷茫不知所措的小猫,跟本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只能被动地接受对她来说太过突然残忍的一切,手忙脚乱毫无章法地应对着,承受着这件事对她生活上的改变,情绪上的压力。

越是意识到小叔不再是亲人的事实,挣扎和反弹越强烈,在真正接受之前,她肯定非常不好过。

周阅海轻轻抚着周小安的头发,心里万分不忍,却必须带着她坚定地向前走。

开弓没有回头箭,从对她说出真相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回不去了。

周小安被抱住好一会儿,僵硬的脊背才慢慢放松下来,轻轻伸出手臂,一点一点试探着环住小叔的腰,又一点一点地把脸埋在他的怀里。

很久以后,她才轻轻地开口,“小叔,您一直做我小叔不行吗?”这个问题她自己想了无数次,今天终于问出口。

来到这个世界,她从来没把亲情用血缘界定起来,只要彼此把对方当做亲人,那就是亲人啊!像她跟小土豆,跟建新,跟小妞妞,甚至跟周小全她都从来没想过是因为血缘才是亲人。

为什么跟小叔就不行呢?

周阅海深吸一口气,周小安的委屈他不是不知道,可他再心疼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小安,对不起,我不想做你小叔。”。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