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正文 第218章 不见!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好好待他,这是美瑶对阮七娘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她对阮七娘和宋珏的最大祝福,可若是这样的幸福是建立在自己手里沾染上无辜之人的鲜血,这样的幸福纵然获得了,又能维持多久呢?

    阮七娘看着自己满是划痕和创伤的手心,不知经历过多少个夜里,她用着自己的短刀,一点点地划伤她的手心,以至于她的痛楚早已感觉不到,而她也从来都不会将自己的手心轻易展露在别人的面前,为的就是小心翼翼地守护一个事实,一个她不想去说、却早已镌刻于心的事实。

    早在宋珏抱着自己进入里屋,她便知道他会做些什么,她尽量保持着自己最为放松的姿态来面对,而满是心事的他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一点,趁着她“熟睡”之时,他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或许,阮七娘在这样的感情里渐渐摸索出了他的某种特点,那便是以她为核心的念头实在太重,不管是设想什么计划,还是和她出行,甚至是昔日的点滴陪伴,他对于自己的心都太多。

    因为太多,所以已成残废的宋珏开始了退却,这其中的原因,她自然也懂,他已经成了无用的废人,即使身体有所好转,也不会再恢复到从前,而他这一辈子都只能待在轮椅上,再也不可能重新站起来。

    她明白,他不想让自己担心,不想成为她的负担,于是他在她的手心点上红痣,随后将诸多的怨恨侵入至了她的体内,为的便是让她报仇,继而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只是想要抹去她和他的所有记忆,那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况且这种经历,她已经遇到过了一回,再要遇到一次,也自然知道了应对的办法,在他摇动着轮椅缓缓离开里屋,她没有任何犹豫地睁开了眼睛,在红痣的威力还没有真的完全渗透进自己的意识里,她努力回想起了和他的所有过往,意志坚定地让他的所有努力付诸东流。

    但是,他不会知道这一点,而她也不会说出这一点,等到自己出现了兰轩阁里的自己房间时,她的伪装便开始了,进展应是十分不错的,至少美瑶和伶月皆都相信了她再度失忆的事实。

    那么接下来就是让萧陌离知道这个事实了,她向来就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不穿一双鞋子,不披一件外衣,甚至连发髻也来不及梳理,就匆匆来到了他的房间,一番无休无止的乱砸之后,她说出了杀他的那句话。

    以她对于萧陌离的了解,他不会真的相信她的话,事实也确实如此,他本来就是一个多疑的人,仅凭几个动作、几句话,他怎会相信她失忆的可能?

    于是,她设计了那么一出,而萧陌离在她的连番设计之下终于还是半信半疑地默认了她失忆的这个事实,那么他接下来要做的一件事情,便是带她去寻找真相,还有杀害宋珏。

    萧陌离对于她能杀害宋珏的成功率一直都很高,或许是信了那句,只有在心爱之人的面前,那个人才会放松所有的戒备,而那时便是最好的时机,因此当他相信她是真的失去了和宋珏的回忆,他的疑虑也瞬间消失,颇为放心地让她执行这一切。

    若是在过去,阮七娘定然不会用手里的短刀对准宋珏,只因为他是她的夫君,是她今后的唯一依靠和相守,她怎么可能轻易伤他?她根本就不会那么去做,因为她会心痛,会难过。

    然而如今的她,却必须要这么做,不为别的什么理由,仅是为了能够更好地伪装自己的心,为了可以帮他多争取一些谋划的时间,她必须要杀他,必须要让他“死”,这是他和她都无法改变的命运。

    因此,纵然知道宋珏如今的状态也不过是在勉强维持,纵然知道宋珏不会去责怪她的所为,她的眼泪还是会不禁流下,仿佛也不过是一瞬间的时间,她便用短刀刺进他的胸口。

    动作快速和反应敏捷,是她一贯的特点,她可以在不利于自己的条件之下瞬间做出防护的准备,也可以在有利于自己的条件之下瞬间做出攻击的狠招。

    就好像是多年之前的那个夜里,她独自一人待在原地翩翩起舞,为的不过是魅惑住那些林家下人,为的不过是拖延一些时间,让他可以更快地赶到那里救她。

    短刀刺进他的胸口,他没有开口说出任何一个字,也没有发出任何伤痛的声音,仿佛这一刀不是刺在自己的胸口,而是别人的,许久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勉强伸出手拥抱住她,略显艰难地唤了她一声,道:“七娘,别哭。你做得很好,这一刀干净利落,我想自己应是可以没有任何痛苦地死了。”

    他说着这句话,手不禁伸向了她握着短刀的手,将她的短刀再送入几分自己的胸口,这一次是真的痛了,他不禁拧起了眉,下一瞬他便用力地推开了她,神情满是震惊地看着她,想要说些什么,却是再也说不出口。

    阮七娘知道自己该离开了,她看着他的胸口依旧在流淌着鲜血,看着他朝着自己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分明是极度不舍,却还是依旧保持着他的笑容,对于她和他的告别,她只有做到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开,等着他的再度回归,等着他能够铲除萧陌离的那一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阮七娘转身离开了,手里始终握着的短刀仍然在不停滴血,那是他的鲜血,是她最爱的他做出放手的最后一步,她伸出另一只手擦拭去了脸上的泪水,快速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便提起了脚步缓缓朝前而行,慢慢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他的生命里。

    他们再要相见会是何时呢?是一年,还是两年,还是再也不见?他不知道,她也不知道,他们只清楚的一点是,目前的他们不能再见,因为他们的身份已是阻隔了很远的距离,而他们想要对付的那个人还未铲除,一切都尚不明朗,因此对于两人心里的情感,他们只能选择放下。

    阮七娘带着留有他鲜血的短刀离开了,萧陌离只需要一看就能知道结果,而他会尽可能地让自己彻底“消失”,让萧陌离相信他是真的“消失”,自此以后,萧陌离就会成为真正的主宰,可以随心所欲地去做所有的事情,而他的机会就会很快到来。

    当萧陌离去做一件事情,宋珏会在第一时间里清楚地知晓,阮七娘那把沾染了他鲜血的短刀就是一个很好的凭借,即使他无法离开这片竹林,他都可以通过血液的缘故,轻易进入兰轩阁,悄无声息地潜入萧陌离的视线里,借机掌握住他的所有动向,包括他如今的主人究竟是谁。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这一点是常理,对于他来说是必胜的法宝,或许是经历过了一次严重性的失败,他才发现自己对于萧陌离的认知还没有清晰到完全掌控他想法的地步。

    因为不够了解,因此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在关键时刻选择原谅,也许正是因为只有他知晓,萧陌离是他的亲哥哥,他才会在最危急的时刻,选择相信萧陌离会真的改过自新,会真的放下自己的野心,会真的放过他这个虽然不算是感情最为深厚、却也毕竟帮助过他很多回的教坊师傅。

    只是,他还是低估了萧陌离的善变,置之死地而后生,他可以这么做,萧陌离也同样可以办到,于是,他接受了最为严厉的惩罚,并且不幸地波及到了老爷子。

    如果不是因为老爷子最后一刻保护着他,他定然已经在两年之前就死了,这让他的心里萌发出了一个无比坚定的念头,那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地铲除萧陌离。

    可是,若想要做到铲除萧陌离,又是那么困难,毕竟如今的萧陌离太过神秘,本领也不知到了何种境界,况且他还不知道这个人的心思,此时想要谈什么铲除,还是未免太早了。

    故而,他将所有的视线落在了老爷子的那本毕生心得,他知道萧陌离很想得到这本秘籍,也知道若要铲除萧陌离,他必须要学会里面的所有内容,然而这样的学习不能快,只能慢慢来,毕竟他如今的状态不能允许自己盲目地乱做什么决定,若是想好了,就必须要有一个最为精确的规划。

    两年的时间,他自然是规划好了全部,就在阮七娘将短刀刺进自己的胸口,他的规划终于开始了,一出真正的“置之死地而后生”,一出真正的“毫无顾忌”,就此正式展开。

    宋珏的目光慢慢变得深邃,他伸出手止住了自己继续流淌的“鲜血”,随后摇动着轮椅来到了美瑶的面前,缓缓抬起手,将她的灵魂小心翼翼地护进了这片竹林里,放在距离楚昀鸿并不遥远的地方,让他们可以时刻见面,再也不会轻易分开了。

    而她的尸体,则被他轻轻抱起,摇动着轮椅来到了老爷子的坟墓旁,那里早已放置了一个特殊的衣冠冢,那是他给楚昀鸿的,如今他将她也妥善地放了进去。

    生不同时,死却同穴,这是相爱之人最想要的结局,如今他将这个结局给了他们,相信他们会幸福地在一起,至少不会再轻易分开了。

    在他做好这一切的时候,他听到身边传来了美瑶的声音,仿佛在说一句最为平常的谢谢,但他却明白这是她想要的,他只是缓缓地点了点头,摇动着轮椅缓缓离开了,自此以后,他不再会是过去的那个他,而是一个全新的宋珏,一个不会为谁轻易改变的宋珏。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