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三十七章 风竹天圣,谁能挡我?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百度搜索 玄门小圣传 天涯 玄门小圣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道信念完圣旨,便下台离去。&bsp;三丈高十几丈长宽的法台搭建在大佛台正中的白玉地面上。法台四周各大门派齐聚。又有数千名天台宗小和尚搬来桌椅,标志木牌等等。

    大约半个时辰,各大宗门除去了蒲团,尽皆坐在了竹椅之上。实力越强的宗门越是靠近法台,像是楞严寺,神风阁,更是在最前方!

    远远望去,天台山顶的场面令人震撼!

    高入云霄的天台山顶仿佛被一剑斩断,留下由白玉铺成的方圆近百里的大佛台,大佛台深处几百丈高的释迦摩尼像巍然而立。

    在佛像下又有几丈高的法台高建。法台周围坐满了周天大几十个大宗门,近五千天选者!每个宗门前方都立有几丈高的木牌,上书宗门的名称。

    一位天台宗长老登上法台,看着台下近五千天选,运足内力,高声道:“诸位同道,佛道共济会前期的诵经阶段已经圆满完成。现在,佛道共济会正式开始!”

    “此次共济会,可以说是英雄尽出!此次,佛门宗派有楞严寺,净土宗,法门宗,菩提山,等等……共计个宗门前来参与盛会!”

    此言一出,台下靠后的中小宗门尽皆一阵惊呼。天台宗长老所说的这四个宗门再加上天台宗,此乃佛门最为庞大的五大级宗门。此次竟然一个不落的全都来了!

    那天台宗长老又道:“道门宗派有上清宫,正一教,昆仑仙宫,蓬莱岛以及神风阁!等……共计o个宗门前来参与盛会!”

    叶笑天,风竹,诸葛瑜睿等神风阁弟子听到那长老如此介绍,不禁眉头一皱。按地位来说,怎么着都应当把神风阁放在位,如今竟把神风阁排在最后,当真是有些闷气!

    其他宗门一片哗然,虽说周天大道门昌盛,佛门相对势弱。但如今原本应该是佛门的盛会,佛门宗派却只有道门的一半。众人想到这里不禁都感叹神风阁对道门宗派的影响之大,真的难以想象!

    那天台宗长老见台下一片哗然,赶忙一声大喊:“各位,共济会正式开始,此次盛会亦是给各位一次排名的机会!各大宗门尽皆派三个一百岁以内的弟子,进行切磋。胜了便留在台上,输了便由第二名弟子替换,直到一方无人为止!直到最后决出此次共济会的最后胜者!”

    下面请各个宗门派人前来抽签,选择对手!

    以前并无佛道同会的先例,也不知要开些什么内容,毕竟他所有来参加大会的人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从风竹与天台宗的恩怨中捞到什么好处,并不在意什么共济会。

    故此众门派也都依照规则,前去抽签。此次切磋,级门派并不是很在意,像天台宗长老方才所念的十个级宗门更是没有抽签。

    倒是那些相对的中型门派却是自以为抓到了一次在周天大扬名的机会,各个都异常兴奋。此次前来的六十多个门派,在每一个单独拿出去,在周天大上都可以算是大宗门,但是相比于神风阁等级宗门,就相形见绌了。

    就在风竹与叶笑天飞上大佛台之时,早有天台宗弟子报给师门长辈,慌得天台宗几位长老宗主等人齐聚与大雄宝殿。

    道信,神光,神青,远山,远法与其他几位老和尚尽皆在此,个个眉头紧皱。

    “师兄,这风竹老儿终于来天台山了,我就不相信他敢当着天下佛门的面与我们动手!”一名长眉老和尚声音尖锐,对道信言语道。

    道信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低声道:“道明师弟,你还是放不下仇恨,百年前确实是僧璨师叔有错在先,是他失手才……”

    “道信!”一声低喝,打断了道信的话。

    众人尽皆安静,躬身看向一直盘坐在佛像前黄蒲团上的形同枯木的老和尚。这老和尚一条黄布缠于身上,坦胸赤足。

    道信,道明深呼一口气,躬身道:“师尊。”

    神光与神青二人颔行礼道:“师伯!”

    其余几位和尚也躬身尊敬道:“弟子拜见僧沁师祖。”

    僧沁虽形同枯槁,但眼神如同雄鹰一般锐利,慢慢起身,眼神缓缓扫过在场每一个人。此时的大雄宝殿中,静的可怕!

    “哼!”

    一声冷哼,道信等人浑身一颤!

    僧沁双眼微眯,左手摸一下自己那鹰钩鼻子,一字一字,缓缓沉声道:“风竹十几年前闯上我山门,仗着神风阁那绝世法宝杀戮我宗门,又在战场上杀了我宗门十三位虚境弟子,整整十三位啊!十三位!”

    僧沁声音越来越低沉,强大的压迫感是每一个人的身上冷汗直冒。

    “这十三位虚境,其中有你们的师长,师兄弟,他们都是我宗门的顶梁柱!未成正果却惨死在风竹的手下!如今他竟敢又来我大佛台,简直是欺我宗门无人!此事不论百年前究竟谁对谁错,天台宗定要与那风竹不死不休!神光,神青,你们二人修炼不足一甲子,却已达炼神返虚之境,也不枉你们的师尊僧璨的一番栽培。如今便是你们二人报答你们师尊的机会!”

    神光漠然道:“师伯,那风竹老贼十四年前敢伤我师尊,弟子今日定让那神风阁众人有来无回,将那风竹碎尸万段!”

    僧沁又是一声冷哼:“神光,你虽天赋极佳,但心性太差,锱铢必较,嫉妒心强,为人锋芒太露。你有何修为让那神风阁有来无回?又有甚神通将那风竹碎尸万段?张狂自大,如此下去早晚会吃亏!”

    神光心底冷冷一笑,嘴上却道:“弟子谨记师伯教诲。”

    神青犹豫道:“敢问师伯,师尊他?”

    僧沁看了神青一眼,低声道:“待到时机成熟之时,你师尊他自然会现身。”

    那长眉和尚道明尖锐的声音传来:“师尊,我们何时动手?”

    僧沁嘴角一翘,锐利的眼神望向大雄宝殿的房顶,双眼仿佛穿透了房顶,看到了高空之中。

    “不急,”僧沁道:“此次水佛会牵扯甚广,不光我佛门护法,就连那道教教主张道陵都现了法相,不可轻举妄动。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帮助你师叔僧璨拖时间!”

    “五斗米教小教主,他也敢称自己为天师,当真不知羞耻。”神光眉毛一挑,不屑的说道。

    僧沁皱眉道:“你懂什么?虽然在九州祖脉宇宙,张道陵所创之教被戏称为五斗米教,但是我等分支宇宙上的道教尽皆受他影响,说他是所有宇宙的道教共主毫不为过!”

    神光后退一步,道:“弟子知错。”

    僧沁道:“尔等无须妄动,一切听我吩咐便是。”

    随后,众人散去不题。

    一连半个月,众天台宗弟子谨遵僧沁之言,并无丝毫动作。只是风竹等人半月都不见羽前来,心中不免猜忌,但派人一连寻找好几日,也未寻得羽的踪迹。

    另一方面,佛道共济会的切磋也于已经进入到了尾声,如今六十多个门派仅剩下不到二十个!其余尽皆被淘汰,在大佛台上只有当观众的份。就连十个级宗门中除了楞严寺,其他的九个也抽了签,而不巧的是,天台宗的对手便是神风阁!

    圣东帝国。

    一条大河蜿蜒流过一座悬崖峭壁,在悬崖下,是一片古老的大森林。悬崖上的大河落下,形成瀑布流下,径直落在森林中的一片湖泊之中。这湖泊有方圆几十里,深不见底。

    忽然,一声长鸣,一只三丈大小黑色大鹏鸟从湖中冲出,带出的湖水飘散在天空中,在阳光下形成一道彩虹。

    “嗬——”又是一声长鸣,一直三丈大小的白色大鹏鸟也冲出湖面,在空中与黑色大鹏相互打着转飞着,渐渐形成了一黑一白两个阴阳鱼状的图案。

    紧接着,一名二十岁左右的赤身青年从湖中一飞冲天,落于地面,穿上衣物。望向空中的阴阳鱼。

    “鸟儿回来吧。”青年一招手,阴阳鱼渐渐停止旋转,又分离成两只鹏鸟。两只鸟飞向青年,越来越小,最后一下钻入青年的泥丸宫中。

    “黑白内丹还是不能使用太久,”青年自言自语道:“多亏了那只蛟龙,让我领悟了如此神通。”

    这青年正是羽,自从被神青从空中扔下,便落入了这森林中,如今已在这森林中的湖边呆了半个多月。

    “这半个月把坎水印完全炼化了,又领悟了如此神通,也算是因祸得福吧。”羽微微一笑,:“真的多谢那神青和尚了。天台宗也不尽是那些心术不正之人。还是先将伤势养好再去计较!”

    再看大佛台上,一晃又是半个月过去了,天空中那祥云瑞霭渐渐淡去,佛号道音也都慢慢化作无声。个各宗门讲道听法已经结束早在一个月前便已结束,直至今日,那佛门护教伽蓝等人才渐渐离去。所有宗门依然聚集在大佛台上,一个都不曾离去,众人皆明,重头戏马上要来了!

    大佛台上,随着一声钟响,道信飞上法台,朗声道:“各位,此次水佛会开创万年先河,定会在周天大史书上写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佛道共济会比斗了一个月,如今各大宗门仅剩十一个,今日各位暂且前往我天台宗法华寺中,享用斋菜。等明日的决赛!”

    四五千人起身站立于法台周围,便要下山。不过刚要行动便被风竹所吸引,尽皆停住了脚步!

    此次佛会,不管是道门还是妖族,有哪个是为这什么佛会来的?众人尽皆知道,此次神风阁与天台宗的恩怨定将会做个了断!天下更会因此陷入动荡!

    忽然间,风竹一飞冲天,凌空立于空中。众人一惊,慌忙向空中风竹望去。

    道信心中苦,暗自叹道:“诸天神佛护法刚刚离去,他便来了。算了,该来的终将是要来的,阿弥陀佛。”

    风竹傲然立于空中,微风吹动着风竹的道袍。

    风竹咬牙道:“道信,快快让那僧璨前来于我处受死!”

    此话一出,各大门派尽皆一惊!

    道信被风竹此言气的脸色涨红,大声喝道:“大胆风竹,竟敢在此撒泼,你可知这是何处!此乃佛门圣地,更值刚刚开完水佛会,诸天万宰尽皆于此护法,岂容你放肆!”

    虽说道信也认为当初自己的师叔僧璨的做法不对,但是自己的立场却不容他道信低头,否则他就是天台宗的千古罪人!

    风竹怒极反笑,不再言语,右手成爪,化为好几丈大小的法力虚影,大手虚影猛然间向法台上的道信抓去!

    再看道信,被这虚影吓的五窍赤红,遍体生津。自知不敌,慌忙使出法力便要逃窜,还未曾飞出法台的范围,在空中便被大手虚影一把攥在手中,任凭道信怎么挣扎,也不能动一丝一毫。

    众人见此,尽皆倒吸一口凉气!

    不管是道门弟子还是佛门弟子,全都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道信是何人?乃是天台宗祖师级别的人物,比他辈分大的也就两三个。

    生平更是教出无数佛门高僧,桃李天下,威信极高,修为深不可测!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位大师,在风竹手中竟然连一回合也撑不下来!风竹的修为让人想一想都觉得胆寒!风竹天圣的名号确实不是白叫的!

    神风阁众弟子见自己的太上三长老如此神威,更是一把抓住道信,心中的自豪感前所未有的膨胀,所有人都以自己是神风阁弟子为荣!

    风竹用力拿住道信,向道信讥讽道:“你个好为人师的老秃驴!这一辈子教出的弟子不少,自己却还是个夯货!”

    道信何时受过此等侮辱!如今风竹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周天大天下宗门的面羞辱于他,早就气的面红耳赤,双眼瞪得滚圆,气极喝道:“风竹,你!你休要欺辱于我!大不了一死,何故如此刁难,你就不怕得罪整个佛门吗!来人,快快去请弘忍大师!”

    道信最后一句却是对台下已经看傻了的天台宗弟子喊的,只是还未有人去,法台下,楞严寺的区域内,便有一小和尚出来慌忙喊道:“道信师祖,楞严寺的高僧们半个月前就下山了!如今早就不知去向!”

    道信闻此险些气晕过去。风竹冷哼一声,沉声向缚于空中的道信问道:“快将僧璨交出来,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道信沙哑喝到:“风竹!你敢动我,便是得罪了整个佛门!你以为你神风阁能挡住天下佛门与诸天护法吗!”

    风竹哈哈大笑道:“诵经时期已经结束,你们佛门那些小头陀早就回佛界,如今各门派切磋,哪里还会有什么佛门护法?就剩下你们这些小虾米,又有谁敢挡我!”

    风竹凌空而立,身上散出一股睥睨天下的起势,强大的威压压得众人心头一闷。风竹缓缓扫视各个佛门宗派,竟无一人敢于其对视,尽皆低下了头,默念起佛号。

    “前辈,且容晚辈一言!”众人的注意力尽皆被这一求情之声所吸引,风竹也转头看向台下。

    邵华一身淡鹅黄袍,披散着头纵身跃上高台,微笑着向空中的风竹鞠躬拱手道:“风竹前辈,晚辈邵华,乃是道信的大弟子,如今师尊有难,弟子不能不管,甘愿代师受过。还请前辈放了我师尊!”

百度搜索 玄门小圣传 天涯 玄门小圣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