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一百四十六章、刑堂夜审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高速文字首发 www.dindian.net 手机同步阅读 m.dindian.net 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顶点小说】

    杏林山庄。●↖∠顶点小说点在线阅读www.dindi an  .net√⊙、ybdu、

    外院。

    一间爬满了绿色爬山虎的宽阔石屋,石屋正中,有一座巨大紫色丹炉。

    丹炉底下,是熊熊烈火。

    一个身穿淡蓝衣裙的少女,站在丹炉前,照看火势,过了一会儿,又走到一边的草药架子旁,伸手整理药草。

    她的面容,平静温和,她的手法,娴熟轻快,她的眼睛,如同一块温玉、一盆清水。

    就在这时,两名年轻的杂役弟子,结伴从石屋窗前走过,一边走一边聊天。

    聊天中,两人口中,偶尔崩出几个不一样的字眼:“外院”、“蜂群”、“杂役殿”、“唐古”、“刑院长老”……

    一边聊著天,一边消失在拐角尽头。

    石屋中。

    开始时,少女并未在意,但偶然间,听到“唐古”,“刑院长老”等几个字时,少女的手不由微微一颤。

    手中所捏的一枚“番石花”,无声掉地。

    而后,她根本来不及捡起地上这枚番石花,转身快速出了石屋,朝那两名杂役弟子所去的方向追去。

    ……

    杏林山庄的丹术院,一共分三进九隔,有二十七座大小不一样的石楼。其中最中心的一座,名叫‘丹楼’,又称‘杏塔’。

    杏塔也分九层。

    其中第一第二层,摆放的便是数量最多最为低级的大众级炼丹术。

    此时,正有数十名弟子在这挑选。研究。

    左边一排,淡褐色书架下,正有两名弟子,中间间隔一丈的距离,各自捧著一卷炼丹术观看。

    其中一名,是一位一脸文秀气质,让人看起来十分舒服,亲切的青衫少年。

    另外一位,则是一位相貌十分粗豪,脸膛微黑的蓝衫青年。

    两人看得十分认真。四周也一片寂静。无人打扰。

    就在此时,一阵喧闹声自院外传来,两人先是一皱眉,然而过了片刻后。互相看了一眼。青衫少年与蓝衫粗豪青年竟同时放下手中书卷。朝丹塔之外走去。

    片刻后,两人出了丹术院,身形一拐。竟朝刑院的方向而来。

    ……

    交易街,宗门坊市。

    一间十分气派庄严的奇异阁,二楼雅轩,一名紫衣嚣狂青年随意而坐,身边放著一杯浅碧色的香茗。

    一名白发老者躬身站在他面前,正解说著什么。

    突然,楼下传来一阵杂闹声,过了片刻,紫衣青年面无表情,只是端起香茗喝了一口,淡淡地道:“唐古,呵呵……”

    他没有动,目光却望向窗外。

    ……

    今夜,刑院之中,灯火通明。

    漆黑、幽深,四壁悬挂著二十四幅森狱恶鬼图的杏林山庄第一恶地,刑院大堂。

    无数只牛油巨烛,燃烧在青铜兽嘴中,映照得整个刑院大堂亮如白昼。

    然而,无论是谁,站在此地,依旧感到身躯一阵寒冷,望著四周,似乎有一股莫名的阴气扑面而来。

    站在外面围观的一群弟子,身躯不由缩了缩。

    大堂正中,或跪或站,或躺或坐,聚集了足有三四十多人,大部份都是一身灰衣,一看就是杂役弟子。

    唯一坐著的,是杂役殿殿主,颜王枭。

    而大堂上首,紫梨花木桌之后,端端正正,一共坐了三人。

    最左边那名,是一位面无表情,双目微闭,一身黑衣的中年男人。

    其一双手掌,平放于桌,十指交叉,枯瘦冰冷,僵硬如一块大理石。

    中间一位,则是一名葛衣老者,白须白发,满脸皱纹,手中把玩著一对金环。

    右侧一位,则是一位女子,她身穿一袭鲜红柔软的丝袍,面容隐在一层白纱中,看不出表情。

    其仅露出来的一寸皓腕,如玉如缎,如霜如雪。

    但是,她气质淡然,神意飘渺,坐在那里,却仿佛坐在孤崖之边,隐泉之畔,与这大殿全无关系。

    无论这大殿中等下要发生何等事情,皆与她无关。

    杏林山庄中,可能大部份人没见过这三人。

    但绝对没可能,有人没听过这三人的大名。

    刑院三老,“黑阎罗”铁石,“寸手金环”葛恩义,“鲜红夫人”冷星阮。

    三人,全是玄黄境以上的高手。

    而且……

    铁面无私,手段强硬,作风简洁,处罚冷酷,人见人怕。

    无论多凶恶的暴徒,在刑院三老面前,都弱小得像一只绵羊。

    无论多强大,多谨慎,多狡猾,因为负罪,逃得无比隐僻,逃得山高水远,最终都会一一被他们抓回,承担应有的惩罚。

    可以说,在外人眼中,刑院三老,代表了杏林山庄最高的武力,与威慑力,即使是武院,在这一方面,也很难相比。

    武院人数可能更多一些,但是,论高端战力,还不如刑院,因为刑院掌握的,是处置、刑罚之权。

    而这个权力的包含之下,武院也在其中,难以幸免。

    当然……刑院长老,大部份,出自武院,有时,甚至是兼职。

    而武院的最高组织,影组,因为露面太少,太过神秘,不在此列。

    今日,一个小小的杂役殿事故,本来应该是不需要出动三位刑院长老的。

    但是毒蜂蜇人这件事件太过骇人听闻,所以三人一齐出现,这在刑院审判近十数年中,也是十分少见的。

    葛恩义目光四处扫了一眼,而后定格在大殿正中,那六七名躺在地上,犹自不断哼哼啊啊,一身红肿,满面污血的杂役弟子身上。

    他眼睛微微动了一动。

    人来得都差不多了。

    不但所有涉案弟子全部被抓,就是当时在场的其他人员,也一个不落。

    大殿之外,更是围了密密麻麻,厚厚的一圈人,至少有近百个,不少是杏林山庄外院的入门,甚至精英弟子。

    当然,杂役弟子更多。

    终于,他的目光,落到大殿正中,除了那六七名躺在地上,唯一平静站著的年轻男子身上:“唐古,你可知罪?”

    那名即使面对如此情况,依旧显得不疾不徐,云淡风清的年轻男子,微微一笑,抬起头,忽然问道:“请问长老,唐古何罪?”

    “嗯?”

    葛恩义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惋惜。

    “如此证据确凿,数名弟子被你纵蜂蜇伤,至少要几个月才能痊愈,从所未有,骇人听闻,你还说无罪?”

    ……

    ps:第二更。(未完待续。。)

    【多多宣传本站就是您对我们的最大支持!顶点小说手机版:http://m.dindian.net 无遮挡广告】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