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三百六十四章达者为先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听着李世民显露出的语气,魏征心里松了口气,眼神深处闪过了一丝后怕,唇角张郃,”看来这件事还真有问题,幸亏没有冲出去,陛下这分明就是想找机会,报复我平时太过于严厉了,哼,绝对不会让你抓到把柄!“

能站在大殿中的,全都是人精,情势的走向,大都能看个八九不离十。

李世民本能的瞪了宇文哲一眼,好像不瞪这一眼,心里就有些不舒服,随即,拿起了身前龙案上的毛笔,伏在案桌上写了起来。

众位大臣愣神的看着李世民在奋笔疾书,不大一会儿,李世民停了下来,王德拿着李世民写的东西,走了下来,递到了长孙无忌的手里。

长孙无忌站在文臣一列最前方,看完以后,不停地点头,随后把手里的宣纸递给了身后的杜如晦,很短的时间,这张纸就落在了魏征的手上。

“哈哈哈,好见解,英雄不问出处,好一个正视自己,好一个海乃百川,好一个达者为先,好大的胸怀,陛下真是好见解啊!”

魏征的双手有些颤动,如此说来,就算是真的让一位歌姬传授皇子学识,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魏征拿着这张宣纸就不放手了,急的他后面的官员火急火燎的。

孔颖达就站在魏征身后,见状,直接拔着脖子凑了上去,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一句”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这可是自己老祖宗的东西,什么对错,自己老祖宗说的,当然是对的!“

李世民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没有看到这张纸的大臣们,完全处于眩晕的状态。

这是看到什么了,至于那么激动,一位歌姬出任皇子之师的职位,你们都不管了?

宇文哲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本能的抬起胳膊,对着李世民抬起了大拇指。

原本自己已经做了舌战群儒的准备,现在看来,是没自己什么事了,出风头的事全让李世民抢走了!

“行了,那位隐娘,朕已经亲自考量过,至于这件事情,以后无需再提,只要有才华,又怎么会受身份所累!”

最终,还是李世民为今天的闹剧,定下了基调,“以后隐娘就是教导皇子公主们音乐的老师,你们就别跟着瞎参合了!”

“呵呵,看来这位隐娘大师的音乐技艺,确实非同一般,微臣还真是来了些兴趣,若是能感受一番……”

阎立本笑了笑,道。

“本官也是这么想的!”

“这位隐娘大师现在寄身于寻芳阁,不如今天晚上,大家前去捧场,听上一听如何!”

众位大臣议论纷纷,刚开始剑拔弩张的参奏,瞬间就不见了,仿佛李世民龙案上的奏折,就不是他们写的一样。

宇文哲早已经呆滞在原地,“这又是什么情况,这可是早朝啊,怎么成了给隐娘圈粉的会议了?诡异,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

“行了,今天的早朝就到这吧!”

李世民不耐烦的站起了身来,龙案上还放着两本书等着看呢,不对,是三本,还有一本西游记在龙案下面藏着。

“臣等告退!”

大臣们行礼,准备离开。

“等等,魏征留下,还有一件事,刚才朕写的那些,并不是朕的见解,是稚奴的,你们可不要误会!”

“什么?稚奴,晋王殿下?”

“不可能,晋王殿下才多大,这怎么可能?”

绝大部分大臣,下意识的大声叫喊,只有长孙无忌一人,震惊的看向宇文哲。

长孙无忌的双手甚至都在无意识的颤抖,李治的性格有多么软弱,他作为亲舅舅,在了解不过了。

怎么才几个月没有去后宫探望,就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说出这种让魏征看了都不禁放声大笑的话。

只有一个理由,这个理由也就长孙无忌和他身边站着的这几位大臣想到了。

至于李世民胡说,这种可能,没人会相信。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为何李世民会把自己所有的孩子都交到宇文哲的手里。

此时长孙无忌看向宇文哲的目光,充满了忌惮,再也不是当初宇文哲刚刚进宫之时,把宇文哲当成后辈来看待了。

谁都知道,成为皇子师,以后会获得什么样的政治资源,最起码,皇子长大后,就是政治资源之一。

而宇文哲,是皇子们的老师,一个们字,这就让人觉得恐怖了。

退朝后,魏征留在了太极殿,众位大臣散去,宇文哲也回到了自己的禁军小屋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在宇文哲的禁军小屋里,有一名禁军将士正在等候着,在看到这名禁军将士的一瞬间,宇文哲松了口气,眼神里流露出了一道欣慰的光芒。

“稚奴,贞儿,你们没有让为师失望!”

………………

魏征在太极殿待了大半天,离开后,整个人显得十分激动,手里拿着一本书,从手背上迸起的青筋可以看出,魏征用了很大的力气。

出了玄武门,魏征回到了自己的府邸,魏征这是第一次没有在当值的日子去中书省。

直接回到家,把自己关进了书房,连午饭都没吃。

魏叔玉和魏征每天当班的地方都属于中书省,魏征只有病重时才会休息,而且还得是病的爬不起来床的那样,上午没有看到魏征,可把魏叔玉给吓坏了。

早上还精神抖擞的去上朝呢,怎么退朝后人就消失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魏叔玉赶紧跑回家,在府里找了一圈,最终把视线放在了书房里。

“嘟嘟嘟!”

魏叔玉敲门,屋里没什么动静,但是透过缝隙,能看到书房里的身影,只是有些看不真切。

魏叔玉着急啊,也顾不得什么礼仪,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也是魏叔玉的动作太大,魏征这才有了反应,魏征抬起头,眼神里还有些茫然,就像是陷入了另一个世界,还未曾回来。

“是叔玉啊!找为父是有什么事吗?”

“孩儿担心父亲身体,所以回来看看,父亲可是有什么不适?”

魏叔玉看着魏征的神情,心里更加担忧,不禁走到了魏征的身旁。

“为父无妨!”

魏征摇了摇头,随后又看向了手里的这本书。

魏叔玉有些好奇,拔着脖子想看看魏征到底看的什么,但是魏征挡得太严实,就是看不到。

良久,魏征抬起头,发出了一阵舒畅的呼吸声,“叔玉,为父以前是不是太过于苛责林哲了?”

“林哲?父亲为何会有如此想法?”

魏叔玉疑惑的问道,再者说,你这也不叫苛责啊,好像和林哲相互怒怂的时候,就没有占过便宜。

或者说,是一直在吃亏,处于弱势的一方。

“这样吧,你有空去曹府拜访一番,看看林哲什么时候有空,为父想要宴请他!”

魏征沉吟了片刻,道。

“父亲,就咱家这条件,要是摆完饮宴,恐怕就有半个月要勒紧腰带了!”魏叔玉惊愕不已,道。

魏征不喜参加晚宴,也从来没有宴请过谁,也怎突然就想起宴请了,宴请的还是宇文哲?

“你知道什么,以林哲现在所处的高度,怎么会在意吃喝,行了,你去吧!”

魏征摆了摆手,道。

魏叔玉有些不甘的离开了书房,心里的疑惑更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己的父亲,在忽然之间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

皇宫,宇文哲的禁军小院。

宇文哲穿着一身书生服,头上还带着头巾,把一头白发完全掩盖了起来,在宇文哲的身前,李治、李贞、李愔、清河,排成一列。

清河也穿着男孩的衣服,此时她是最兴奋的,因为这是她第一次赢得出宫的机会。

清河和城阳不一样,清河是庶出,母亲在嫔妃里没有多好的地位,所以每年出宫的机会并不多,就说今年一整年,也没出去过一两次。

其次是李愔,李愔站在宇文哲面前,有些尴尬,眼神总是在四处飘散,就是不肯和宇文哲对视。

幸亏宇文哲没有说什么,不然李愔没准面子过不去,再跑一次,也是有可能的。

李愔没有按原计划给宇文哲道歉,这让李治和李贞有些措手不及,李治最着急,一直再给李愔打着眼色。

宇文哲对于眼前这几个小家伙的小动作,直接当成没有见到,大手一挥,一马当先的走在了前面。

越是离着宫门近了,这几个小家伙越是激动,直到几人走远以后,才有一队身穿百姓服装的禁军将士跟了上去。

禁军将士离开不久,李世民和王德穿着一身百姓的服饰来到了玄武门。

“王德,你说林哲一天天的搞什么鬼,直说不就行,非得给朕惊喜,以朕的心里素质,还有什么能惊得住朕!”

走出了皇宫,李世民对于宇文哲吊着自己的胃口,有些不满。

“陛下,就算是没有惊喜,找到借口出去逛逛,透透气,也是好的,要是有大臣拿这个说事,正好可以推到林哲的身上!”

王德笑了笑,道。

“对啊,让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

李世民顿时高兴了起来,脚下的步伐都大了许多。

另一方面,宇文哲带着四个小家伙,走在长安的大街上,刚开始还是正常的逛街,四个小家伙一人举着一根糖葫芦,吃的十分开心。

随后,宇文哲就开始带着这几个小家伙四处乱逛了起来,哪里的街道窄,就往哪里去,哪里显得冷清,就往哪里钻,不大一会儿,就站在了一处坊市前。

唐朝的坊市,按理说都是晚上作为娱乐场所开放,但是眼前的这一间坊市不同,这间坊市所在的地理位置十分隐蔽,而且在大白天,也能隐隐听到里面传来的嘈杂声。

这样的环境,让这些小家伙儿们更为兴奋,走进坊市内,里面显得无比昏暗,每一张桌子前都围着一群人,神态狰狞,并且沉迷其中。

“大!大!大!”

“哈哈哈,真的是大!”

“他奶奶的,已经连开八把大了,你是不是出老千!”

“放你娘的屁,下一局买定离手,爱买不买!”

“哗啦哗啦……”

随后便是骰子撞击蛊盅的声音,在刺耳的谩骂声中,极为清晰。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