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546.【清清如顾】是顾时南单方面冷暴力我。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沈鸢一句话就毁了顾时南的好心情。

关于那块手表,顾时南早就觉得不怎么简单。

在这个时候提,她是真的没长脑子,还是她觉得他没长脑子?

顾时南神色无波无澜的看着对面的女人,所有的晦暗都藏在深眸底层,不露山水。

“怎么,我送的你不喜欢?”

“不是啊,”沈鸢自然的回答,“新的当然好,但是旧的那块我带习惯了。”

顾时南勾唇淡笑,嗓音缓慢低沉,“睹物思人?”

空气的温度降低,似是被一团阴沉沉的乌云笼罩。

男人的目光压迫感太过强烈,仿佛能看穿一切,沈鸢略显僵硬的牵唇笑了笑,借着喝水的动作移开视线。

“你说什么呢,我就是忽然想起来了,哪儿来的人让我思,你要留着就留着吧,别给我弄丢了就行。”

顾时南冷笑了一声,意味不明。

他连话都没说,拿着车钥匙就出门了,巨大的摔门声震得沈鸢脑袋疼。

半晌,沈鸢丢了手里的筷子,趴在餐桌上久久都没有起身。

手机嗡嗡嗡的震动声打破了寂静,最后几秒钟沈鸢才接通。

“干嘛?”

电话那端的纪以城刚从酒吧出来,一身酒味,浑身都是糜烂的颓气,开口也没什么好语气。

“我烦得很,准备去江城玩儿,你有没有时间?”

沈鸢直接拒绝,“没有,别找我。”

“还是不是兄弟?”

以纪以城的尿性,沈鸢也大概能猜到他犯病是为了谁。

“纪以城,你作天作地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还有这么一天?我离开沈家之后凉月弯就没有联系过我了,她在哪儿怎么样跟谁在一起这些你都不知道我能知道?”

清晨的酒吧外,醉得一塌糊涂的男男女女都还没有清醒。

纪以城跟他们没什么区别。

他趴在方向盘上,似是疲惫不堪。

“我知道。”

沈鸢听出了纪以城的反常,语气放缓,“那你不去找她,反而来找我干什么?”

“她杀了人,现在在牢里。”

沈鸢以为自己听错了。

电话那边是安静的,没有杂音,她在客厅,只有猫狗玩闹的响声,纪以城混沌的嗓音传过来,也足够她听清。

沈鸢用力掐了下自己的腿才找回声音,然而开口就是沙哑,“怎么会……”

青城有四大家族:时家、沈家、南家、凉家。

凉家虽然排在最后,但是家族最庞大,算起来有几十号人。

凉月弯是凉老爷子二儿子原配夫人的女儿,亲爹不疼后妈不爱,存在感和没爹

没妈的沈鸢一样薄弱,几乎没什么人认识她。

“我也不信,”纪以城挫败的自嘲,“凉家那些人如果心里没鬼,怎么可能把消息封得这么死。”

杀人可是不小事,凉月弯都进监狱了,竟然都没有一点风声透出来。

“清鸢,我满世界找了月弯这么久,现在才知道她就在离我最近的青城。”

“监狱是吃人的地方,她那么怕孤独,一定很害怕,我却无能为力……”

隔着屏幕,沈鸢都能感觉到纪以城的挫败和颓废。

消息来的太过突然,沈鸢一时半会儿也没能回神,电话一直通着,寂静。

沈鸢坐了太久手脚泛凉,声音很低,“这事儿你是从谁嘴里套出来的?”

沉默之后,纪以城淡淡开口,“一个星期前我跟凉郑在一起喝酒,他喝高了无意间说漏了嘴,我再问他就装死,什么都不肯说。”

沈鸢对纪以城也算了解。

如果他能做到,也不会等到现在,还去酒吧买醉。

纪家不会纵容他得罪凉家。

“你来之前跟我讲,我把时间空出来。”

“算了,再说吧,我就是烦得很找个人说话,”纪以城烦躁的抓了抓短发,“沈瑾之这几天可能要去江城,你安静待着,没钱了吱个声我给你转。”

虽然江城和青城临近,但沈瑾之很少会过来出差,这次是因为和陆氏娱乐有合作。

也没等沈鸢说话,纪以城就挂断了电话。

沈鸢心里乱糟糟的,先是顾时南,然后是凉月弯,再然后是沈瑾之。

像是一窝蜜蜂在她脑袋里不停的嗡嗡嗡,吵得她心绪不宁。

肉丸蹭到沈鸢腿边,爪子碰了碰沈鸢的手,“喵~”

沈鸢心不在焉的揉了揉猫头,“今天没有小鱼干,你喵多少声也没用。”

江城这么大,偶遇大可能性太低。

沈瑾之是来谈工作的,她和陆氏娱乐又不存在什么商业来往。

餐厅的窗户开着,一阵凉风吹进来,沈鸢打了喷嚏,她翻出手机日历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是十月初了。

沈瑾之的婚礼在十二月底,哪儿还有什么半年,也就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只要她熬过这两个月,沈瑾之和杨雪办完婚礼,大概也就结束了。

———

连续四天,顾时南都没有再找沈鸢,连电话都没有打过,沈鸢也不主动联系他,两个人就像是回到了最初的状态。

纪以城暂时不来江城,沈鸢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问他凉月弯的事,再担心也没办法。

沈鸢在江城没什么朋友,离开赵氏之后,跟以前的那些同事之间

也很尴尬,现在就是她在家宅一天都不会有人找她的那种。

照常吃照常睡,因为不工作,投了几家公司也还没有收到回复,她纯属坐吃等死。

咸鱼生活不要太自在,每天睡到中午,逗逗猫,溜溜狗,没什么不正常的。

只是,夜幕降临的晚上,世界都安静下来,脑海里会闪过那么几个片段,会想起顾时南。

仅仅只有那么几秒钟而已。

第五天,沈鸢终于出门了。

沐瑶在沙漠拍戏受了伤,傅城深有事不放心沐瑶一个人在家,就把沈鸢叫过去。

吃完饭,姐妹两人坐在沙发上聊天。

沈鸢心不在焉,一颗苹果削了几分钟都没有削完。

沐瑶似是无意问了句,“你和顾时南吵架了?”

一圈苹果皮掉地毯上,沈鸢有些尴尬。

“……很明显吗?”

沐瑶担心沈鸢削到手,就把苹果和水果刀都拿了过来。

她刚出院第一天回家,眉眼间有些苍白,多了几分病态美。

沐瑶笑了笑,“你都写在脸上了,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

本来是沈鸢说要削苹果给沐瑶吃,现在沈鸢然而成了被投喂的那一个,沐瑶不仅把苹果削好了,还细心的切成小块。

沈鸢捧着果盘,先喂沐瑶。

“也不算吵架,是顾时南单方面冷暴力我。”

沐瑶笑着问,“因为什么?”

沈鸢也不瞒着沐瑶,简单告诉她,“他莫名其妙拿走我的手表,我问他要,他就不高兴了。”

“就是之前你一直戴着的那块?”

“是啊。”

沐瑶认识沈鸢的时候,沈鸢就戴着那块旧表,一直也没有换过,谁问起她都说那是假货。

起初,沐瑶也没有在意,后来无意间看到傅晚也有一块,听她说那是某个品牌很多年前的限量款。

奢侈品牌的A货确实不少,就算想仿造,也得有个原版做对照,但那是限量款,就那么一百来块,而且还是很多年前的,连顾时南都没有买到,应该也不会有哪个假货工厂能有那种本事。

“你和顾时南现在是男女朋友吗?”

沈鸢想了想,点头,“算是吧,反正是在一起了。”

沐瑶大概了解了。

顾时南那样家庭长大的人,无论是自尊心还是掌控欲都不会弱。

“那块表到底是真是假,你觉得顾时南能看不出来?”

沈鸢不傻,只是装糊涂,顾时南是陪她装糊涂。

沐瑶意味深长的看着沈鸢,“你们是男女朋友,可你心里还装着别人,他当然会生气。”

沈鸢委屈。

那天她看顾时南心情好,就试探了一下,万万没想到会砸了自己的脚。

“我没想,真的没想,单纯只是舍不得那块表而已,可他非说我睹物思人,莫名其妙就摔门走了,我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顾时南没理她,她总不能舔着脸凑过去找骂。

“我都没有问过他那些莺莺燕燕,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竟然还刨我的坟。”

沈鸢苦闷闷的,沐瑶反而越听越觉得有趣。

“那就说明他喜欢你,比你喜欢他太要多,喜欢更多的人,计较的也会更多。”

原本气呼呼的沈鸢,有些恍神。

……

沐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沈鸢是她最好的朋友,不是闲事。

傅城深这几天很好说话,沐瑶开口,他就答应了,毕竟顾时南天天找他的麻烦他也头疼。

沈鸢被沐瑶一通电话从家里叫出来,到餐厅的时候才发现只有顾时南一个人,愣在包厢门口不知道是该进还是该走。

顾时南看到沈鸢也有片刻的凝滞,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了是怎么回事。

傅城深忙得连陪女人的时间都没有,哪儿还有空跟他吃饭?

目光对视之后,沈鸢尴尬的笑了笑,已经踏进包厢的一只脚收了回来,“我好像走错地方了……”

“站住。”

顾时南面无表情,拿下咬在嘴角的香烟,青白烟雾散在他面庞前,更显得危险讳莫。

沈鸢逃跑的脚步戛然而止。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后背一阵凉。

沈鸢空白的大脑还没有重启成功,就被一股力道拽进了包厢。

(本章完)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