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七零零章 再遇(给Dinachen的和氏璧加更2)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一秒记住书荒慌,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小安甚至听说他又开始指导王秀兰给街道出黑板报了。

王秀兰还特意羞涩又骄傲地去厂部借彩色粉笔,说是“要把董老师亲自指导过的图画和稿子完美呈现出来”。

周小安为此每隔三天下班都要绕一小段路,就是为了去看看董鹤轩亲自指导过的黑板报。

可是一期不落地看下来,除了构图比原来精美一些,布局更合理一些,没有了错别字和滥用词语,好像也并没有太大改变。

可能董鹤轩的指导就真的仅限于指导,这个黑板报体现得还是王秀兰的水平。

看完黑板报,周小安赶紧往尚家别墅跑。她答应了今天跟周爸爸吃饭呢。

不过她现在不是去吃饭的,而是去跟他们说一声,她今天不能去吃饭了。

她要回家听小叔说他跟那个小姑娘的事。

在饭店的包厢里留了个条子,用得是她跟周爸爸经常用的暗号。她以前不回家吃饭会画两幅碗筷,代表他们一家三口今天只剩他跟周妈妈吃饭了,她不回去吃了。

不过因为家里现在还有三位叔叔,她就画了四副碗筷,没有她的,她今天不回去了。

周小安想了想,又在碗筷中间加了一条鱼和一个大火腿。她回去吃饭,餐桌上肯定都是素菜,她不回去就让周爸爸和叔叔们多吃点肉吧!

周小安留下便条就跑了,没好意思去见周爸爸。

答应了周爸爸要回家吃饭,半路跑去跟男朋友约会,真是觉得很对不起他。

可她就是想去约会嘛!所以只能这样很怂地跑掉。

反正爸爸什么时候都不会生她的气,她约会回来他还是会张开怀抱叫她“Babygirl”,早就忘了被她放鸽子的事了!

每个被爸爸宠着的女孩儿都是这么没心没肺,这就是有爸爸的幸福!

周小安跑回家的时候沈阅海已经做好饭了,不过小土豆不在家,说是学校组织优秀共青团员去参观革命遗迹,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据说这是培养优秀青年学生的必经之路。

周小安在人事科待了一年多,对这个套路就比较熟悉了,“是不是那个预备党员前期班?参观一圈儿回来就可以写入党申请书了?”

入党申请书谁都可以写,但这种受组织考验培养过的,官方认可过了就不一样了!

写完申请书,组织考察一下走个程序就可以入党了!

周小全塞了一嘴巴的饭,对周小安的话没什么反应,沈阅海咳嗽了一声,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可能吧!小土豆学习成绩拔尖儿,在学校表现也很好,应该能很快入党。”

吃完饭周小全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做题,据说是要考试了。周小安觉得这小孩儿是看小土豆太优秀,自己有危机感了!

这样很好,有竞争才有进步嘛!她非常了见其成!

她收拾了一下,带上小虎,挎包里揣着小熊,跟沈阅海出门去散步。

散步当然是幌子,她是急着要听故事。

沈阅海一点儿没让她着急,在宽阔的公园步道上一边慢悠悠地散步,一边给她接着讲。

“我十二岁那年又见过她,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她已经是十六岁的女孩子了。”

周小安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儿,眼睛瞪得比小熊还圆,就是不敢问他那个女孩子长什么样子。

万一是她可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此没有一点记忆,可就是觉得那个女孩儿很可能是她。

听沈阅海一说就有些心虚,就怕他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把她抓出来。

真是太莫名其妙的感觉了,可自己又控制不了。

好在沈阅海对那个女孩儿长大的样子只字未提,周小安总算松了一口气,心虚得问都不敢去问一句。

沈阅海看着她几乎要把圆球一样的小熊揪成长方形了,第一次没有出言提醒她,而是装作没看见一样,继续说下去。

“她应该是受了伤,穿着宽大的条纹病号服,脸色不太好,可是长大了比小时候还漂亮,我第一眼看到她还以为我病死了,看到了仙女。”

周小安心里有事,根本就没注意她男朋友在她面前夸别的女孩儿是仙女,只是关注另一个问题,“你又生病了吗?很严重?”

沈阅海拨开后脑的头发让她看那上面一道长长的疤痕,“不是生病,是木头砸伤的,东家给了钱让周德忠给我请大夫,他把钱拿回家了,就把我扔在看木头的小屋里,给我找了一块土大烟止疼。”

其实就是让他在那里等死,只是怕周小安听了难过,他才没有明说。实际上连那块土大烟都是一起做木匠活的一位老师傅看沈阅海可怜,不知道从哪给他找来的。

说起这些沈阅海的情绪没有任何起伏,对他来说这都是一些完全没有关系的人,他们对他的伤害也都过去了,根本不值得他浪费一点感情。

只有说起他真正在乎的人,他的声音里才会有温度,有蓬勃的感情,“不过等我看清楚她了,就知道她是那个小女孩儿。即使长大了很多,他们笑起来的样子还是一模一样,都特别甜,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就让人心里莫名高兴起来。”

“不过那次她也病了,手上还打着点滴,跟上次一样,一开始她就坐在我旁边陪着我,跟她说话她也不回答,最多歪头看看我,冲我笑一下。”

“我被砸以后脑子里非常乱,很多事都想不起来了,甚至有时候看着眼前的东西,明明知道自己认识,可就是想不起来它叫什么。不止伤口疼,还头晕恶心,现在想来那应该是脑震荡后遗症。”

在外面不能去抱他,周小安很心疼地看着他,知道他会没事,心里还是非常难受,“后来呢,是她治好你的伤?她给你打针了吗?”

沈阅海看着她笑了,她没说吃药,她直接问的是打针。

不过他还是很正常地接着讲下去,眼里都是奇异的光彩,“她直接把自己手上的针拔下来扎到我手上了。”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