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正文 第270章 爱殇!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阮七娘只要想到和宋珏初次相识的那个场景,便是忍不住又笑得越发开心,只是脸上流淌的泪水却是越来越多、止都止不住,道:“确实是有些幸运,你竟然会在初次相识就给我指点迷津,你知道那时的我,如何想吗?真是一个呆子,别人都想要害他了,他都不知道要去躲一下,还异想天开地以为自己可以逃过。或许就是那个时候吧,我才坚定了自己的路该要如何走,只是关于你的因素还是很少、很少。”

    后来,阮七娘凭借着自己的本领成功站上四大美姬之首的位子,面临开始执行任务之前的第一次献身,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献身的对象竟会是宋珏。

    想不到会是这个结果,而她也不会想到,自己竟会开始那么爱他、依赖他,当自己遇到危难之时,他是自己始终坚持下去的全部力量,当自己经历愉悦之时,他会是第一次她想要去分享的人,太多的因素,太多的片段,每一幕皆是和他一起走过,也许就是这样的相知,才会有了最后的相守。

    阮七娘当然明白宋珏的情形很不好,不单是撑不到第二日清晨,就连他自己的灵魂也难以保留,他本就是吊了一口气才维持到了现在,等到他再也没有力气积聚,他就会烟消云散的。

    只是,阮七娘还不想放弃,她不会放弃他的,她还要一直握着他的手,白头到老、永世相随,她能感觉到他的手越来越冷,她就将自己并不会太多的温度传递给他,尽管她自己都很明白这样的努力根本无济于事,根本无法阻挡死神夺走他最为宝贵的性命,但她还是这么去做。

    阮七娘就是这样一个人,即使是充满浓重的绝望,她都不会轻易屈服于命运,如果真的屈服了,她就不会侥幸逃离苦难,来到这里和他相遇,继而有了人生里的另一个安排,幸运地度过了一段她值得珍藏永生的美好生活。

    这段美好的生活里,有她、有他,还有他们最为敬重的老爷子,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性格温婉的美瑶,和他一样温润如玉的楚昀鸿。

    太多,也足够了,即使美好终究会有破灭,但她已觉得足够了,十年虽然不算太短,却也足够经历很多事情,也能看开很多曾经无法想通的真理,而对于一些不值得握于手心的东西,她也会毫无迟疑地割舍,去过她真正想要的生活。

    而她想要的生活究竟是什么呢?她相信宋珏一定会懂他的,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劝她,明知劝不住还要去劝,这就是他的可爱之处,也是他爱她的一种方式啊。

    阮七娘不禁低下头看着已经熟睡的宋珏,他睡得如此安详,连一双好看的眉目都没有半分皱起,她就知道他的这一次美梦定然很好,那一定是他此生做过的最好一个梦境了。

    当然了,因为他的所愿已经实现,他可以没有遗憾地进入梦乡,去幻想一个他等了太久、也一直想要实现的梦,只是,这个梦里还会有她吗?

    他的人生里没有她将会失去生趣,他的梦境里没有她将会不再完整,因此,她需要做的就是补缺,让他不至于在自己的人生里孤独无依,不至于在自己的梦境里找寻不到前行的远方。

    阮七娘在明白自己的心意之后,就曾暗暗发誓,要一直追随于他,好好地陪他,无论是生是死,她都会永远陪他走完这条路,如今的她也是一样,不过在此之前,她还要做另外一件事,她相信他会等自己入梦,尽管他并不着急,但她的速度却会很快,不会让他多等的。

    阮七娘从衣袖里拿出两颗药丸,一颗塞入宋珏的嘴里,一颗则是让自己服下,老爷子、楚昀鸿和美瑶的灵魂待在她的身边,她可以看得到他们,她只是充满歉意地开了口,道:“对不起,从今以后,我和他恐怕都无法再祭奠你们了,因为,我要和他一起入梦,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也是此生最为值得的一个决定。”

    他们没有阻拦她,她也没有继续多耽搁时间,她将宋珏交予给他们暂时照顾,自己则走入小木屋内,拿起放在桌上早已放置多时的嫁衣,耀眼的红色、耀眼的艳丽,尽数在她的身上绽放,她不禁流露出一丝称为幸福的笑容,走出小木屋的一刹那,她的笑容也未曾消失过。

    他们瞧见了一身嫁衣的阮七娘,也瞧见了她满是幸福的笑容,更瞧见了她来到他的身边,俯下身看着他,轻轻说了一句,道:“陌玉哥哥,或许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和你相识,便是穿了一身红衣襦裙,那是我第一次认识你,第一次走入你的生活。我想你该是记得的,对吗?”

    她牵起他的手,接着说了下去,道:“我也记得,穿起这件嫁衣的时候,便是第一次来到小木屋之时,那时的你曾对我说,和你在一起,会让我受苦,可是,我却说,我很幸福。是的,很幸福,那不是一句虚言,你确实对我很好。能够认识你,不单让我觉得快乐,也让我觉得此生无憾。”

    她的手越握越紧,渐渐靠在他的怀里,似是进入了呢喃之中,道:“好像还没有对你说过,我为何会那般喜欢你吧。你没有问过,但我想对你说,很久很久之前,一场令人绝望的灭顶之灾里,无穷无尽的大火吞噬了家族里的所有一切,娘亲虽然竭尽全力地护着我,但到底还是无法阻挡死神伸来的那一双手。”

    她的声音虽然有些微弱,但她却仍是叙述完了这个故事的之后经过和结局,道:“也就在那个时候,有一个人拦在了死神的面前,留下了我的一条性命。他没有说自己的名字,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就离开了,他以为经历过悲惨过往的小女孩会忘了这段过去,可惜呀,她始终都记得,他的手里有一颗红痣,后来,她终于找到了他,而且十分幸运地牵起他的手,算是感恩,也算是守护,她有幸陪伴了他一生,如今,也能陪他走完更多的岁月。因为,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对吗?”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间也开始了一个梦境,那是和他相同的美梦,她确实没有让他多等,快走几步就可以追上他,他笑着牵起了她的手,这一次,再也不会有谁轻易阻扰,再也不会有什么事情来让他们烦忧。

    他们可以一世相守,美满地度过之后很多幸福的岁月,那是他们好不容易期盼的梦,这一刻,终是圆满地实现了,该是多好。

    如月听到他们的结局,也觉得很好,如今的她开了一家酒楼,每天都会有很多客人光顾,她的生活虽然忙碌,却十分充实,因为,这样的生活很安稳,也让她觉得快乐、幸福。

    萧瑞安还是痴傻的状态,或许是因为身体和灵魂的长时间分离导致的一种副作用,不过这也挺好,至少,他可以每天充满笑意地面对所有人,如同大多数的小孩那般纯真地过完一生,不会再去想什么重建家族的念头,连一点邪恶的想法都不会再有。

    还是一个姓萧的孩子,但命运已是完全不同,这是一个极好的安排,无忧无虑地活下去,当真会是一个快乐的人生、快乐的结局,对于如月来说是这样,对于所有人而言也是如此。

    萧陌离的离去,就好像是一本书慢慢合起,有关于他的历史被人渐渐淡忘,有关于萧家的历史也彻底消失在了尘埃之中,不会再有谁提起和关注,即使会有,也不过是一句作茧自缚的玩笑。

    兰轩阁也正式解散,这是阮七娘离开之前对如月所说的决定,在她的特殊安排之下,兰轩阁早已不是当初鼎盛的模样,本来就不算是什么特别起眼的存在,如今解散了,也算是对于美人们的一种解脱。

    美人们得到了自由,也得到了幸福,对于曾经的她们来说,那是一种不会轻易实现的奢望,但对于如今的她们来说,却是一种可以唾手可得的生活,在这一刻,她们终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究竟是什么,而她们也会为之努力,收获属于自己真正的幸福。

    这些美人里还要多提一个如月的妹妹伶月,她是美人们里最早成亲的,她要嫁的人自然就是她的救命恩人,也就是那个性格淡然的隐世医者,两人的结合不禁羡煞了多少美人。

    她们衷心祝福着这一对有情人长相厮守,这时的她们不再拥有始终求胜的念头,而是犹如姐妹那般互相扶持,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她们也懂得了所谓的胜利不过是一时的贪欲,只有一世安稳才是美满的长久。

    许多年后,如月再度经过那座破败的废墟之时,行走的脚步不知为何竟停留了下来,她的思绪不禁开始倒退至那段岁月,心境一下子变得惆怅起来,这让她始终牵着的萧瑞安一阵好奇,看着那座废墟之时,忍不住问了一句,道:“娘亲,一座废墟有什么好看的?”

    如月听着此话,这才渐渐回过神来,低下头看他一脸好奇的神情,仅是笑了笑,牵着他的手继续往前,道:“是啊,没什么好看的。那就听安儿的,娘亲不看了,安儿想要去哪里?”

    萧瑞安一脸兴奋地看着她,没有多想就回答了她,道:“安儿要吃甜甜的糕糕,还要吃糖葫芦,还要吃很多很多的东西。”

    如月笑着抚摸他的脸颊,道:“好、好、好,娘亲依你,娘亲会满足你的美好所愿,会给你吃很多好吃的糕糕、糖葫芦,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

    萧瑞安不禁开心地鼓起掌来,而如月的脸上也是洋溢着诸多的笑容,在再也看不见那座废墟之时,她才忍不住叹息了一句,道:“确实不该见了,因为,那都已是过去了。”

    来到小木屋前,伶月和医者已在那里等候多时,看到了如月和萧瑞安,脸上不禁流露出了笑容,他们相约来到这里,为的便是来看看。

    这已经是宋珏和阮七娘离去的第五年,小木屋还是一切安好,里面的布置还是依旧如初,上面看不见多余的灰尘,这自然是出于一种特殊的爱护。

    伶月和医者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到这里打扫,如月有时也会来,他们将这里打理得非常整齐,好似这对有情人从未真的离开,岁月也始终未曾真的走远,还停留在原地,不愿轻易消散。

    外面传来了一阵又一阵快乐的笑声,那是属于萧瑞安和另一个孩子的,听到这样的笑声,屋里的三个大人皆都感到一阵欣慰和唏嘘。

    伶月看着自己的孩子和萧瑞安玩得如此开心,道:“没想到已经过了五年,时间可真是快啊。我总是觉得那些往事都在昨日,我也总觉得他们并没有离开,你说,他们会幸福吗?”

    如月看着这两个孩子如此玩耍,脸上也平添了一种温婉的笑容,道:“会的,他们之间的情意谁也阻挡不了,最后的携手也算是一种至死不渝的许诺,他们会永远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分开的。”

    医者对于宋珏和阮七娘的过往虽然并不是记忆深刻,但在和宋珏的几次相处中,也明白他是一个难得的好人,道:“既然如此,我们去看看他们吧,上柱香,也算是为他们的美好祈福。”

    如月和伶月不禁点了点头,走出小木屋外,笑着伸出手牵起两个孩子,便往竹林深处缓缓走去,医者跟着她们的脚步也缓缓离开,还是能不时听到两个孩子的笑声,直到最后渐渐远离、不见。

    曾经的过往被人遗忘,这是世间万物的必有结局,也许你还会在何处翻阅至这一段,也许你还会感慨一句世事无常,可是,这皆都已经过去,毕竟太过心酸、沉重的过往到底还是不能让人轻易接受。

    忘记了便忘记吧,过你该过的生活才是最要紧的,不要留下任何遗憾,记住这其中最为美好的幸福和快乐,这会是你这一生最为值得珍藏的收获。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