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77.番外二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书荒书友关注日排行榜,轻松get热门小说!

唐生的表情立即凝重起来。一个如此有天赋的炼器师, 却不能为他们所用, 甚至八成还对他们怀着滔天的仇恨,这样的人, 绝对不能留!

反正这亲灵体还是万器宗宗主万巳的关门弟子,万巳又和木大师是死对头, 杀了他的徒弟, 也算是帮了木大师一个大忙呢。

几乎是一愣神的功夫,唐生就已做出了决定。不过唯一让他安心的是, 既然唐茹可以对他们使用能力, 就说明屋里那人的修为还尚不如他们。

现在敌在明我在暗,正是下手的好机会, 这样想着,唐生示意唐茹稍安勿躁。

至于拍卖结果, 几乎毫无悬念。看那蒙面人激动的样子, 简直恨不得连灵币都不要了, 只求赶紧把宝剑给他。

季玄带着石怀瑾来到后场的密室里, 和那蒙面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待人走后,石怀瑾开始捧着那巴掌大的鼎细看,其上精致的花纹真是叫他越看越满意。好容易看够之后,石怀瑾试着往那鼎里投入一颗青色的火种, 火势噌的一下起来,鼎炉也随之变成了半人高大小。接着, 石怀瑾从乾坤袋里摸出一块暗金色的石头, 甫又投进火中, 几乎就是眨眼的功夫,坚硬无比的石头便化成了一滩金色的液体。

石怀瑾双眼放光:“好鼎,好鼎,以后可以炼制更好的东西了。”

季玄看着他晶亮的眼睛,心情甚慰,觉得这一亿灵币花的是真值。

此时,天色已经挺晚了。

石怀瑾将青冥鼎收入乾坤袋中,和季玄出了如意拍卖场,准备回万器宗。

门口,李炎早已在侯着了,看他出来,挠挠头说:“怀瑾哥哥,我送你们回去吧。”

石怀瑾没有拒绝,李炎便欣喜的跟在了他俩后头。

从如意拍卖场回万器宗的路上,要途径一片树林。

三人顺着林间的小路,一边走一边闲聊。

不过大多时候都是李炎一个人在说,石怀瑾时不时应一声,而季玄每次插嘴,都能把他气得跳脚。

说话间,季玄的心头突然一悸,这种感觉,已经许久不曾体会过了。每次有这种感觉,往往都是发生危险的前兆。幸好时间并没有将他感官磨钝,反而因为在疏灵界的这段独特经历,变得愈发敏感。

说时迟那时快,季玄在前脚踏出去的一瞬,反射性的把石怀瑾向后推去,石怀瑾一个趔趄,差点撞到更后面一些的李炎。

与此同时,季玄的脚下一亮,一个圆形法阵即刻显形,发出幽幽蓝光。伴随着数道可怖的哀鸣,圆环边缘的土地下面钻出八团黑气来,在空里化成一个个龇牙咧嘴的小鬼,齐齐向被阵法困住的季玄扑了过去,将他整个人包围在黑气之中。

李炎的反应也很快,站稳身形之后,立刻从背后抽出重剑,一剑横扫,气势万钧,大片树木被拦腰砍断,两道人影出现在眼前。

“八鬼阵你们是奇诡宗的人。”李炎一面不动声色的护住石怀瑾,一面警惕的开口,“为何突然对我们下手?”

“我当是谁,原来是神剑阁的人,不过这是我们与你身后那人的旧怨,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既然被认出来了,唐天索性不再躲闪,带着唐茹走到他们跟前。

借着月光,看清来人,石怀瑾的瞳孔缩了一缩,就算化成灰烬,他也不会认错——在曾爷爷留下的画像里,就是这两个混账让他们石家祖辈痛苦了好几十年!

“看来你也认出我们了,没想到,你竟然能被带到这疏灵界,还成了万巳的弟子。”窥探了他部分记忆的唐茹先是一脸惊叹,随即又摇了摇头,“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虽然你侥幸逃脱了我的八鬼阵,不过那个叫季玄的可就没那么好运了,恐怕现在已经被我的小鬼们吃空了吧。你别担心,现在就送你下去见你那个凡间的夫君!”

石怀瑾冷笑一声:“呵呵,谁说他死了?”

唐茹皱了皱眉,这才觉得奇怪——季玄被困住,他竟一点儿都不急。

“师妹!”唐天察觉到不对,叫了他一声。

唐茹回头往八鬼阵看去,只见原本黑气包围的地方突然迸射出一道金光,顷刻将黑暗冲散。阵中的小鬼们发出声声凄厉的惨叫,像是被金光灼烧了身子一般。最里头的四只瞬时就被烧了个灰飞烟灭,外面的四只则是拖着残破不堪的身子,灰溜溜的钻回了地底。

季玄站在阵中,毫发无伤,而他身上看似普通的衣物,正在隐隐发光。只不过相比于最开始,光芒已经黯淡了许多。

受到阵法的反噬,唐茹捂住胸口,呕出一口血来,不可置信的看向石怀瑾:“你、你竟然给这凡人造了件如此珍贵的法衣!”

八鬼阵是他们奇诡宗的独门秘技,十分阴邪,需要在修仙者死后的一个时辰内,用法术抽离他们的魂魄,养于阵中。阵法的威力取决于阵中八个鬼魂生前的力量,力量越高,则阵法的威力越大。

而唐茹,身为奇诡宗宗主的女儿,自然会享受最好的待遇,阵中养着最厉害的鬼魂。

虽然她自己的修为不过金丹初期,但其八鬼阵中的鬼魂,可是有两个出窍期大能呢。一介凡人仅凭身上的法衣就能抗住她法阵的攻击,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那法衣至少可以抵挡分神期老祖的全力一击,甚至还能自己反击。

这样的法衣,就算是父亲也不会舍得给她用的,没想到就这么大咧咧穿在了一个凡人身上,怎叫唐茹能想的明白?

唐天见势不对,抽出自己的剑来,这剑和李炎的那把重剑相比,宽度只及他的五分之一。

身为奇诡宗的弟子,唐天自然不可能靠剑来和神剑阁的人正面硬拼,这把剑只是他施展奇诡宗秘法的媒介罢了。

灵巧的剑身在空里快速画了三个圈,每个圈都在虚空形成一个漩涡,不一会儿,便有手持长剑的怨灵从中爬出,朝三人攻去。

这时,石怀瑾身边的那位少年径直跳到了最前排,不但丝毫不怯,反而咧嘴一笑,高举的重剑直劈而下。

“劈山斩!”

恢弘的剑气仿佛一排巨浪,直接就把那三只怨灵拍到了地上。

少年的力道实在是太大,连唐生都受到波及,往后一连退了三步。

他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劈山斩?这不是神剑阁阁主的成名技吗?看威力,这小子的修为绝对不比他低。

如此年轻就有如此高的修为,再加上标志性的劈山斩,这少年不是神剑阁的天才少阁主,又能是谁?

呵呵,这个石怀瑾还真是有本事,身边竟能吸引这般能人!

是呢,他怎么能忘了?以他亲灵体的本事,只要随便许诺一件能够生出器灵的宝物,可供他驱使的大能只会越来越多。

今日非但杀不了他们,反而让他们起了戒心,以后只会更不好对付。

唐生心里愤恨,但也无可奈何,他扔出一枚绿色的果子,爆开后,烟尘滚滚。

趁着李炎视线被遮挡,唐天一把拽住半跪在地上的唐茹:“小茹,我们走!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唐茹不甘心的咬咬下唇,眼底闪过一丝寒意,在师兄拉起她的一瞬间,女孩抹下自己的一个镯子,悄无声息的扔在了地上。

那镯子一落地,立刻化作一条小蛇,悄无声息的向三人游去。

“小心!”李炎这回反应的极快。

眼看那小蛇嘴里吐出一口毒液,就要射在季玄腿上,李炎用自己的大剑反射性的过去挡了一下。

刺啦——重剑周身的灵气竟然被这毒液腐蚀开,剑身溶出一个大洞。

好毒!可见这玩意儿要是落在季玄身上,后果将是如何不堪设想。已经承受了一次八鬼阵的法衣,是绝对再承受不了这样的毒物了。

石怀瑾从乾坤袋中取出青冥鼎,燃起火种,冲李炎说道:“把它弄进来。”

李炎点头,用剑尖一挑,将那张牙舞爪的小蛇扔进了炉鼎中,不一会儿,毒蛇就被炼化了。

至此,危机才总算解除。

“没想到,竟然被你救了一把。”季玄笑着对他拱了拱手。

李炎不自然的转头:“要不是你死了,怀瑾哥哥会伤心,谁管你?”

石怀瑾也笑了。

三人继续往回赶。

趁他们不注意时,李炎悄悄摸了摸手里那把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大剑,轻轻叹了口气,破成这样,显然是没法再用了。不过算了,反正父亲带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万巳叔叔给他铸造新剑少阁主勉强安慰自己。

“李炎。”石怀瑾突然叫住他,“不介意的话,我帮你重新把你的剑炼制一下吧!”

“啊?”

“虽然品级可能不如你原来但是,赔你一个器灵如何?”

李炎瞪大了眼睛。

“没错,我就是那个珏明子!”石怀瑾微微一笑。

哐当——天上掉下那么大一块馅饼,都要把李少主砸晕过去了。

半夜,季玄和石怀瑾并排躺在床上。

因为刚才惊险万分的经历,两人都一时半会儿睡不着。

不知躺了多久,还是季玄开口打破了沉默:“小石头,把我炼成生傀吧!”

他又一次说出了这句藏在心里许久的话。

“我不是都说了不要再提!”石怀瑾的声音有些发闷。

季玄侧过身,抓住他的手:“现在的我,不但没法保护你,甚至还要靠着、靠着情敌来救命,这感觉,简直比杀了我还难受!小石头,你明白我的吧?”

石怀瑾也转过头,和他面对着面,心里难受。

他怎么能不明白季玄的心情,原来的天之骄子,抛弃了既得的一切,硬要跟着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结果却在武力值上遭人践踏,他是不是时常都在痛苦呢?

“可是,那个过程真的很难熬。”石怀瑾喃喃的说,“几乎没有人熬的过去的。”

季玄脸上笑的温柔,手却伸到对方亵衣里乱摸:“小石头,你还不相信我吗?为了我们的将来,什么痛苦我都熬的过去,要不,你觉得我会甘心把你留给李炎那个臭小子吗?”

石怀瑾瞪他一眼:“这时候还没个正经!”

“唉,唯一可惜的是,听说生傀是没有痛感的,那是不是意味着以后我就不能和你亲热了?”季玄想的很远,“要是火舞真人那个法子可以改改就好了,至少让我还能和你共享床(河蟹)帏之乐吧,要不多没劲儿”

其实季玄也就是说笑来着,没想到石怀瑾却噌的一下坐了起来。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火舞真人的法子是可以改进的!”

“啊?”

“不但要保留你的正常触觉,还得减少炼制过程的痛苦对,如果有那样东西的话,你说不定还能开始修炼呢!”石怀瑾越说越激动,眼看就要穿上衣服出去,“不行,我要去找师傅。”

季玄哭笑不得,一把将他拉了回来:“别急啊,石头,万巳宗主这会儿也正睡觉呢!咱们先休息、休息”

嗯,真的只是休息而已,啥也没干。

但这件事日后也成了季玄最后悔的决定之一,早知道那天就应该把小石头给办了啊,谁知道他的小石头从那晚上之后,就开始闭!关!了!

没错,把自己闷在万巳师傅开辟出的一方空间内,专心致志的研究生傀炼制新法,这一闭关,就是整整三年。

整整三年啊,季玄没有尝过一丝肉味儿!

期间,石怀瑾做了不计其数的试验,浪费了不计其数的材料,那材料清单,看的万巳宗主都肝儿疼,恨不得把季玄这个臭小子给一巴掌拍死。

不过,等到徒儿正式出关之日,万巳就知道自己之前的巴掌拍的可能有些早了——他的宝贝徒儿列出了一张清单,拜托万巳以珏明子的旗号帮他搜罗,就算是拿器灵宝器交换都行。

那清单看的万巳自己都吞口水,要是真的用这些东西把季玄炼成生傀啊呸,什么生傀,那根本就是一个会行走的天材地宝啊!

又五年,疏灵界每隔二十年一次的修道大会如期召开。

这是疏灵界最为盛大的比赛之一,只允许各个宗门元婴期以下的弟子参加,胜者不但有丰厚的奖励,比赛的排位也间接说明了其所在宗门的实力,故而各大宗门都十分重视。

不过今年这一届比赛,很是令人吃惊,盖因那个与世无争的万器宗竟然也有人报名了——还是万巳的亲传弟子,修为不过金丹初期。。

炼器师本身武力值就不高,人数又稀少,到哪里都是被捧着供着的,哪里有人会来参加这种比赛!但比赛也没规定炼器师不能参赛,所以那负责报名的管事只好一边感慨,一边让对方写下名字。

啧啧,不说实力如何,单单是这长相,就能在疏灵界排的上号了吧。

因为这事儿实在神奇,所以引起了广泛关注,很多人都牟着劲儿想来看看这个名叫石怀瑾的炼器师的笑话。

更博人眼球的是,初赛的第一场,石怀瑾抽签的对手还是夺冠的热门选手——奇诡宗宗主的大弟子,修为已至金丹期大圆满的唐生。

两人在台上相对而立。

“呵呵,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见你,是上赶着来送死吗?”唐生笑的肆意。

石怀瑾也笑了,朝台下招了招手,随着他的动作,一个黑衣男人走了上来,看上去和常人无异。

唐生一看,呵,又是个熟人!

裁判纳闷:“这场比赛是一对一的,不能找帮手的。”

石怀瑾勾了勾嘴角:“他是我炼制的生傀,相当于傀儡,傀儡就是炼器师的武器,为什么不可以上台?”

“呃”裁判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竟不知如何是好。

台下则爆发出阵阵惊呼。

“天呐,是生傀,竟然是生傀!”

“是啊!自火舞真人之后竟然有人又炼出了生傀!”

“呵呵,真有你的,既然你们俩一起上赶着找死,我便一起收拾了。”唐生心情更好。

裁判见唐生都没有异议,便不再多说什么,宣布比赛开始。

台下众人继续议论纷纷。

“你们说谁会赢啊?”

“嗨,那还用说,生傀怎么了,不就是个傀儡而已!那唐生的修为可是比石怀瑾高出了三个境界呢,我看呐,这比赛根本就不用”

这人话还没说完,只见周围的众人皆张大了嘴。

他也回过头去,看到眼前的情景,惊的嘴巴里都能塞进去一只妖兽的蛋了。

唐生一开始使了许多招数,可不管是刀剑和毒物,落在那生傀身上,都是不痛不痒。

就在唐生束手无策的时候,那生傀的身上竟然探出数十根藤蔓,瞬间就把唐生缠住,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吸了个精干。

原本风度翩翩的男子,几息之间就被吸成了一个可怖的空壳,惊的全场鸦雀无声。

“天呐,这还是生傀的力量嘛?这连当年的火舞真人都做不到吧?”

观众们都要疯癫了!在台下疯狂的呐喊,石怀瑾却丝毫不为所动,带着自己的生傀,离去了。

后来,观众还想再看其它比赛的时候,却被告知,万器宗的石怀瑾已经退赛,不过,这却依然减退不了大家对这个超越了火舞真人男人的讨论。

自此,石怀瑾的名字名震整个疏灵界。

不过,这和后来大家发现他就是珏明子的震撼相比,可就差得远了,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而此刻呢,受到万众瞩目的石怀瑾和“生傀”已经回到了万器宗。

原本威风无比的季玄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一次性使出这么大的力量,还是有些不适应。”

“没事儿,休息一阵儿就好,以后可以慢慢改进。”石怀瑾的心情十分不错。

看到对方的笑脸,季玄心里痒痒,突然开口道:“小石头,还记不记得以前你曾来找如意楼办过一次事儿。”

石怀瑾点点头:“自然记得,就是设计去肖王后的寝宫调换《思凡》那次。”

“那你还记不记得曾经答应过我什么?”季玄笑的一脸不怀好意。

石怀瑾皱着眉头想了想,那时候的季玄说

“季某不需要银钱,若是此事能成,可否请石先生在未来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说是未来,自然还没想好。”

“只要不是违背我原则之事,当然没问题。”

“所以,你是这会儿想兑现这个要求了?”石怀瑾挑了挑眉毛,“说吧,什么要求?”

季玄指了指自己的下半身:“我现在动也动不了,但是又非常想与你亲热,你看你能不能”

后面六个字季玄说的很轻,但石怀瑾的脸还是噌地一下烧的通红。

“你、你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龌龊事?”

季玄很不要脸的说:“是龌龊事,但不是违背你原则之事,小石头你可要遵守承诺啊!”

这、这混蛋,想让自己把他炼成生傀的时候都没有用这个条件,竟、竟然在现在提出了,石怀瑾简直不知道说他什么才好。

“小石头小石头”季玄眼巴巴的看着他,语气里不知不觉带上了撒娇的意味。

石怀瑾转身,作势要出去。

季玄的脸上不免露出一点点失望,小石头,面皮还是太薄了啊。

“至少、至少等到晚上。”

说完,石怀瑾赶紧窜出去,合上了门,只留季玄一个人在屋里笑的像个傻子一样。

床上都可以的话,以后是不是也可以在轮椅上试试呢?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 免费热门小说就来书荒慌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