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三十六章 大鹏初显威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百度搜索 玄门小圣传 天涯 玄门小圣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龙辰一手龙骨鞭使得出神入化,羽赤手空拳难近其身。&bsp;心神高度集中,左右腾挪躲闪着龙骨鞭,显得狼狈不堪。

    龙辰嘿嘿一笑,大声喝道:“你们祖脉之人有何厉害之处?如今还不是被我肆意玩弄于股掌之间!废物!”

    羽修为是只是化神,但其心神境界早就堪比虚境,如今心神之力控制着天地灵气不断涌入泥丸宫,汇集到黑白内丹,消耗并不大。

    龙辰似乎也看出了这一点,鞭子抽打的更加急促,浑身妖力横行。羽压力陡增,应对起来更加吃力。忽然间,一条黑影瞬间冲到了羽的面前。

    只听“啪”的一声,清脆至极!

    羽脸上被抽的绽开了血肉,左脸颊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伤口,整个人倒飞出七八米,努力控制住灵气,才使得自己没有掉下这万丈高空。

    “废物,如此微末之技,也敢叫祖脉?我看这祖脉的称号不如给我们周天宇宙!”龙辰舔着嘴角,不屑的看着羽,身后却多出了一条三四米长的黑色尾巴。

    羽不断喘息着,心中暗道:“是我大意了,一直躲着他那鞭子,却没料到还有一条尾巴!可恶!”

    两位护法远远拉开阵势,防止羽逃跑,神青却心中暗自嘀咕:“这龙族太子的修为和羽差不了多少,奈何羽没有武器防身,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啊。可千万别打杀了羽,如若让师尊知道我们打杀了祖脉之人,就大事不妙了!”

    神青自从知道了羽是九州祖脉之人,心中便有些犹豫要不要捉羽,毕竟周天大是站在维护祖脉的宇宙阵营的。如今却见羽性命堪忧,心中也在打鼓。

    两位护法向阵中的龙辰喊道:“二太子,不要玩耍了。依属下之见,还是早早捉了那小子,好拿回族中!”

    神光神青大惊道:“不可,不可。此子要交于我天台宗处置!”

    护法道:“若此子不是祖脉之人,当交于你们,但如今却另当别论了!”

    “你!”神光二人敢怒不敢言,只能看向阵中。

    羽此时身上早就挨了七八下,全身血痕累累。一咬牙,掏出坎水印,手中灌入真力,见那坎水印从一个方块变为长三尺的黑色方形长棍。

    羽手中紧握坎水印,心中暗道:“还没来得及炼化,勉强如此了!”

    龙辰眉毛一掀,喜道:“好宝贝,竟能随意变化,还不交于我!”说完急冲向羽,手中龙骨鞭抽向羽,羽坎水印一横,挡住了龙骨鞭,龙骨鞭顿时缠绕在了坎水印上!

    却不料龙辰身后尾巴瞬间边长,扫向羽腰腹,羽躲闪不及,一下被黑色尾巴缠绕于腰间,动弹不得!

    龙辰早已扑向羽,陡然间,龙辰那俊俏的脸庞变了样!整个头颅忽然变成了蛟龙的脑袋,猛地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吞了羽!

    羽瞬间双目涨红,心神之力灌入坎水印,坎水印瞬间挣脱了龙骨鞭横在了龙头与羽之间。在这千钧一之际,坎水印从长棍状一下变成了长宽二尺的黑色铁板,龙辰的蛟龙头颅一下撞在了坎水印上!

    只听“嘭”的一声!龙辰一下倒退出了七八步远,龙嘴上流着血,门牙也掉了一颗!龙辰猛地晃了晃晕的脑袋,心中怒极!怒吼一声,刚要上前,只见羽突然出现在眼前,额头上一枚银色新月出耀眼的银光。这银光一下散开,瞬间将空中的所有人照在了其中。

    “心神攻击!”龙辰下意识的想到,随后,便大脑一片空白,楞在了原地。神光神青,和那两个护法尽皆晕晕乎乎,不知所以。

    忽然间,羽黑白内丹中一股黑色大鸟虚影,猛地从泥丸宫中飞出,同时羽那黑白内丹竟然变成了纯白色!

    那大鸟虚影张开双爪掠向龙辰,龙辰在危急之下最先清醒过来,见那大鸟虚影,眼睛露出血丝,吓的浑身颤,遍体生津!急忙忙地摇身一变,化作一条只有四肢,没有龙角的蛟,身体猛然力,呼哧带喘,仓皇逃窜。

    那蛟有十丈长,瞬间飞出去几百丈远,黑色大鸟虚影见龙辰现出原形,长鸣一声,身形骤然变大,双翅打开有三十丈长。震了两下翅膀,一下变追上了龙辰,双爪死死锁住蛟龙的身体,张开喙,如同吃虫子一般将龙辰撕咬了个干净!

    “二太子!”

    两名护法早在龙辰逃跑之前便清醒了过来,见大事不妙,想救龙辰却眼睁睁看着龙辰被大鸟吃了个干净。

    这二人双眼滚圆,就要飞身前来抓住羽,不料那黑色大鸟虚影度如此之快,吃了龙辰瞬间便要向着两名护法冲来!

    “这该死的大鹏鸟!撤!”传说上古时期,大鹏以蛟龙为食,故此凡是蛟龙类,见了大鹏尽皆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

    两名护法见大鹏虚影想自己冲来,连忙掉头逃窜,只留下神光和神青二人。那虚影见那二人早已飞远,也不再去追赶,一个闪身又回到了羽的泥丸宫中,待那大鹏虚影回到羽的内丹之后,那纯白色内丹竟又变成了黑白二色!

    此时羽虚弱至极,大脑晕,浑身脱力,在空中摇摇晃晃,好似随时都能掉落下去。

    神青咽了口口水,道:“师兄,咱们还是快走吧,这羽是抓不得了。”

    神光似乎也才回过神来,咬牙道:“这羽是祖脉之人,将来前途不可限量,留下来必定会报复你我二人!他杀了蛟龙二太子,到不如趁他虚弱,捉了他,献给蛟龙族!蛟龙族定会重重赏赐你我二人!”

    神青大惊道:“师兄,我们乃是佛门中人,今日巧遇妖族,并与他们联合。已经犯了大错,切不可再肆意妄为,残害同族啊!”

    神光大喝道:“师弟,你糊涂!他不死,将来就是我们死!”

    神青坚定道:“师兄如今你我已经铸成大错,切不可再迈入地狱!”说罢,神青先行一步,飞向羽。

    此时羽毫无抵抗之力,眼睁睁看着神青飞向自己,抓住腰,用法力护住自己的身体,将自己从高空中扔了下去!

    神光双眼一瞪,便要飞下去抓羽,神青飞身拦住神光,二人左闪右闪,神青就是不让神光下去找羽,如此纠结了好一会,直至羽从视线中消失。

    神光大怒道:“师弟!你好糊涂!怎能留下这个个巨大的祸根!他不死,我们将来都要死!”

    神青道:“凡是必有因果,我们有错在先,又怎么能不让人家报仇呢?师兄,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你如今悔悟还可面见如来,如若执迷不如,定要下阿鼻地狱!”

    神光咬牙道:“哼!我下不下地狱,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你当真不让开?”

    神青道:“师兄,如今已过了盏茶功夫,那羽想必也走脱了,你下去也找不到了!”

    说罢,神青自己向着天台宗飞去。

    神光还不死心,飞身下去找羽,可下方乃是悬崖森林,又不知掉落何处,找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天色已黑,神光才放弃,转身飞向天台宗。

    两日后。

    今天正是水的最关键时期,佛道共同,当真是开了万年来从未有过的先例!

    神风阁,正一教,上清宫,楞严寺,天台宗,法门宗等佛道巨头尽皆齐聚天台宗山顶的大佛台!白起与诸葛瑜睿不知何时也带着自己的钦差队伍赶到了大佛台上。除此之外,还有两队不知名的宗门也上了大佛台!

    待到众人齐聚,道信登上法台,对下方那两个不知名的宗门道:“尔等虽为妖族,却有神兽血脉,是以让尔等登上大佛台。尔等且不可造次!”

    其中一门有一青年,向道信行晚辈礼,道:“晚辈蛟龙族大太子龙穆青,见过道信前辈。道信前辈尽可放心,我们蛟龙族与孔雀族幸有神龙与凤凰的血脉,才得以不怕佛光,登上大佛台,如此佛道论法的机会万年难遇,我等必将安分听法。”

    道信点头,真气运转,对着法台下席地而坐的近四五千天选者朗声道:“诸位施主,今年乃是我天台宗水召开之际。历史上从来没有外人参与的历史。如今,神风阁大开先例,携天下各派齐聚我宗门。我佛门慈悲普度,不分你我,凡是有缘,皆可度化。就依诸位,共同参加此次,今日,乃是佛道共论之际。当真万年难遇!”

    “如今天下各宗齐聚,待到天色暗时,可到天台山腰上的法华寺中休息。”道信刚说完,大佛台入口的金门外传来一声长喝:“圣旨到!”

    一位钦差慌忙跑来,面对这如此多的天选者,脑门上冷汗直冒,与道信打了声招呼,将圣旨交于道信,又慌忙离去。

    道信微微一笑,打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日于天台宗大佛台上召开佛道共济会。乃是圣东帝国之福,特颁圣旨,普天同庆。钦此。”

    念完,台下各个宗门之人尽皆微微一笑,并没有把这道圣旨放在心上,对于他们来说,世俗皇权的约束力已经很小了。

    “师弟,你打算何时动手?”叶笑天用个传音法,对风竹说到。

    风竹摇摇头道:“师兄,传闻水期间,佛门那些护教伽蓝什么的,都会前来护法。我们虽不惧他们这些小毛神,但毕竟他们身后是整个佛门,这时候动手实在不是好时候。”

    叶笑天传音道:“师弟,此次不光是佛道,连近万年没有出山的妖族都来了,你以为天上只有佛门那些小头陀吗?”

    风竹一下来了兴趣,问道:“还有什么人?”

    叶笑天伸手泛起青光,朝风竹眼睛上一抹,道:“你往北方上空看去。”

    风竹目运金光,借着叶笑天的神通,向北方天空望去,这一看,连风竹都激动地差点站起来,连忙向北方拜去!

    “师兄,那……那可是张天师!道教教主张道陵张天师!”风竹有点难以置信,连忙问道。

    只见北方空中,有见一人中年身穿蓝色道袍,怒眼圆瞪,胡须飘飘,头戴冠,身后飘散着祥光阵阵,双手过膝,手中拿一拂尘,正于空中若隐若现。其身后还有几个童子伺候。

    叶笑天;连连点头,又道:“你再向东方看去。”

    “还有仙人!”风竹有连忙转头向东方看去,又见一独角龙人身的仙人,和一位蛟人身的仙人并肩而立,好像在言语这什么。

    “北方星宿角木蛟和亢金龙!”风竹又是一惊。

    叶笑天又道:“看头顶上正中的空中,还有降龙伏虎二位罗汉和护教伽蓝。”

    风竹连连惊叹道:“我分支宇宙比不得祖脉宇宙,从来没有上仙传道,也并无仙人下凡,只能从祖脉那里得的神像来供养,如今竟一下来了这么多仙人,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叶笑天劝道:“师弟不必如此,张天师只是显露法相而已。那蛟龙族如果知道自己的老祖宗角木蛟和亢金龙的真身都来了,指不定会激动成什么样子呢。”

    风竹也笑道:“师兄,羽怎么没在这?难不成没有来天台山?”

百度搜索 玄门小圣传 天涯 玄门小圣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