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1章 这是最后一次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轰隆——破!

月色昏暗,火光炸裂,硝烟四起,巨雷般的响声震彻山谷。

顷刻间巨石滚落,烟尘翻天,山地塌陷,一道金光映破黑夜直逼人眼。

“金子!这里真的有金子!”

“地图上标识的金窟果然在这里!”

“总统大人,我们找对地方了!”

百米开外,数百士兵面露喜色急不可耐。

A国总统洛君晗放下望眼镜,一席军装飒爽英姿,薄唇微扬,只朝前轻轻打了个手势,身后军官立即调整队列,整齐有序的上前搬运金矿。

忽然!恍若是瞬间!乌云蔽月大雨倾盆而至,脚底大地剧烈晃动数条地口蜿蜒开裂犹如血盆大口。

众人大惊,还来不及逃走,已纷纷掉入地缝之中,惨叫之声混着巨雷声湮没于黑夜。

“立即撤退!”

一声命下,洛君晗带着剩余的部队迅速撤离山谷,军蓝色长袍在冷风中翻转上扬。

而这时,金窟旁岩壁破裂,地宫支柱坍塌,无数符咒伴随塌落的宫壁埋入地底。

十二盏长明灯掉落,火光熄灭,八卦阵图不复存在。

地宫正中,被万年寒锁困住的泥像外皮剥落,一团紫色光晕氤氲缭绕。

“啊——!”

女人的叫声震彻地底,像是沉寂千年的困玉寒冰。

寒锁寸毁,在尘土巨石晃动中,那一抹紫色光晕冲破结界绝尘而去。

雨如黄豆,还在下个不停。

城郊别墅房顶,一抹小小的白色身影在暴雨冲刷中沉睡,直到大雨停歇,纤弱的手指才微微翕动。

“我是谁?”

女人从沉睡中醒来,睁眼的刹那,似千年前的古井深潭,带着冰寒。

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甚至她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失忆了。

手里,一支青铜双鱼簪样式古朴饰以祥云龙纹,她看着它,仍旧没有任何记忆。

跌跌撞撞的爬起身,纤弱的身子在风中摇摇晃晃。

她环视一眼四周想要离开,然她所在的地方似乎很奇怪,像是迷宫一般,种满花草,走了许久,她才看到一条往下离开的阶梯。

四周很安静,她很冷。

身上的白色衣裙绣着她看不懂的花纹,很繁复也很破烂,特别是胸口的布料已经遮不住那一片风光。

走廊处,一个女人忽然在她前方经过。

她悄悄跟了过去,出手打晕那个女人,动作娴熟。

迅速换上那个女人的衣服,虽然只能到腿根,但好歹胸口保住了。

她低着头,想要快点儿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然经过一个房间的时候,一只大手忽然将她迅速捞了进去!

她被抵在墙上,一个浑身滚烫的男人压着她,耳边是沉重的喘息声。

“放开!”

意识到情况不对,她挣扎着要推开那个男人。

然而男人却是将她抱起一把扔到床上,随即欺身而上,将她牢牢压在身下。

大手一挥,只听见“撕拉”一声,胸前一凉,她的衣服瞬间被男人剥掉。

“混账,你放开我!”

她怒极,恨不得马上踢开这个冒犯她的男人。

然而男人却是冷冷一笑,邪魅狷狂,深邃的眼眸在黑夜中泛着猩红。

“现在才知道装贞洁烈女,晚了!”

男人醇厚的声音此刻沾满情欲的嘶哑,没有任何犹豫与温存,他沉身一挺,直接霸道的占有了她。

“啊——好痛!”

蚀骨抽筋的疼痛随着男人霸道的占有遍袭全身,她被迫扬着脖子,手指狠狠抓紧床单。

“混账,我要杀了你——啊——!”

耳旁,男人沉重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带着丝丝、诱惑,竟让她咒骂的话语也跟着变成呻、吟。

疼痛之后,一种异样的感觉占据全身,竟然她忍不住更想靠近这个正在冒犯她的男人!

狠狠咬住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她努力的想要推开这个男人想要逃离这场噩梦。

然而男人根本不放过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后,他咬住她的耳垂舌尖打了个圈,变本加厉的折磨她。

“混——唔唔唔……”

不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男人封住她的唇,霸道的占有再一次犹如山洪雨荒倾泻而至抵死缠绵犹如地老天荒。

记不清自己到底被这个恶魔折磨了多少次,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从窗边照射进来,投射下浅浅淡淡的影子。

女人浑身疼得似要散架,一夜缠绵被男人霸道占有,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一会儿,男人下床,随手拿过一条毛巾裹在腰间遮住下身。

她抬眸看向那个冒犯了她的男人,心里带着愤怒与恨。

男人长得很英俊完美,剑眉星眼,鹰鼻魅唇,八块腹肌与人鱼线完美结合,身上每一寸无不透着诱惑。

但他很冷,像是万年前孤峰刃上的冰川一般冷。

“你是谁?”

她疏离而又愤恨的看着那个男人,想不起自己是谁,更想不起这个冒犯了她的男人是谁。

然男人逼近两步,单手挑起她的下巴,表情冷冽:“听好,我就是权煜宸,你的第一个男人。”

说着,权煜宸的眼神从女人的脸挪到床单上,一抹鲜艳的红色妖冶醒目。

顺着权煜宸的视线看到那抹红色,女人的脸瞬间变得通红,继而是愤怒。

“无耻!”

下意识的出手,她直攻权煜宸双眸,锐利的指甲似锋利的剪刀,要将他的眼珠子给挖下来!

权煜宸侧头一偏堪堪躲过,反手一握直接控制住女人的双手手腕,欺身上前,瞬间再次将女人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放开!”

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推开权煜宸,然权煜宸就像是铜墙铁壁一般,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推不开。

“身手不错。”单手捏住女人的下巴,权煜宸邪肆冷笑:“张牙舞爪,野猫的爪子也不及你利!”

“回去告诉我奶奶,年纪大了就好好养老,什么时候该娶妻生子,我自有打算!”

“这是最后一次!”

昨晚若不是他一时大意,中了奶奶派人下的媚药,根本不可能会发生接下来的事情!

他权煜宸,向来最讨厌别人操控他的人生,哪怕是奶奶!

不再理会身下的女人,权煜宸终于放开她,起身直接朝浴室走去。

看着权煜宸精瘦的背影,女人狠狠抓紧身下的床单,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个叫权煜宸的男人,刚刚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