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三六八章 主意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王腊梅过来找周小玲是个信号,她肯定不会这么甘心让王家人回乡下的,就是她没办法,王老太和王家人也会闹腾得她来找儿女们想办法,所以周小安马上严阵以待。

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至少她比周小玲还有立场不管他们就是了。

而且,周小玲能利用她,她当然也能利用周小玲,王腊梅要是敢来找她麻烦,她肯定是要拉周小玲挡在前面的。

她十岁就开始给家里挣钱,又已经被卖了一回了,王腊梅真遇着难事儿了也找不到她头上!

况且,周小玲想拿她当枪使,她就老实让她利用?

她不是要提以前的事吗?那咱们就好好掰扯一遍好了!

周小安想想觉得这其实也是件好事,至少能让她有机会在大家面前跟周小玲撇清关系,以后周小玲再想利用她在厂里干点什么也没那么容易了。

唐慧兰却非常担心,她就是来给周小安送信儿的,“小安,你婶儿这些天一直在老王家商量事儿呢,我怕他们再想出什么幺蛾子来害你。”

唐慧兰这一年多来跟周小安接触越来越多,感情也越来越好,平时王家和周家有什么动静她都会来告诉周小安。

而且唐婶儿和唐叔也特别支持唐慧兰和唐庆军姐弟跟周小安和周小全接触,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人,却希望孩子能比他们强,让唐慧兰姐弟多跟周小安姐弟学学,以后也能有出息一些。

周小安在一些人眼里是离婚妇女,闲话来源,在另一些人眼里却也是励志典型。

从一个搬石头的临时工靠自学完成了夜校的高级课程,一步一步考上全市最好的单位当干部,活生生的草根成功励志故事。

至少她的经历让唐婶儿看到一点,那就是有用!

周小安要是不好好学习文化课,那来的机会转成正式工?哪能考得上钢厂的干部?

所以唐婶儿在鼓励唐慧兰姐弟跟周小安姐弟做朋友的同时,也开始让唐慧兰上夜校。

唐慧兰还不如周小安,跟本就没上过学,作为家里的大姐,她一直在家帮唐婶儿做家务照顾弟弟妹妹。

她比周小安还大一岁,解放的时候已经过了入学年龄,街道干部来宣传适龄儿童入学都没她的份儿,她就更不去想上学的事了。

所以她一切都是从头开始。好在唐慧兰并不笨,做事有恒心,又有唐婶儿的全力支持,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竟然也读下来了夜校的中级班。

这个年代,确实是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以前唐慧兰是文盲,家里人又老实不会钻营,好的招工机会根本轮不到她,只能在矿上的五七厂做临时工,跟周小安以前的工作性质差不多,只是劳动强度没那么大而已。

现在她有了夜校的中级文凭,终于有资格参加一些条件比较好的招工了。

最近就有一个,工艺品厂招工,要求初中文化程度,如果有特殊才艺可以放宽条件。

唐慧兰的文化水平当然不行,但至少不是文盲,而且手非常巧,还在画花样子时练成了一点画画的功底,也有去试试的资格了。

周小安也很关心她的事,说完周家和王家的糟心事赶紧问她,“街道给你发报名表了吗?什么时候去考试?”

提到这个唐慧兰的脸上露出了忐忑,“小安,我觉得这回好像不行了。”

虽然只是报名,但也是要筛选的,他们街道有三个名额,前两个给了今年初中毕业的,这无可争议。

最后一个有她和另一个小伙子在争,那人也是夜校毕业,不过是街道办的夜校,文化水平肯定不如她。所以她一直觉得这个名额应该是她的。

可听唐庆军回来说听那个小伙子家的口风,这个名额肯定是他家的了!大家隐隐约约能猜到,肯定是那家人给街道办赵主任家送礼了。

这个街道办的赵主任就是韩大双的公公,当年在周小安转户口和粮食关系时为难她的就是他。

周小安了解这种人,老奸巨猾唯利是图,要跟他办事没有好处是不行的,想抓住他的把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果然,唐慧兰一家虽然气愤,却也毫无办法,只能认命。

他们倒是想去举报赵主任,但人家精明着呢,根本不可能让他们抓住收受贿赂的把柄,那个小伙子也符合推荐标准,根本找不到一点漏洞。

周小安不想自己的朋友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小兰,那你想没想过为自己想点别的办法?”

唐慧兰本来有些暗淡的眼睛马上一亮,“小安,你有什么办法吗?我,我笨,想不出来,你要是有办法就跟我说,我能豁得出去,什么都敢干!我想要这个名额,我特别想进工艺品厂,我看他们那些东西啥都特别有意思!”

周小安在她心里是特别有能力特别有主意的人,她一直很羡慕她,潜意识里也觉得这事儿只要她给她出主意,就肯定还有机会!

周小安想了想,“唐叔和唐婶儿是什么想法?”她总不能越俎代庖胡乱插手人家的事。

唐慧兰摇头,“我爸和我妈都急死了,就是没招儿。小安,你帮帮我吧,你给我出个主意,成不成都没事儿,我就不想这么憋屈地什么都不干。”

周小安点头,“那咱们也送礼吧!”举报是不可能了,既然赵主任唯利是图,那就送礼,先把名额拿到手。

至于正义感什么的,等唐慧兰有了正式工作,能跟赵主任撇清了再说吧!

唐慧兰还是发愁,“我爸妈也想过,连给他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可没送出去,人家不收。庆军打听了,说可能是嫌我们家给的礼少,也可能是先收了别人家的礼,我们送晚了。”

赵主任私下里收礼办事这么多年,却从来没出过纰漏,当然是有原因的。

谨小慎微拿一家钱办一家事儿是最基本的规矩。

周小安想想,“你们送的是什么?”

“一块布料和二十块钱。”这已经是他们家能拿出来的最大的礼了,再多真的没有,她也不会同意了,家里还有两个弟弟,不能为了她的工作连累他们太多了。

周小安摇头,“这些送了他不收也正常,这回咱们送点他还不回来的!”。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