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书签错误举报

第三十一章 身体的变化 (二更)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土黄色的光晕入体,陈凡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血肉在发生着某种奇异的变化,就像是被洗刷了一番,按照最强战体的功法,慢慢引导着这股魔兽精魄中的精气在经脉中流转,一遍一遍的对身体血肉进行着淬炼,阵阵轻微的刺痛感传遍全身。

这是陈凡第一次尝试炼魔兽精魄入体,根本没有任何的经验和心得,一切都是按照功法上慢慢摸索的,只见土黄色的光晕在进入陈凡身体,对身体一番洗礼之后,进入丹田中,就像是被同化了一般,变得黝黑,在经脉中做着周天运行,同时一种异样的感觉从丹田中反馈而出。

原本枯寂的丹田似乎沸腾,有一种灼热感,暖洋洋的,而一直存在于丹田里的那团黑色能量就像被融化一般,升腾起一团黝黑的雾气,变得活跃起来。

其实陈凡没有注意到,从黑色光团上荡漾而出的雾气在缓慢向着丹田壁上靠拢,而后融入其中,消失不见,丹田吸收了黑色雾气之后,生出了一道若隐若无的光晕,因为同是黑色,所以很容易被忽略,陈凡这才没有发现。

时间推移,精魄中的精气不断的引入陈凡身体中,陈凡恍若“新生”,身体表面被一层黝黑的神光包裹,神奇诡异,而且在丹田的位置更是有着一阵阵呼啸声,似乎正在发生海啸,浪涛冲天。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颠覆了陈凡的认知。

修途飘渺,前路无法预料,但是如今这种美妙的感觉让陈凡欣喜,自己似乎在修神一途上找到了一条康庄大道,让他生出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决心。

当然这个过程对陈凡来说也是一笔宝贵的经验,以后它就像是一盏指路的明灯,指引陈凡在修体这条路上前进,从而加快修炼速度和本身实力。

“扑哧。”

随着一声轻响,陈凡手里的精魄应声而碎,而此时,在陈凡的经脉中,一股黑色的能量像小溪一般,汹涌澎湃,发出震耳欲聋的撞击声。

这一幕让陈凡膛目结舌,惊得说不出话来,呆呆的看着身体中的这一切。

丹田若被神化,散发着阵阵光芒,虽说暗淡,却奇异而不可思议。

血肉就像是琥珀,晶莹而富有光泽,将陈凡长期锻炼形成的古铜色给褪去,变得白皙。

经脉坚韧宽阔,就像桥梁一般,沟通身体的每一处。

精气充盈,气血旺盛,强状堪比姣象。

陈凡寂静不动,盘坐在那里,慢慢的适应身体的变化。

现在陈凡确定,这‘最强战体’很不一般,绝非普通的炼体功法,他甚至怀疑那传说中‘天云魔神’所谓的炼魔入体是否就是炼魔兽精魄精华入体。

这让他惊疑不定,倘若不是这样,那么他身体的变化就太不可思议了,简直骇人听闻。

这一切让陈凡近乎石化,仍然不敢相信这发生的一切。

不多时,陈凡从珍重震惊的状态醒转过来,双目中就像是融入了万千星空,神光湛湛,站起身来来的刹那,身体一下子空灵了许多,身上似乎多了一股神韵。

“实在太惊人了,这传说中的修体果然不同于元力的修炼,变化太神奇了。”

陈凡连连感叹。

经过这一次的修行,陈凡清晰的感觉到身体力量变得越来越大,旋即对着身前的空间挥出一拳,拳头带起一阵破空之声,呼呼作响。

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提升了一大截,现在随随随便便的一拳恐怕就不弱于平时施展第一阶段的形意拳。

“只是怎么感觉我还是元气境五重天啊?”

虽然力量变大,身体更加的灵活,但是陈凡感觉自己并没有突破,好像只是将身体洗礼了一遍,把长期以来身体中留下的暗疾给去除了。

“修神一途,长路漫漫,看来自己操之过急了。”

脸上略微露出一丝苦笑,低声说道。

就在陈凡炼化魔兽精魄这段时间,马列家族中,往日的宁静被一则消息打破。

马列家主殿中,家主马列普正在发泄着雷霆之怒,在其下方,马列松神情萎靡,正在接受包扎,另一边马列奥跪伏在地,额头紧挨着地面,脸色苍白,身体瑟瑟发抖。

”你堂堂一个元虚境的修士居然被一个小子给削了手腕,简直把我们马列家族的脸都丢尽了。“

马列普就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张牙舞爪,呵斥着大殿中的马列松。

“家主息怒,我只是在于柳霸天对弈时,被那小子钻了空子,这才大意失荆州,阴沟里翻了船。”

马列松脸上流出羞色,显然被一个元气境的小子伤了确实让他脸上无光,此时被责罚,他也无话可说。

“爹,这事不怪七叔,是那陈凡太卑鄙,暗算七叔,而且他出手很快,七叔猝不及防,这才着了道···。“

今天的祸是马列奥闯下的,此时见马列松被责罚,他连忙出声为马列松开脱。

“闭嘴,逆子,你还有脸说,若不是你到处拈花惹草,你七叔会受伤。”

马列奥还没有说完,就被马列普给打断,一双眼睛瞪着他,就像是要吃人一般。

马列普的呵斥,寒意凛凛,声如雷震,马列奥瞬间被吓的不敢在说话。

其实也不怪马列普发怒,马列松作为家族长老,元虚境强者,是整个家族的底蕴,如今失去一腕,实力大打折扣,以后就算完全恢复,估计也只能发挥出元气境巅峰的水准,等于是让马列家少了一个元虚境。

寒水郡四大家族实力相当,相互遏制,如今马列少了一个元虚境,虽说影响不了大局,但总归落了下乘。

“你说什么,那小子叫陈凡,是不是那个将柳长天击败的陈凡?”

似乎想起什么,马列普冷静下来,看着马列奥问道。

“应该就是,那小子出手诡异,快得出奇,与那个传说中的小子差不多。”

没等马列奥出声,已经包扎好的马列松抢先说道,眼神中露出思索的光芒,似是在回忆自己被陈凡削掉手腕的细节。

“相传,那个陈凡凭借着一种诡异的拳法,一拳将元气境四重天的柳长天重伤,而在柳家根本就没有相应的元技。”

当时马列普安插在柳家的暗子回来禀报时,马列松正好在场,所以对陈凡记忆深刻,此时他回忆出来,将之与伤他的小子对比,想一次确定是不是柳家那个陈凡。

“没想到啊,柳家这一代真是人才辈出,先是柳霸天称雄青年一代,而后其妹柳烟雨又横空出世,十六岁就凝聚元种,可谓震惊一时,而今又冒出个陈凡,似乎更加了不得,看来的采取点行动遏制住柳家的发展,不然要不了几年,这寒水郡哪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

马列普眼冒寒光,一只手重重的击打在桌子上,狠狠的说道。

上一章 查看所有目录 下一章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